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地图
    依依喃喃道:“离哥哥,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白慕离皱了皱眉:“是不是有什么人在你耳边说了什么?”

    依依眼神闪烁了下,委委屈屈的没有说话。

    白慕离叹了口气,轻轻拍着她的背,微微勾唇一笑,刹那间冬雪消融,春风拂面而来,令人心旷神怡:“我会让爹同意我们的婚事,别怕。”

    已经接近青海郡的白太尉还不知道自家儿子已经跟人私定终身,他想了想,还是将陛下的意思传给了儿子,希望给他个心理准备。

    太尉府,刚刚走进书房的白慕离接到了太尉传讯,他脸色一变,斩钉截铁道:“我绝不会娶一个陌生的女人。”

    正在赶路的白太尉猛地停住,他随手划下一道隔音结界,冷声说道:“什么叫‘陌生的女人’,那是未来的新帝。”

    “即便是新帝,我也不要。爹,我已经有喜欢的女子了。”白慕离毫不妥协。

    白太尉周身戾气闪烁,以他为中心的土地都被他周身的戾气削去了一层:“离儿,与新帝联姻,助新帝平定天下,这是我白家的责任,你该懂事一点了。”

    他语气森然,透出一股血煞之气,莫名的危险让人胆寒:“我想你也不想见到喜欢的姑娘被充为军妓,也不想我给你灌下忘忧。”

    白慕离不可置信道:“为了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您竟然这样对待你的儿子。”

    白太尉猛一拂袖,一掌打在了不远处土丘上,将那片土丘夷为平地后,这才勉强控制住了情绪。

    他目光沉痛的望着远方,语气难掩苍凉:“你看到了这大好河山吗?你见到容朝子民了吗?你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陛下恩赐的。你唯一能做的,便是用你的全部去回报。”

    说罢,他狠狠捏着传音玉佩,空气中还留下他那句好似修罗地狱一般血腥狠戾的声音:“别再让我听到你对殿下不敬。”

    讯息断了之后,白慕离坐在椅子上狠狠攥紧了拳头,想让我与陌生人成婚,还是去做可笑的皇夫,绝不可能。

    就算他不能拒绝,但那所谓的新帝定然可以。

    白慕离眼神一闪,立刻起身朝着另一处而去。

    他离开后,暗处隐隐闪过一道白影,依依娇娇弱弱的站在那里,如弱柳扶风。

    她随手将身上的敛息灵器摘下,微微皱眉。

    新帝?联姻?

    容帝准备让太女雅与白家联姻吗?

    依依侧头,双手飞快的掐诀打进腰间的玉佩上,不过片刻,玉佩闪了闪,一道信息以最快的速度传了出去。

    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人嫌弃了的容娴休息了一会儿后,朝着容钰道:“请戚兴、步今朝和白家三老进来。”

    容钰点点头,转身便带着戚兴等人来了。

    白家三老比戚兴等人更看重容娴的安危,毕竟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皇太女平安的。

    若皇太女有个万一,不用别人动手,那些白家的对头就会一拥而上,以办事不利的罪名吞并他们白家。

    见到容娴面色红润的靠坐在床上,他们心里一喜。

    黄衣老头上前一步,高兴道:“殿下无事便好,真是上天庇佑。”

    容娴微微一笑:“上天可操不了那么多心。”

    黄衣老头顿时就被噎了回去。

    戚兴嘴角略抽,看到容娴说话依旧这么欠揍,他便知道这厮已经没事了。

    没见头顶太庙的气运都散了吗?雨过天晴啊。

    “步先生、戚先生。”容娴弯弯唇角唤道。

    步今朝倒是没什么,戚兴一听到这个称呼顿时脊背发凉,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容娴只有有事坑他的时候才会这么称呼他!

    “殿下请吩咐。”步今朝理都不理他,恭敬一礼道。

    步今朝对自身位置看的很清楚,既然已经答应为殿下效力,便做好自己的本分。

    戚兴见他应声,顿时也没了脾气,只能跟着附和道:“请殿下吩咐。”

    容娴垂下眼帘轻声说:“白家忠心为国,护送我前来青海郡,如今也该我兑现承诺了。”

    白家三人一时激动一时尴尬的,激动的是殿下答应帮他们铲除罗家了,尴尬的是所谓的护送殿下前来青海郡之事,压根就不存在。

    在遇到不可力敌的危险时,他们是跟着容钰先跑到青海郡的,而殿下她是后来赶来的。

    他们三人其实什么都没做,想到这里,三位老头有些讪讪然。

    容娴似乎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温声安慰道:“虽然你们的实力不怎么样,但心意到了就成。”

    三人:“……”这还不如不安慰呢。

    “去找童大人要五百兵马,戚先生与步先生一起前往压阵。”容娴慢吞吞道。

    “诺。”步今朝干脆利落的应道。

    戚兴想了想,也同意一起行动了。

    几人离开房间之后,容钰忽然问道:“他们并未帮到师尊。”

    容娴意味深长道:“他们是没有帮到我,但他们是第一个出手帮我的,就算这帮助是我威胁来的,但别人不知道。别人只知道白家忠心帮我,我便厚礼以报。”

    容钰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什么。

    大概就跟#千金买马骨#一样吧。

    容娴休息了一夜之后,天亮便在冯泰等人哭丧着脸的表情下来到了彬县。

    依旧是之前看诊的地方,老者闭目而坐,沉静的等待着什么。

    当背着药箱的容娴刚刚出现在他感知中时,他猛地站起身,神情激动道:“容大夫,你没事吧?”

    见老者在不远处等着,容娴步伐微微加快,来到老者身前不远处才慢了下来,她眼里含着清淡笑意道:“我无事,让老先生费心了。”

    老头子欣慰于容娴细节处的体贴,他像个顽童一样笑道:“这算费什么心啊,是容大夫为我费心了才是。”

    棋老看了看二人,又看了看慢悠悠走来的容钰,收起蒲团重新藏在了暗处,与保护容娴安危的书老大眼瞪小眼。

    容娴将药箱放在桌上,一边从里面取出银针布裹,一边温声说道:“老先生,一会儿我便将您剩下的隐患全部祛除,不过您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可能是她太过温柔无害,竟然没有引起老者丁点儿戒心:“问吧,老夫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容娴弯弯唇角,笑得纯良又灿烂:“昨天为您看诊,我发现您体内暗疾是由一种十分古怪的力量造成的。老先生,我是个大夫,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很感兴趣,您可否告诉我,您的伤是怎么回事?”

    老者倒是没怀疑什么,他自己都没认出来的东西,当然不可能怀疑容娴心怀叵测了。

    老者回想了下,说:“我之前便说过,我是在一百年前受伤的。当时我与一位仇敌大打出手,在双方两败俱伤之后,我们被一股水流冲到了一个通道中,那时候我们才发现双方打着打着竟然打到了一个浮岛之上。”

    他与对头一时找不到路,便顺着通道朝里走去。

    越是接近浮岛中心,便越是严寒。

    等到他们身上都结了冰,仙元力运转滞涩时,他们便意识到不能再继续了。

    他想要找路退出去,但他那对头却坚信里面有宝物,不怕死的继续朝里面走去。

    他们分开之后,他找了半个月的路,刚刚找到路之后,便伤势复发昏死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后便在一片湖泊之内,而他那对头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一百年间他偶尔也想过去那座浮岛上看看,但每每想起那里,他便浑身发冷,暗疾发作。

    当年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上天不薄了,他不敢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便一直游历各大王朝和势力,希望有人能解决他的暗疾。

    可惜他名声不显,修为也不算强,请不到真正的强者为他找暗疾的根源,这才一直拖到了现在。

    容娴从药箱拿出笔墨纸砚,朝着老者露出一个春暖花开的微笑,用一副天真烂漫的语气:“您能画出地图吗?就是您口中的那座浮岛的地图。”

    不等老者拒绝,她眉宇间一派风光霁月道:“我都忘了问老先生了,不知该如何称呼您?我们都聊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号呢。”

    她自来熟的引导着老者说话,顺便从善如流的让老者默认了同意给她画一副地图。

    老者呵呵笑了两声,拿过纸笔在上面边画边说:“你叫我吴老吧,我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过是多活了几年罢了。”

    吴老被他一转移话题,便将刚才到了嘴边的拒绝咽了回去。

    二人闲聊间,吴老便将地图画好了。

    容娴拿起纸看了看,不解的问:“这是何处,我怎么从未见过?”

    吴老搁下笔说:“那是北赵以北之处。”

    容娴了悟的点点头,将地图看了两遍之后,笑眯眯的说:“吴老以前没画过画吧,我完全看不出您画的是什么。”

    吴老被噎了一下,说:“你这个小家伙,我老头子走遍北疆部洲,哪里有条河,哪里有座山都清清楚楚,给你画的可是最清楚不过了。”

    他孩子气的说:“你认不出来也正常,谁让你没有走过那些路呢。”

    他指着地图上的某条线说:“这便是极北之地贯穿浮岛的那条长河了,在它旁边的这个圆圈便是我当初苏醒的那个湖泊。”

    他指着纸上面的一条条线条叙说着,容娴一脸认真的记着,气氛一时和谐的厉害。

    远远看去就像夫子在教导学生一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