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依依
    容钰听到容娴的声音,身体陡然放松了下来。

    他回过头来,脸上还带着后怕道:“师尊,您吓坏我了。”

    容娴从床上坐起身,歪歪头笑道:“别怕,你总要习惯的。”

    容钰脸一黑,难道不应该是‘别怕,以后不会了吗?’总要习惯是几个意思?!

    “让冯大人将医师都散了吧,别闹的青海郡沸沸扬扬。”容娴慢条斯理的说道。

    容钰点点头,站起身朝着偏房走去。

    不过片刻,嘈杂的偏房便一片安静。

    “老师,冯大人、童大人和张大人求见。”容钰站在门口说道。

    容娴身子后仰,靠在了枕头上。

    她温声道:“允。”

    得到允许,容钰带着冯泰、童安和张毅三位大人走了进来。

    “臣等请殿下安。”三人恭谨的行礼道。

    容娴浅浅一笑道:“免礼。”

    三人对视一眼,齐声告罪道:“臣等失察,害得殿下受惊,有罪。”

    “此事怪不得你们,只是阴差阳错罢了,起来吧。”容娴嘴唇上翘,看着他们时带着宽容的微笑,像是温暖的春风,吹过了大地。

    冯泰三人立即站直了身体,既然殿下已经明确表示不会怪罪他们,他们也不会傻兮兮的自己凑上去非要殿下治罪。

    容娴好像想到了什么,朝着冯泰询问道:“燕芳菲审的如何?”

    冯泰忙道:“回殿下,臣已经审清楚了,燕芳菲是自己前来找殿下挑战的,并无人指使。”

    “那就好。”容娴稍稍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来:“我就知道我没有那么多敌人。”

    这句话让冯泰不知怎么接,若算上陛下的敌人,殿下的敌人已经数不清了。

    “燕芳菲呢?”容娴随口问道。

    冯泰:“她还在关押在大牢中。”

    “既然是个误会,便放了吧。那么个千娇百媚的姑娘你也忍心将她关在牢狱之中,真是让人心痛啊。”容娴慢吞吞的开口,用着近乎咏叹的语气说道。

    冯泰紧绷着脸:“……臣这就让人放了她。”

    处理完挂在心头的事,容娴摆摆手道:“下去吧,我想休息会儿。”

    “诺。”冯泰等人立刻退了出去。

    容钰想了想,也走出了门,守在了门口。

    房间内,容娴眼里忽然划过一道剑气:“该分出胜负了。”

    北赵紫云道场,傅羽凰与乐哲打了个爽。

    她抬手将剑掷了出去,乐哲双手推在身前,强大的元力阻挡着长剑的锋芒。

    他高声呵了一声,右手紫云裹住手掌,反手一掌将长剑拍了回去。

    傅羽凰下腰朝后一倒,右脚抬起将剑踢在剑上,长剑又倒飞向乐哲。

    长剑带着无边的威势将乐哲的气劲刺穿,傅羽凰顺手将酒葫芦抛向半空,身影一闪,人已经来到乐哲身边。

    她掌心轻飘飘在乐哲胸膛一拍,乐哲脸一白,倒退了几步。

    傅羽凰脚尖一点,飞身上半空,一脚踹向乐哲。

    乐哲双手掌心猛地朝下按去,仙元力由体内涌出,将傅羽凰的攻击隔绝在外。

    傅羽凰扬声一笑,心神一动,长剑翁然一声长鸣,飞速来到傅羽凰手边。

    傅羽凰一把握住长剑,身体一转,也不见她怎么动作,剑已经架在了乐哲的脖子上。

    这时,酒葫芦也落了下来。

    傅羽凰抬手接住,仰头便喝了两口,高声道:“痛快,乐小子,你陪我打了一场,我下次请你喝酒。”

    她大笑间,人已经站在剑上飞向了虚空深处。

    大风吹动着她的长发衣袍,她并没有用元力隔绝,反而任由那股凛然冷风拍在身上。

    凌乱的发乱舞着,她高声叹道:“幡幡瓠叶,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尝之……”

    她又大喝了几口酒,试图将点点遗憾挥去,可到了嘴边的酒却比以往更加苦涩。

    因为她想请喝酒的人,却永远都不可能请到,如何不让她遗憾。

    望着那洒脱不羁的身影远去,乐哲闷声咳了几下,嘴角渗出一丝殷红血迹,看上去就跟咬舌自尽似的。

    他眼底深处带着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的情绪,抚着胸膛一时有些茫然。

    “傅羽凰……吗?”他喃喃道。

    仗剑高歌,快意恩仇,来去潇洒如风,恣意狂妄随性,这等活法真是引人艳羡。

    “你动心了?”身披霞衣的女子缓步走到他身旁,怔怔的看着远方问道。

    乐哲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只是有种莫名的感觉。”

    他仰头看着蓝天白云,蓦然一笑道:“我想活成她那副模样。”

    “你知道的,我们都做不到,道主也不允许我等那般洒脱随意。”女子轻声说道。

    她心底何尝不羡慕呢,可‘身不由己’这句话并不是说说的。

    当天下午,人榜更新。

    傅羽凰从人榜第一百三十七名一跃成为第一百二十六名,以地仙初期修为击败了地仙二重大圆满的乐哲,强势的令人心惊,引得一个个强者都不由自主的去关注她。

    此时的乾京,太尉府上,刚刚从探看司回来的白慕离被迎面而来的女子扑了个满怀。

    “离哥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忐忑不安的声音让白慕离心里一软。

    白慕离长得十分英俊,眉目深邃,轮廓分明,薄薄的嘴唇给人一种冷漠的薄情之感,却又性感的撩人。

    “胡说什么,我何时说过不要你了?”见女子哭得像花猫一样,他伸出手轻轻为她擦去眼泪,动作轻柔小心,这般独特的温柔让女子脸一红,将脑袋直接埋进了他怀里。

    依依喃喃道:“离哥哥,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白慕离皱了皱眉:“是不是有什么人在你耳边说了什么?”

    依依眼神闪烁了下,委委屈屈的没有说话。

    白慕离叹了口气,轻轻拍着她的背,微微勾唇一笑,刹那间冬雪消融,春风拂面而来,令人心旷神怡:“我会让爹同意我们的婚事,别怕。”

    已经接近青海郡的白太尉还不知道自家儿子已经跟人私定终身,他想了想,还是将陛下的意思传给了儿子,希望给他个心理准备。

    太尉府,刚刚走进书房的白慕离接到了太尉传讯,他脸色一变,斩钉截铁道:“我绝不会娶一个陌生的女人。”js3v3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