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阁下
    ,精彩小说免费!

    北赵大海边上,傅羽凰挥手将刚刚制作好的扁舟置放在海水中。

    她身形一闪,便来到了扁舟之上。

    扁舟微微一动,不紧不慢的朝着未知的方向驶去。

    傅羽凰朝后一仰,懒洋洋的躺在了扁舟之上。

    忽地,她眉眼一动,一跃而起,哈哈大笑。

    “叶清风,好个叶清风啊,你居然是叶相之子,你可瞒了本座百年之久啊。”傅羽凰眉眼间不见恼怒,反而带着愉悦笑意。

    她伸手拿出酒葫芦,仰天灌了好大几口,随意的一抹嘴角,洒然一笑:“若能找到其它几颗灵珠的下落,本座便绕了你。若找不到,那便罚你陪本座喝酒。”

    她掌心朝着水面一拍,扁舟如同利剑一般朝着远方驶去。

    南容乾京,叶文纯赶回来时却没有见到剑帝最后一面。

    他在君临宫一天跪了一天后,便与郁肃、宗正等朝中大臣开始操办剑帝丧事。

    当皇太女遇刺的消息传来后,叶文纯直接传信给北赵的探子,让他们第一时间将北赵国内的青鸾派驻地尽数捣毁。

    即便这样暴露了容国布置的人手也无妨,叶丞相他需要发泄心中怒火。

    随着时间一日日过去,乾京的气氛越发的阴沉凝滞,直到皇太女平安苏醒的消息传来,这才雨过天晴。

    但叶文纯却没有半点放心的意思,太尉传来的消息很清楚,殿下以后会是个普通的凡人,这无疑让叶文纯心情沉重不已。

    仙朝普通子民都寿命过百,修炼的修士便不用说了,大臣更是活过成千上万年,但殿下却只能活这区区数十载。

    对于一些大能来说,不过是他们打个盹儿的功夫,容朝又该换皇帝了,这无疑是对仙朝的打击,可此事他也无力回天。

    叶文纯等大臣探讨了许久之后,拍板决定为陛下充实后宫,定要在短短几年内,让皇子公主出生,而后他们这些臣子全力培养。

    并不知晓自己后代子嗣已经被人打主意的容娴此时正在应付前来探望的步今朝与戚兴。

    不过二人坐下之后,看着容娴那单薄脆弱的模样,感受到她微弱的气息,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从人仙强者沦为凡人,换成他们都接受不了,更何况身份更为尊贵的容娴呢。

    容娴将二人的神情收入眼底,垂下眼帘遮住了眼底的兴味,率先开口打破了沉寂,她装模作样道:“你们不会是想将我的茶给喝完吧?”

    二人一怔,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在他们愣神间,一壶茶水已经全部进了他们的腹中。

    二人:“……”

    戚兴轻咳一声,问:“那个,殿下您没事吧?”

    容娴施施然:“这要看你问的是什么事了。”

    不等戚兴回答,她笑容亲切道:“戚先生。”

    戚兴条件反射一个激灵,结结巴巴道:“殿下叫我名字便可。”

    每当‘戚先生’这个称呼从容娴口中冒出,他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容娴直接忽略了他的话,自然而然的继续道:“明日我便会与太尉他们回京,钰儿留在这里有事要办,还请戚先生和步先生护他一时安稳,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步今朝完全没有异议,他本就要听命容娴十年的,会有任务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他的目光看向戚兴,他可是知道戚兴与殿下并无协议,能一直跟随到现在也不知是何心思。

    戚兴嘴角抽了抽,他就知道容娴唤他没有好事。

    “不知小容公子有何事处理,有无危险,在此停留多久?”戚兴想了想问道。

    容娴眼中波光流转,带着几分漫不经心道:“他替我处理一些私事,既然戚先生答应了我也就放心了。”

    戚兴:“……我何时答应的?”

    容娴笑得绚烂:“你没有拒绝。”

    戚兴:原来没有拒绝就是答应吗?这厮也太会琢磨了吧。

    戚兴本还想说什么,便见容娴眨了眨澄澈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

    戚兴:“……”

    戚兴看着容娴那苍白的没有颜色的唇瓣和脸色,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美人计√#

    戚兴轻咳一声,别扭道:“殿下放心,我会保护好小容公子的。”

    容娴微微一笑:“有戚先生和步先生在,我最是放心不过了。”

    达到了目的之后,容娴直接就#过河拆桥了#。

    “茶也喝完了,二位还有事吗?”容娴很是冷酷无情的问道。

    戚兴和步今朝二人面面相觑,有些反应不过来。

    刚才不是还笑脸相迎,聊的好好地吗?怎么转眼间就逐客了?

    步今朝率先反应了过来,他怜悯的看了眼戚兴,站起身道:“殿下身体未愈,还需好好休息,在下便不打扰了,告辞。”

    见他干脆利落的离开,戚兴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容娴给套路了。

    “容雅,你刚才是故意的,你耍我!”戚兴咬牙切齿道。

    容娴将面前的茶杯朝桌子里推了推,慢吞吞道:“阁下此话言重了。”

    不等戚兴恼怒,容娴意有所指的看了眼空荡荡的茶壶,说:“吃水还不忘挖井人呢,阁下刚才可是喝了我一壶茶,转头就翻脸不认人,这实在是让人心痛。”

    戚兴:“……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到底是谁翻脸不认人的,这会儿就一口一个‘阁下’了,无耻。

    容娴眨眨眼,坚决不承认戚兴说的是她。

    她幽幽道:“虽然我不认为阁下是君子,但言而有信想来阁下是能做到的。”

    戚兴给了她一个呵呵,气得话都不想说了。

    看他这副姿态,容娴想了想,决定给他一个‘甜枣’,她垂眸叹息,假模假样道:“我如今不过是苟且偷生匆匆数十载罢了,这世上我最放心不下的便是钰儿了。钰儿的安危我交给别人不放心,这才……”

    剩下的话她没有说出口,高明的留白就是为了让人脑补的。

    戚兴自己补完了剩下的话,顿时感动的什么气都没了。

    原来在这厮心中,他是最可靠最能信任的。

    罢了,她也不容易。

    #苦肉计√#

    看到戚兴神色松动,容娴垂眸慢吞吞道:“你若不愿意,便……”

    戚.从不吃一暂长一智.兴像是炸毛的猫一样蹦了起来说道:“我何时说过我不愿意的,你别瞎猜,我这就去找步今朝,跟他一起保护小容公子。”

    戚兴风风火火的离开后,整个房间便安静了下来。

    容娴漫不经心的抚了抚衣服上并不存在的褶皱,假惺惺叹道:“年轻人就是缺少阅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