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大限
    ..仙声夺人

    吴老说的口干舌燥时,这才反应过来,说:“我说小丫头,你不是要为我治病吗?别为了你的爱好而忘了我老人家啊。”

    容娴随手将地方放在一边,那漫不经心的姿态让吴老心底刚刚升起的点点疑虑重新消散。

    不过是个好奇心强的小丫头罢了,是他想多了。

    而飞在北赵上空的傅羽凰眸光一闪,脑中那一副地图与地面的地势不断重合,她长剑调转了个头,直接朝着极北而去。

    容娴拿起银针扎在吴老后背,以同样的方式,用银针将剩下的半滴重水带出了他体内。

    听完吴老讲述的故事,她大概能猜到吴老体内的这滴重水是怎么来的。

    应该是他昏迷过去以后,这滴重水顺着那条通道流进了河里,机缘巧合之下钻入他体内,被带了出来。

    容娴不由得赞叹:这可真是福大命大啊,这么着折腾都活得好好的。

    “雅儿。”冷气逼人的声音忽然在心底响起。

    容娴拿着银针的手微微一顿,神色不变的继续为吴老针灸,治愈他被重水腐蚀依旧的创伤。

    她的意识却分出一部分沉入识海处,周身萦绕着淡淡剑气的帝王正站在那里,旒珠挡住了他俊美的容颜,他的神色满是手握权柄的暗沉,一言一行具是王威赫赫。

    这是帝王,不是剑帝。

    容娴抬眸,深不见底的眸子里也闪烁着剑意,她身上没有了在外人面前的虚假温柔,眉宇间多了几分杀伐果断。

    她唤道:“陛下。”

    帝王神色内敛,那双眼睛却仍像是两颗寒星诩诩生辉:“我大限将至。”

    说着自己即将陨落的消息,帝王的语气也跟以往并无不同,依旧是冷得令人警醒。

    容娴神色没有半点变化,从帝王第一次找到她时,她便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快的让她竟隐隐有些手足无措。

    她安静的看着帝王,眼底隐隐有些惋惜和遗憾,那是对这般风华人物陨落的可惜。

    “新帝继位,需安定人心,我为你选了一门亲事。”帝王以陈述的语气淡淡道。

    他的语速并不快,似乎随时等着面前的人反驳。

    但容娴却没有半点不悦和抗拒,她不会去喜欢上谁,那么跟谁成婚都可以,不过是一个形式罢了。

    “朕允你退亲的权柄。”帝王金口玉言,他对面前这位濒死之际才得来的继承人格外优待。

    容娴顿了顿,深深弯下腰,语气郑重道:“诺。”

    帝王微微阖目,意识抽离,一道散发着无比危险的小剑猛地从帝王意识中飞出窜进了容娴脑中。

    容娴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切已然结束。

    “这是我毕生剑道,现今传给你,作为你接手王朝的回报。”帝王语气温柔了几分,对于自己将一个小姑娘拉来扛起偌大的王朝,心中总是有几分歉意的。

    容娴闭上眼睛,强大的神魂在意识中一扫而过,确定那把小剑便是剑道传承后便睁开了眼睛。

    “多谢。”容娴目光诚恳道。

    帝王眼底荡漾着淡淡的波澜,冷漠中无情丛生,无情中却暗含一抹柔和,隐隐也带着两分遗憾。

    见不到你绽放光彩的夺目,看不到你君临天下的威严。在你孤苦无依时无法给予安慰,在你面临危机时无法给你帮助。

    抱歉,让你扛起这样的责任。

    “那道传承里有你想知道的东西,关于当年朕遭遇之事,等你修为足够了便可以查看。”他的身影渐渐透明,然后彻底消失在容娴意识中。

    在帝王的身影慢慢消退以后,容王朝,乾京。

    高坐九重宫阙的帝王缓缓睁开了眼睛,同一时间,皇宫上空气运云海内盘卧的千丈气运金龙也睁开了那双龙目。

    容王朝所有的气运金龙顿时仰天长啸,声音里满是哀鸣嘶吼,像是在垂死挣扎,庇护着气运金龙的天柱上裂痕越来越多。

    所有强者都心有所感,一个个将目光投向了容朝。

    容帝,将崩。

    赵王朝,应平帝猛地从帝座上站起身,皇宫上空的气运金龙眸光一闪,之前还稍显木讷的龙目顿时充满了上位者威仪与强势。

    金龙在云层中翻滚着,好似在愉悦。

    随后那金龙朝着东方‘昂’的一声长啸,声音如洪钟一般震耳欲聋:“容帝,你大限已至。”

    容王朝内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句话,百姓们全都放下了手中的活,他们面带恼怒的朝着帝都的方向望去,希望陛下能将那胡乱造谣的人赶出去。

    他们的陛下春秋鼎盛,还要带领他们走向更富强的路,如何能大限将至呢。

    可他们的心中都有了不好的预感,陛下与赵王朝大战这么多年,深受重创是人尽皆知的事情,陛下这么多年一直苦苦煎熬着。

    尽管他们一直都告诉自己陛下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可心里却知道这是在自欺欺人。

    如今,应平帝说陛下要驾崩了,难得是真的吗?

    刚刚赶到青海郡的白师和三千禁军全都跪在了地上,他们死死望着帝京的方向,眼里满是悲痛。

    帝都的气运金龙回头看向对面的气运金龙,声音是属于剑帝的冷冽威严:“即便朕大限已至,容朝也容不得你胡来。”

    “臣等愿死战殉葬。”众臣凝聚的气运化身跪在了帝王身边,声音斩钉截铁。

    他们看向赵王朝的方向神色满是狠辣戾气,仿佛从地狱走出来的恶鬼,择人而噬。

    “臣愿死战殉葬。”白师声音平淡的说道。

    可众人依旧能感受到那椎骨而上的冷意,那可怕的血煞之气仿佛萦绕着万千将士的鲜血仇恨,让人望而生畏。

    皇宫内,护军都尉岳同山率领所有人都跪了下去,齐声高喊:“臣等愿死战殉葬。”

    皇城外,不管修士还是百姓,全都走出屋内自发跪在了道路中央,哪怕怀里还抱着小儿,依旧高声嘶吼道:“我等愿死战殉葬。”

    一座座城,一个个子民……所有的声音汇聚在一起,瞬间震天动地,如一头绝世凶兽一般,散发着血腥与狠戾,疯狂而决绝的要抱着敌人同归于尽。

    天柱缓缓崩殂,但这股冲天的凶猛气势竟然护住新生的天柱缓缓生成。

    应平帝恨恨地看了眼容帝,不甘的退了下去,他又不能将容国的人全都杀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