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诛杀
    ,精彩小说免费!

    容国与青鸾派这一战打了不到一天时间,青鸾派全力以赴最后依旧道统毁灭,整个门派唯有太上长老和门主逃跑了出去,当然那些嫁出去的弟子也得以幸免。

    白太尉携带大胜之势驻军在四派外,其它四派战战兢兢,唯恐白太尉攻打他们,忙送上门派优秀弟子送与白太尉为质,美其名曰:联姻。

    见他们这么怂,白太尉也找不到借口打压,若他们稍微有点骨气跟他横一下,他直接挥师踏平了这些碍眼的门派,可惜了。

    鸣金收兵后,白太尉回头看了眼清湖,猛地一掌挥出,掌下这片地域被夷为平地。

    容国撤军之后,远远躲开的那些小门派这才敢冒出头来。

    一个个神色复杂不已,这就是仙朝威势,威震寰宇,统领人道。

    北赵荒山废墟之上,傅羽凰的意识沉浸在本体之内许久都没有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许是一天,许是一年,终于有一点光亮在不远处闪烁。

    傅羽凰在黑暗中努力扑了过去,意识终于在本体内苏醒。

    虽然还睁不开眼,但她已经能感知到东西了。

    撕心裂肺的痛楚在全身蔓延,她这才发现本体一寸寸筋脉全都粉碎。

    傅羽凰咬牙切齿,骂了几声老不死后,心神一动,息土伴着木灵珠的生机与水灵珠的水气钻入体内。

    她控制着息土一点点重新塑造经脉,一条、两条、三条……时间在她全神贯注下渐渐流逝。

    当最后一条筋脉塑造完毕之后,轰然一声大响在灵魂中响起。

    荒山废墟之上,傅羽凰心神一松,就地躺倒在地上,也不嫌弃地上的灰土。

    她拿起酒葫芦就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哈哈大笑道:“我终究还是逃过一劫了。”

    她缓了口气,握着剑正准备去寻晦气时,才发现青鸾派已经被人料理了。

    傅羽凰:“……没关系,那个老不死的还活着,那些嫁出去的弟子也还活着。”

    她就是光明正大的迁怒了怎么了,不彻底毁了青鸾派弟子,她心里的这口气出不去。

    忽地,她欢喜道:“本体苏醒,好啊,这事儿就交给本体去做。”

    她环顾四周,找了一棵幸存的大树就躺了上去,实在是引导本体重塑经脉累坏了她。

    覆雨关内,躺在床上昏睡了七日的容娴睫毛颤了颤,终于离开了那一片黑暗,在千千万万容国人祈祷声中睁开了眼睛。

    一直守在房中的容钰第一时间发现容娴醒了过来,他直接扑到了床边,嗓音颤抖道:“师尊,您终于醒了过来。”

    容娴眨眨眼,慢吞吞道:“先别忙,告诉我房间里的那些火盆是怎么回事?还有……”

    她的手摸了摸,从被子里摸出一颗散发着热气的灵丹,问:“这又是怎么回事?”

    容钰吸吸鼻子,佯装平静的说:“外面下大雪了,大学士怕您着凉,所以找了颗火鸟的内丹来给您取暖,房间的火盆也是一样。”

    容娴看了容钰一眼,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容钰心里一慌,忙跪在床边道:“老师,他们说您以后再也不能修炼了,说您以后就像凡人一样,不能冷了热了,不能渴了饿了。不过您放心,还有我呢。”

    容娴神色微妙了一瞬,若按照正常情况下,她能成为凡人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但重塑经脉之后,她已经将地仙修为重新稳固了。

    可别人不知道啊,更何况她受重伤的事情大概整个北疆部洲的人都清楚了,若是突然好了,那才扎眼呢。

    “是吗?”容娴沉默过后终于开口了,毫不亏心的就#将错就错#了。

    她的语气也装模作样的消沉下来:“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她唇瓣发白,显得整个人都憔悴了起来。

    容钰心里一酸,差点哭出来。

    见惯了师尊运筹帷幄的自信超然,如今再看看床上脸色苍白好似失神的师尊,容钰只觉得难受的厉害。

    “师尊,你还有我,我会想到办法的,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容钰喃喃念叨。

    容娴见他那副模样,顿时就有些不忍心了。

    怎么感觉有些渣啊。

    她清了清嗓子,问:“……我睡了几日?”

    容钰忙回道:“今日是第八日。”

    容娴叹息道:“把房门打开,我要看雪。”

    容钰勉强挤出个笑:“好。”

    他站起身打开房门,一股冷风吹了进来,容钰神色稍稍变化,掌心元力一动,将冷气直接隔绝。

    门外,苏玄和白太尉、白慕辰父子俩联袂而来。

    他们一眼便看到站在门口的容钰,心下一动,眉梢带着喜色道:“殿下醒了?”

    这些日子容钰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殿下,如今反常的离开了房间,定然是有好消息传来了。

    容钰漠然道:“醒了。”

    几人对视一眼,这情况有些不对啊,殿下醒过来了难道不该高兴吗?

    白太尉好似意识到问题,沉默了片刻,说:“能否禀报殿下,白师求见?”

    他必须见见殿下,他想要确定那次袭杀对殿下的影响。

    容钰点点头,走到房内说:“老师,白太尉他们来了。”

    容娴身体动了动,想坐起身。

    容钰眼疾手快的将她扶起来,将枕头放在她背后让她舒服的靠着,顺便将被子朝上拉了拉,以防止寒气入侵。

    容娴:侄儿快成老妈子了。

    “请几位大人进来。”容娴温声说道。

    容钰将几人请进来后,自己站在门外神思不属,不知在想些什么。

    房间内,白师几人躬身一礼道:“臣等参见殿下,殿下万福金安。”

    容娴笑笑说:“借你们吉言,孤安,免礼吧。”

    白师三人站起身,这才将目光落在了容娴身上。

    殿下除了脸色带着元气亏损的苍白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好像那濒死的痛苦和修为被废的落差完全不存在。

    这就完全不对劲了。

    白师心神一凛,拱了拱手道:“殿下,您可还好?”

    “除了能感受到冬日旭阳的可贵,夏日凉风的飒然,春日百花绽放的生机和秋日生命凋零的遗憾外,我并无不妥。”容娴慢条斯理的说着,语调近乎咏唱,近乎一场听觉得盛宴。

    白师三人面面相觑半晌,不太懂殿下这意思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苏玄忽然道:“殿下,我等已经将青鸾派铲除,为您报仇了。”

    所以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容国都是殿下的后盾,是殿下手里的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