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重水
    ..仙声夺人

    容钰离开以后,容娴抬起头来,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澄澈的眸子却带着淡淡的悲。

    她叹息道:“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她的声音仿若佛寺悠悠传出的梵唱,那么的轻,那么的淡,空中似荡起缥缈的回音,仿佛佛对红尘万物悲怜的叹息。

    正如无我圣僧一样,哪怕背弃了他的佛,也救不回心爱的姑娘。

    而她呢,她当初救不了阿妹,如今也救不了容帝。

    容娴她不是神,那么多强者都做不到的事情,她又如何能做到。

    容钰他踏入这世间后,总会慢慢习惯这生死别离的。

    容娴低下头来,继续写着药方。

    她唯一可以做的,便是替容帝守护好这赤诚百姓。

    不远处,书老和棋老叹了口气,神色隐隐都带着遗憾。

    “民心可用啊。”书老喃喃道。

    棋老苦笑道:“可惜天妒。”

    容帝太过优秀,他的天资悟性高到可怕,连上天都嫉妒了,所以才让他早早丧命,不愿让他走上那长生超脱之路。

    突然,一位穿着富贵慈眉善目的老者悄无声息的坐在了容娴的对面,连书老和棋老都没有发现。

    当容娴搁下笔时才发现了这人的存在,她眼里闪过一丝惊诧,却迅速的消失了。

    这位其貌不扬的老者竟然还是个强者。

    “老先生是看病吗?”容娴温声问道。

    老头子自觉将手搭在桌上的脉枕上,苍老的声音听不出半点情绪道:“我一百年前受了重伤,本以为已经痊愈了,谁曾想暗疾犹在,劳烦容大夫帮我瞧瞧。”

    容娴指尖微动,手腕上的金丝线当即飞出,缠在了老头子的手腕上。

    老头子一怔,这么近的距离竟然还悬丝诊脉,难道这是大夫的怪癖吗?

    他却不知,这只是容娴简单的一种防备而已。

    别人将自己的命脉送到容娴手中,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当容娴把脉之时,自己的命脉便也被送到了别人手中。

    容娴当然不会放心了,她不会去赌人性的良善,还是自己做好警惕才放心。

    容娴眉眼恬淡的坐着,指尖轻轻按在丝线之上,一股微弱的元力顺着丝线钻入老者的体内。

    老头子感应到后,忙放开了自己的守护元力,唯恐这位实力弱小的大夫被自己的元力给反震晕了。

    容娴朝着老者微微颔首,表示感谢,这才阖目细细探查。

    半柱香之后,容娴手腕微动,金丝线松开老者的手腕,回到了容娴手中。

    老者的身体确实如他所说,内有暗疾。

    这暗疾并非是伤痕,而是一股散发着阴寒沉重之感。

    这股力量将老者的身体肺腑冻结后,缓缓地压垮。

    若非老者修为高深,一直在拼劲全力抵抗,怕早已经丧命。

    但这也是极限了,老者已经撑不住了,这才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来到了她面前求医。

    容娴仔细感受着那股阴寒强大的力量,眼里闪过一抹幽光。

    同时具备重和寒两种特性,是玄冥重水不会错了。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容娴抬起头时,眸色已经变回了澄澈温柔。

    “老先生此伤能治。”容娴温和的说道。

    老头子猛地站起身,激动万分。

    能治,能治啊。

    这么多年了,他以为自己只能慢慢等死了,谁知峰回路转,濒死之际来了一线生机。

    老头子努力的平复了下心情,这才歉意的对着容娴道:“还请容大夫勿怪,是我失态了。”

    容娴摇摇头,一脸理解道:“先生在没有痊愈前,切记大喜大悲。等你好了,怎么都可以。”

    老头子点点头,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眼底那一抹阴霾彻底散去。

    容娴拿过桌上的包裹,包裹里面是一根根银针。

    她正准备为老者施针,眼角的余光却见到炉上的药已经熬好了。

    她放下银针,刚刚转身要去将药倒进碗里,一道人影飞快地窜了进来,熟练无比的提起沙锅将药汁倒进一旁的碗里。

    他手一拂,滚烫的药汁变得温凉了下来。

    他端起药碗走到不远处靠坐在墙角处的病人身前,将药碗递给他。

    容娴嘴角的弧度缓缓上扬了许多,钰儿他还是想通了。

    容娴放下心来,神色认真了起来。

    她拿起银针走到老者身前,双手飞快的将针扎在老者身上,将那股阴寒强大的力量锁定住。

    她心神一动,水灵珠在识海内放出强烈的光芒。

    老者体内的力量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晃晃悠悠的似乎有破体而出的征兆。

    剧烈的痛楚让老者脸色瞬间惨白了下去,放在木桌上的手也紧紧的攥起,上面青筋直冒。

    可即便这样,他依旧强忍着不动。

    痛便代表着有效果,有效便好,他最怕的是没有任何动静。

    见老者被这股疼痛分神,容娴垂下眼帘,指尖凝聚出一滴清透无暇的水珠。

    这滴水珠之内藏着浓重的元力,让人垂涎。

    随着这滴水珠的出现,老者体内那股潜藏的力量动荡的更厉害了。

    容娴眸光一闪,猛地伸手在老者背上一拍,一根银针直接钻入了他的体内,顺着经脉血液流窜到了患处。

    借着这根银针的牵引,容娴指尖在老者后背一划,银针随着她的动作调转了下方向,散发出一道幽幽水气,将伤处划分为二。

    容娴嘴角微扬,眼里一道水色光芒闪烁,她伸手凌空一拽,银针带着一半阴寒之力飞出体外。

    容娴刚刚伸手捏住银针,身体不由自主朝下栽去。

    不过是半滴水,竟然这般重,差点将她的手心洞穿。

    “老师!”时刻关注着容娴的容钰第一时间扑了过来。

    但老头子反应更快,他发现容大夫竟然站立不稳朝着地上倒去,连忙甩出一道元力将人托起。

    容娴用尽全身的元力拖住银针,长袖下的手飞快的结出一道道封印,将那股力量锁定在银针之上,然后不着痕迹的将银针收入芥子空间中,这才抬起头道:“老先生莫急,我只是体内元力耗尽,累了而已。”

    但老头子看着她那苍白的脸色却不这么想,感受着体内久违的松快和温暖,他便知道这位容大夫是真的有办法治他的暗疾。

    此时的老头子是最怕容娴出事的,他忙道:“容大夫可以休息休息,我都等了一百年了,不着急这些许时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