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戒严
    ..仙声夺人

    容娴摇摇头,刚准备说话,面色却忽地一变。

    那银针上的封印竟然裂开,芥子空间不过瞬息便被冻结,随着时间的流逝,芥子空间竟然被缓缓地压垮。

    玄冥重水果然不能收进空间之中吗?

    容娴意识一动,将那根银针重新握在了手里。

    她身影再次晃了晃,已经站在她身边的容钰连忙伸手将她扶住,脸上满是焦急之色:“老师,老师你还好吗?”

    他清楚师尊的能力,只是单纯治病万万不可能如此,定然是发生了意外情况了。

    该死,他之前就不应该将师尊一个人扔在这里,难道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师尊被人暗算了吗?

    容钰扶着容娴,让她靠在自己身上,直接便与老者拉开了距离。

    此时他看谁都像是那个暗算了他师尊的人。

    容娴此时也来不及解释什么,她勉强朝着老者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声音虚弱道:“老先生明日此时再过来,今日我多有不便,还请见谅。”

    这一句话似乎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她将头靠在容钰肩膀上,容钰二话不说,抱着人便快速朝着郡守府飞去。

    二人的身影消失之后,老者也一头雾水,眼里带着深深地担忧和疑惑。

    这容大夫怎么忽然间像是血气亏损,元气大伤的感觉?

    难不成救治我体内的暗疾累及了她吗?

    先不提老头子,一直在暗处的书老和棋老二人被容娴突然出事给吓的半死。

    殿下身份尊贵,竟然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的被人给伤到了,这究竟是何人,用了哪种手段,实在令人不寒而栗。

    二人神色凝重间,书老也朝着郡守府赶去,而棋老浑身警惕的来到了老者面前。

    棋老能感应到,这老者的境界比他高出太多了。

    “还请前辈与我走一趟。”棋老盯着老者,周身元力澎湃勃发,似乎老者有任何异动便直接出手。

    老者摇摇头说:“容大夫说明日会再来为我看诊,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等着。”

    棋老深深看了眼老者,朝着郡守府发了消息后,也没有勉强老者。

    主要是他打不过人家,只能找个了蒲团坐在了老者身前守着了。

    郡守府此时人仰马翻,容钰还没带着容娴回去,率先收到消息的冯泰等人已经将周围所有名医给聚集了起来。

    “我就说不能让殿下出去,你瞧瞧,这才第二天,居然竟闹了个生死不明。”童安焦躁的吼道。

    那是他们容朝的继承人,是他们未来的新皇,若在他们的地盘上出事了,他们万死难辞其咎。

    冯泰忧心的捏了捏眉心,眉心此时已经通红一片,他在府门口走来走去,转悠的人脑仁儿疼。

    张毅将自己一头整齐的头发都给挠乱了,他阴沉着脸朝着下属问道:“郡守府戒严了吗?”

    牛主簿严肃着脸应道:“大人请放心,府里已经戒严了。”

    张毅想了想,觉得还是不保险。

    他走到冯泰、童安面前,不知说了什么后,二人直接将他们的官印递给了张毅。

    张毅郑重的接过官印,与自己的官印并排放在一起。

    他后退一步,躬身一礼,神色肃然道:“为保太女无忧,臣请求太庙庇佑。”

    官印在关键时期能够勾连太庙气运,得气运庇佑。

    张毅话音落下,三块官印之上绽放出强烈的光芒,光芒合二为一,将整个郡守府包围了起来。

    万邪辟易,妖魔不侵。

    刚刚飞奔回来的容钰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让他寸步难行,连体内的元力都冻结了。

    他刚想抱着容娴后退时,那股力量却好似触及到了什么,又如潮水般退了下去。

    容钰怔了怔,但此时不是计较的时候。

    他抱着容娴还没进门,冯泰已经快步而来。

    “快,将殿下送回房间,本官立刻让医师前来诊治。”冯泰语速急切的说。

    容钰点点头,快速跑到容娴的房间,将人放在了床上。

    他退到一边没有挡着医师的路,但目光却警惕的盯着每一个人。

    容钰脸色有些苍白,这一路回来师尊没有跟他说一句话,连句安慰都没有。

    师尊肯定伤势很重,不然也不会这般沉寂。

    他倔强的站在床边守着,谁都不能让他退去。

    王医师坐在床前的椅子上,掌心一团元力将容娴笼罩住,他细细查探着病情,却发现容娴只是元力耗尽,有些脱力了。

    王医师走到一边,将位置让开。

    李医师不声不响坐了下来,以同样的方法查探病情后,也默默走到一旁让开位置。

    直到最后一位医师诊完后,他们齐齐走出房间,来到了偏房。

    他们说什么容钰不管,他只守在容娴身边,等待着结果,不管那个结果是好是坏。

    床上,容娴意识到自己安全了之后,朝着容钰传音道:“钰儿不必担忧,我无事,你替我先守着。”

    容钰眼里重新焕发出光芒,重重的点头道:“好,师尊放心。”

    容娴这才彻底放松下来,将全部的意识抽离。

    她相信容钰一定会保护好她,一旦有危险来临,只要容钰还活着,便永远不可能伤到她。

    容娴心神一动,将那根银针重新收到了芥子空间之中。

    与此同时,水灵珠脱离识海,钻入了芥子空间之内。

    水灵珠刚刚来到芥子空间,却好似见到了补品一样,猛地朝着银针扑去。

    不过转瞬的功夫,芥子空间内的阴寒之气便消失了。

    ‘叮当’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容娴低头看去,却见那根让她没有任何办法的银针像是被水灵珠扔垃圾一样扔在了地上,而银针上的半滴重水已经消失不见。

    容娴伸出手,水灵珠乖巧的落在了她的掌心。

    她转动着水灵珠仔细看看了,低低一笑道:“倒是有些用处。”

    她能感应到,那半滴玄冥重水就在水灵珠内,她若想要调用,通过水灵珠便可调用。

    容娴翻手收起了水灵珠,神魂在意识海中消散。

    她睁开眼睛之时,偏房那群大夫还在争吵。

    容娴侧头看去,便见容钰背对着她坐在床榻之上,身体崩的紧紧地守护着。

    容娴扬眉笑道:“钰儿这般如临大敌的模样,我已经很久不曾见过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