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开道
    ,精彩小说免费!

    北赵大海边上,傅羽凰挥手将刚刚制作好的扁舟置放在海水中。

    她身形一闪,便来到了扁舟之上。

    扁舟微微一动,不紧不慢的朝着未知的方向驶去。

    傅羽凰朝后一仰,懒洋洋的躺在了扁舟之上。

    忽地,她眉眼一动,一跃而起,哈哈大笑。

    “叶清风,好个叶清风啊,你居然是叶相之子,你可瞒了本座百年之久啊。”傅羽凰眉眼间不见恼怒,反而带着愉悦笑意。

    第二日,容娴辞别了宋大学士和季游等人,坐在新的青鸾撵车之上,被众人护送着朝乾京而来。

    覆雨关外,百万将士出关,尽皆以拳抵心,齐声高呼:“恭送殿下。”

    容娴闭目坐在撵车内没有出声,也没有再看一眼将士们。

    ‘叮当’声响起,撵车快速朝着帝都而去。

    有了之前容国以雷霆手段铲除青鸾派的事情,一路上撵车走的无比顺遂。

    容娴感应到一直站在撵车旁边的白师,这才想起自己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见到那位飞羽军统帅。

    白家三子,她现在只见到了一位白慕辰。

    她的那位皇夫白慕离如今可是镇武侯了呢。

    想到这里,容娴将手腕上的小蛇拉出来放在了手心,特别屈尊降贵的摸了摸小蛇的脑袋,浅笑低喃道:“以后你不要叫阿金了,换个名字。”

    她沉吟了起来:“就叫皇夫吧。”

    睡得天昏地暗的小蛇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已经被自己的饲主这般草率的给决定了。

    见小蛇没有反应,容娴语气寡淡道:“真是无趣。”

    她随手将小蛇收起,挥手拿出了一颗灵石。

    她将灵石放在手里把玩了片刻后,将灵石按在了眉心。

    庞大的消息轰然传入意识中,容娴庞大的神魂第一时间将这些信息镇压了下去,这才闭上眼睛细细查看着这些消息。

    这是苏玄给她送来的各大势力的资料,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花费了半天时间看完这些消息后,容娴闭目休息了会儿,便留了一丝神魂掌控身体,其他全部沉浸在识海内参悟剑帝赠给她的传承。

    但刚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青鸾撵车忽然停了下来。

    容娴眼皮微动,却终究没有睁开眼睛,她并没有察觉到能威胁到她性命的危机。

    撵车外,白师禀报道:“殿下,前方有人都斗殴。”

    “挡道了?”容娴睫毛颤了颤,语气平静无波的询问道。

    白师应道:“是的,他们挡道了。”

    容娴云淡风轻道:“开道。”

    这两个字说起来简单,好似官员出行鸣锣开道一样。

    但在这种情况下,容娴的意思很明显。

    要么想办法让那些人全部离开,等他们走了再继续打。要么那些人全都死在这里,他们踩着鲜血过去。

    “诺。”白师毫不迟疑的回道。

    白师对容娴的命令没有丝毫异议,容王朝帝崩,情况无比紧急。

    之前殿下遇刺已经耽搁了八天,他们现在再没时间浪费下去。

    他朝着苏玄点点头,苏玄会意,伸手朝着前方一指,暗处突兀冒出来十数位护卫,他们所有人的修为都在人仙以上。

    说的明白点,随便拉出来一人都有容娴以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

    为了皇太女的安危,苏玄将覆雨关周围的探看司分堂内的强者都调了过来。

    护卫们或者说探看司成员们全都穿着统一的黑袍,脸上带着没有五官的面具,看上去极为惊悚。

    他们在接到指挥使的命令后,立刻出现在两方打斗中,也不理会谁对谁错,不深究他们的背景实力,全都在第一时间将人制服拎起来扔在一边,不服从又闹腾的直接被一刀毙命。

    清理出道路后,护卫恭恭敬敬的站在云端两边等待着。

    ‘吟~’青鸾轻鸣,铃铛脆响,华贵的青鸾车眨眼间从众人眼前呼啸而过。

    清风撩起车帘,车内女子温柔恬静的面庞映入众人眼中。

    青鸾车消失后,守在两旁的探看司护卫也迅速消失。

    这时,打地不可开交的两方人才回过神来。

    “大人,现在该怎么办?”手里拿着武器刚才还显得凶神恶煞的壮汉此时满脸茫然。

    说好的借此机会上去套近乎呢,人家的反应却完全出乎意料。

    在他对面,身上白袍染血的青年随手将手里的血迹擦干净,目光扫过地上被杀的属下,道:“时机不对,剑帝新丧,他们不会停下理会俗事。”

    顿了顿,青年继续道:“让主上换人吧,我们已经失败了。”

    “诺。”壮汉飞快的将手里的珠子捏碎。

    “立刻撤退。”青年将染血的帕子随手一扔命令道。

    壮汉不解:“我们不再探探底?”

    青年有些焦急道:“你懂什么,等白师那屠夫反应过来,我们可没有活路了。”

    他率先飞了出去,跟随着他的属下也立刻朝着远方而去。

    壮汉站在原地想了想,以防万一,也迅速带人离开了。

    与此同时,某处阁楼中。

    男人看上去有三十多岁,这个年龄的男人无疑是最有魅力的时候,尤其这人处处透着冷峻沉稳,仿佛天塌下来都有他顶着的安全感,无疑对女人是最拒绝不了的诱惑。

    此时,他目光落在水池里刚刚死去的灵鱼身上,目光冰冷没有温度。

    失败了?

    看来还是需要他亲自出马。

    男人轻哼一声,唇畔轻启,淡淡道:“废物。”

    话音消失,阁楼里已经空无一人。

    青鸾撵车飞快划过虚空,撵车内安静一片。

    在容娴闭目不语时,容钰也入定修炼。

    撵车外一直紧随在侧的白师迟疑下,还是没忍住询问道:“刚才发生的事似乎不太符合殿下的一贯处事风格?”

    撵车内,容娴依旧紧闭着眸子,似乎是睡着了,但她开口后你便清楚她只是闭着眼睛而已:“那两拨人是一伙的。”

    白师一惊,能成为一国太尉,他所拥有的智慧绝对不低。

    容娴这一句话后,他已经能猜到这是一个阴谋,是针对殿下的阴谋。

    那些人在哪儿打不行,偏偏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

    选什么时间不好,偏偏是他们出行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