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帝崩
    ..仙声夺人

    应平帝要的是整个容国,而不是一个空壳。

    容帝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蛊惑了所有百姓。

    如今正值容帝大限,他若真敢兵伐容朝,恐怕那些百姓真能做到死战不退,为他们的陛下殉葬。

    正所谓哀兵必胜,他大赵是要晋升皇朝的,不能在这时做无谓的牺牲。

    罢了,就让他们容朝再苟延残喘一些时日。

    等这股劲头过了,新帝登基了,他再一起算总账。

    帝都内,文武重臣已经全都跪在了地上。

    他们仰头看向龙椅之上剑意森森的帝王,尽皆面露哀容,眼里满是不舍。

    能跪在这里的,都是与帝王君臣相得数千年以上的。

    他们呕心沥血,经营大业,将自己的生命和抱负都倾注在帝王身上,再也不可分割。

    可现在,承载了他们全部的帝王就要陨落了,这让他们如何都难以接受。

    帝王似乎累极了,那凛冬疏星般的眸子也黯淡无光。

    他轻轻开口,冰寒的声音一如曾经:“朕崩后,由皇太女雅继位。”

    “诺。”众人深深叩了个响头。

    “太尉第三子封镇武侯,择日与皇太女完婚。”帝王一字一顿道,“朕之旨意,以皇太女之意为准。”

    “臣等领谕。”众臣匍匐在地,悲痛欲绝。

    帝王却没有看他们,他紧握着剑站起身,目光似乎透过重重阻碍看向他治理的国家,看向那一个个诚心待他的百姓。

    “到头来,朕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诚以待朕的子民。”帝王寒星般的眸子里闪烁着一张张温暖朴实的笑脸。

    他试探着回应他的子民,不太熟练的扬起嘴角,露出一个因为很少笑而显得僵硬的笑容,那弧度是从容娴身上学来的,显得温暖而舒心,值得容国所有百姓珍藏。

    ‘轰’一声大响,天柱崩碎!

    帝王终究还是闭上了那双总是散发着孤傲高洁的眸子,他站在龙椅前,即便是死亡,也不能令他折腰。

    到最后,那高高在上又冰冷孤独的九重阶上,帝王唯一握在手里的是他从不离身的剑。

    从受重伤开始,支撑他到如今的是容国百姓。

    直到死亡,他放心不下的还是容国百姓。

    他的剑道是人道之基,他说他是剑修,那么整个容国便是他的剑。

    气运金龙凄惨的哀嚎着,像是不舍,又像是悲痛。

    帝王这些年所造的业力已经身犯杀劫,而今身陨,便以身应劫。

    在那无尽业力的吞噬之下,竟连唯一一点真灵都即将保不住了。

    真灵若消散,便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无,可以说是形神俱灭了。

    这一刻,气运云海内,哀嚎不止的千丈金龙缓缓抬起龙首,那极为深沉的龙吟之中,透着满满的痛楚。

    金龙哀鸣一声,摆尾横扫那漆黑阴冷的杀孽业力。

    龙尾在接近那些业力时,绽放出灼灼金光。

    金龙身上的气运迅速流逝,与业力相互抵消,终究在千难万难中保住帝王一点真灵不灭。

    金龙一口将真灵吞下,灵动的眼里透出淡淡的悲伤,霸道的身体忽聚忽散。

    它一头扎进气运云海内,翻滚咆哮之后,那消失的气运又被补上。

    金龙浑身每一个鳞片都透着无边的霸气和凛冽,与那一声声悲鸣十分不相匹配,可整个容王朝的人都感受到那股撕心裂肺的悲伤。

    咚……

    咚……

    咚……

    太庙丧钟的声音传遍北疆部洲的每一寸土地。

    圣人陨落,丧钟十鸣。

    亚圣陨落,丧钟九鸣。

    帝王陨落,丧钟七鸣。

    丧钟响起,沉闷的声音以王朝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开。

    所有知道的不该知道都意识到,那位风华绝代、惊才艳艳的剑中帝君,就此长眠。

    整个容国,万里缟素。

    寒风凛冽,大雪飘飘扬扬洒下,似乎上天也在哀默。

    东晋,女帝失手摔了心爱的棋盘,罢朝三日。

    北赵,正在赶路的傅羽凰落在了地上。

    她遥遥望着乾京的方向,喃喃道:“我最想请喝酒的那个人,真的永远都请不到了。”

    她拔出长剑,就地将天子剑舞了一遍又一遍。

    一招一式,凌厉强大,绝美凄厉。

    剑落,一地冷霜。

    她拿起酒葫芦狠狠地灌了一口酒,哈哈大笑道:“忘忧忘忧,真是笑话啊。”

    她甩袖而去,气劲打在长剑上,长剑顿时飞向了半空。

    傅羽凰翻身站在长剑之上,如同闪电一般的朝着极北之地而去。

    彬县,无数百姓痛哭哀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容大夫,你在难过吗?”吴老的声音让容娴回过神来。

    意识深处的神魂消失后,所有意识重归于体。

    容娴双手飞快地拔出银针,嘴角微弯道:“老先生为何这样问?”

    吴老感受到体内折腾了他百年的暗伤像是被一只大手快速的抚平,干涸的经脉肺腑好似流进了生机勃勃的春水,焕然新生。

    吴老十分高兴,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高兴,顽疾尽去,一身轻松。

    他像个顽童一样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说:“你的表情特别悲伤,你一定很难过。”

    他指着周围哭嚎的百姓说:“他们都在哭,你没有哭,但你同样也在难过。”

    “这么明显吗?”容娴嘴角的笑意收了起来,一股酸楚与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那双清澈的仿佛一汪醴泉的眸子浮上了一层水雾,浅浅的,好似水乡细雨下的雾纱。

    “老师?”在一旁拿着扇子为病人熬药的容钰担心的看向容娴。

    容娴垂下眼帘,身上黯然的气息却十分明显。

    容娴动作缓慢的将银针放回药箱中,眉宇间是浑然天成的忧郁,语气也带着淡淡的哀默:“那个对我很重要的人没了,任凭我医术高超,都救不了他。”

    她眉目如画,凤眸清澈如波,眼里仿佛将世界最干净最美好的风景承载进去,但那美好的风景此时却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平添了几分氤氲的哀伤:“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她叹息道:“人道沧桑,想要留的留不住,想要走的不敢走。”

    无我便是那想走不敢走的,他怕死了也见不到婧堂姐,只能抱着记忆一日日沉沦。

    容钰听着她的话,心中满满都是可惜,他与那位在小千界传说了万年的剑帝、中千界惊才绝艳、威势涛涛的帝王还未曾谋面,不曾见过那人的绝代风华,转眼却已成永别。

    一切竟然这般突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