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混账
    ..仙声夺人

    容钰踉跄着四处跑着,寻找着,师尊还在等着他,师尊一定在等着他。

    “殿下,殿下……”白师和苏玄腿脚有些哆嗦。

    苏玄紧握住刀,狠狠朝着空中一斩,一道青鸟符文出现在半空中。

    当即四散而开且幸存的禁卫见到信号,快速朝着这边赶来。

    “快,找殿下,寻找殿下。”白师红着眼眶吼道。

    “容帝欠我一掌,这一掌便还给新帝,若是不满,你等可以来我青鸾派要交代。”虚空中云气凝聚成一道老妪身影,她半点都不掩饰自己的身份。

    当年容帝一剑斩去大半个青鸾派,她们卑躬屈膝献上门派饲养已久的青鸾并蛰伏许久,终于耗死了容帝。

    哈,修为高身份尊贵又如何,还不是没有她活得时间长。

    忽然,老妪轻咦一声:“居然还活着。”

    老妪刚想准备出手,却发现周围几道神念紧紧锁定着自己,隐隐含着警告。

    她第一次动手可以说是报仇,那一掌过后一切恩怨便了了,若她再次朝着容娴动手,定然会被众人联手击杀。

    老妪不太甘愿的收手,神识扫过树丛中的人冷哼一声:“便宜你了,不过浑身筋脉尽断,成为废人罢了。”

    老妪的身影渐渐散去,周围的神念也一个个散去。

    下方,白师和苏玄铁青着脸眼睁睁的看着罪魁祸首轻松离去,心底都漫上了一股酸涩。

    陛下刚刚驾崩,那些被陛下压的不敢喘气的阿猫阿狗都冒出头来找麻烦。

    白师狰狞着脸咆哮道:“陛下陨落前他们不敢出手,陛下陨落后他们却趁着我朝气运低迷之时对皇太女出手,真当我容朝无人吗?”

    容钰死死将老妪的身影记在心中,只觉得一种仇恨充满了胸口,哪怕倾五湖之水也难以洗涤。

    他紧紧攥着拳头,滴滴血迹落在地上,将土地浸湿。

    老虔婆,终有一日,终有一日我要将你青鸾派上下千刀万剐,一个不留。

    “太尉大人,指挥使大人,我等找到殿下了。”禁军激动的声音传来。

    容钰、白太尉和苏玄快速朝着声音处奔去。

    他们一眼便看到躺在地上脸色惨白,似乎气息全无的容娴。

    “老师。”容钰只觉得一晕眩,嘶声喊着。

    白师忙将人稳住,强压着胸口的悲愤道:“小容公子,殿下还活着,还活着。”

    容钰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爬上前紧紧攥住容娴的衣角,像个受了委屈的孩童一般。

    “老师,老师我们回小千界吧,小千界没人能伤了你,没人敢害你如此,我们不要当皇帝了,我们不要容国了。”容钰哽咽道。

    他被容娴凄惨的姿态吓坏了,眼泪点点滴滴的砸下来,最后也什么都顾不上的嚎啕大哭了起来:“我们不当皇帝了,姨母,我们什么都不要了,我们回家好不好,姨母……”

    姨母来到中千界后,遭受了多少次的危机,有多人强者都想要她的命,他不能失去姨母,这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姨母,我们什么都不要了好不好,姨母……”

    苏玄手一翻,藏起来的大刀刀背猛地拍在容钰的背上,将人给拍晕了过去。

    他朝着两位禁卫道:“照顾好小容公子。”

    “诺。”

    苏玄此时也顾不上容钰口中的‘姨母’是怎么回事,他冷着张脸从怀里拿出还魂丹塞进容娴的嘴里,见容娴面色稍稍好一些,这才松了口气。

    “白大人,我们必须尽快找医师为殿下看诊。”苏玄咬牙说道。

    白师浑身的血腥戾气没有分毫掩饰:“殿下如何?”

    苏玄看了看四周,传音道:“殿下浑身筋脉被打碎,身体根基已毁,就算救回来了,也只是普通凡人了。”

    ‘轰!’

    一道血气冲天。

    白师一字一顿像是从喉咙眼儿里挤出来一样道:“你带殿下迅速前往覆雨关。”

    苏玄猛地抬起头,见白师一身决绝,想说什么却又顿住了。

    他猛地跪在了地上,说:“臣与殿下在覆雨关恭候太尉。”

    说罢,他头也不抬,将容娴抱起,令几个禁卫将撵车稍稍修整了下,让禁卫带着容钰,他带着容娴坐上青鸾辇车快速朝着覆雨关而去。

    见他们离开,白师目光森然的看向身边残存的禁卫道:“你们立刻传信,命青海郡童安、黄岩郡赵德、三水郡福有才、乱石郡石庆率领本部兵马即刻包围青鸾派,命覆雨关白慕辰将军率领一万风云骥快速赶来与本官会合。”

    “诺。”领命的禁卫迅速朝着他们的目标而去。

    容国上空,阴霾久久不散,既然人人都想要咬容国一口,他便要让那人崩了牙。

    白师此时全身都笼罩在血腥戾气之中,唯有杀戮才能平复他的嗜血和怨憎:“敢对我容国太女出手,必须用血来偿还代价。”

    “走。”白师声音冷厉道。

    “诺。”

    北赵荒地,傅羽凰气愤的用剑狠狠劈了三座山,这才消了些火气。

    她气急败坏来回走动,口不择言的骂道:“混账,简直混账。好一个青鸾派,好一个老不死的东西,竟然敢对我出手。”

    她紧紧握住剑柄,周身的怒火好似火山爆发:“真当我好欺负不成,不知死活的老东西,瞎了你的狗眼!”

    她努力平复了下心情,盘膝坐在地上,一丝意识朝着本体探去。

    本体被那一掌重创,在紧要关头她抽离了全部意识入了化身,也幸好有木灵珠的存在才保住了命,可即便如此,没有三五天也是醒不过来的。

    更甚者,即便醒过来,本体也废了。

    傅羽凰怒火瞬间又冒了出来,她提剑又砍翻了三座山,这才稍稍平静了下来。

    她盘膝坐在废墟之上,心神一动,从芥子空间中取出一块儿散发着玄黄气息的泥土。

    她全身心的沉入到本体之内,想要在被重创的身体内短暂的苏醒过来,简直难如登天。

    但傅羽凰不得不这么做了,本体浑身经脉本震碎,她必须趁着木灵珠修复的时候用这黄土与木生机重新塑造经脉,否则等本体伤势好转,筋脉却没有办法愈合,她那一身修为便废了。

    傅羽凰的意识入了本体之后,好似陷入泥潭中,一片黑暗没有任何回应。

    她努力向前跑着,想要寻到那一丝光亮,直到筋疲力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