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武师?蝼蚁而已!
    所有人眼中都透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要知道这两名齐家打手,可都是武徒第八重的高手,联手在秋云驿几乎无敌,除非是武师境界的强者出手,否则根本不可能奈何得了他们。

    但如今,他们却被人一杯子茶水就泼死了?

    而且,那人还是个毫无武者气息,衣衫破旧的乞丐小子!

    杨笑站了起来。

    他眼神只盯着苏怜,不过周围众人却齐齐往后退了好几步。

    林美诗、齐晟、苏元坤、朱雪慧,还有那名出言嘲讽过杨笑的老医师,脸上全都带着惊骇之色,难以置信。

    这两名齐家打手,乃是齐晟的保镖。

    无论是林美诗还是齐晟,实力都不值一提,连保镖都不是对手,若是杨笑想杀他们的话,岂不是轻而易举?

    齐晟吞了口口水,脸色有些发白:“臭,臭小子……你杀了我齐家之人,定不得好死!真当我们齐家无人么?待我父亲齐败天过来,杀你如同屠狗!”

    齐家家主齐败天,乃是秋云武馆的馆主,可说是秋云驿最强者,乃是武师之境!

    武师与武徒之间,差距仿若云泥。

    哪怕是最弱的武师,也能一巴掌拍死最强的武徒。

    齐晟如此嚣张跋扈,他最大靠山就是他老爹,齐败天。

    一说出齐败天的名字,齐晟似乎有了倚仗,松了口气,周围其他人脸色也有所好转。

    “是啊,只要齐败天过来,不管这小子有多强,都只能饮恨当场!”

    “在这秋云驿,还有谁能跟齐家对着干?这小子简直就是找死!”

    苏元坤、朱雪慧夫妇心里想着,使劲对着苏怜使眼色,让她靠到齐晟身边,那样杨笑就不敢动她了。

    可惜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齐晟整个人身子就猛得飞了出去,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你话太多了。”

    杨笑淡淡说了一句。

    待到众人一看,顿时吓得肝胆俱裂,只见那齐晟摔倒在地,胸口不停涌出鲜血,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竟是被一个茶杯直接砸死!

    “你,你……你竟敢杀齐晟?”

    林美诗、苏元坤、朱雪慧三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纵横整个秋云驿,无人敢惹的齐家公子齐晟,竟然就这样死在了一个无名小卒手里?

    这小子竟然真的敢杀齐晟!

    这时候,他们连怒骂都做不到了,一个个脸色变得惨白,浑身发抖,生怕下一个死的就是他们。

    在他们眼里,这乞丐小子一念之间杀人,实在是太可怕了,简直就是魔鬼。

    “苏怜!”

    这时,杨笑淡淡说道:“当今世上,武道为尊!其他一切,皆为浮云。你若有我这般实力,又岂会落到被人逼婚的地步?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愿不愿意做我的剑侍!”

    “我,我……你……”

    苏怜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齐晟身死,代表着她不需要被迫嫁给齐晟了,但这事实在太大了,将会引起整个秋云驿的震动。

    杨笑,她苏怜,甚至包括她养父母,绝对不可能承受得了齐败天丧子的怒火。

    “你,你还是快逃走吧,若是齐败天来了,你就走不了了。”

    苏怜几乎带着哀求对杨笑说道。

    她实在是不想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死在秋云驿。

    那样的话,她恐怕会自责一辈子的。

    趁现在齐晟之死的消息还未传出去,现在逃跑,应该还来得及。

    “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就在此时,一个愤怒的吼声从院子之外传来,让院子里众人脸色都变了。

    苏怜还以为是那齐败天来了,一下子吓得花容失色,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睁着眼望向院子门口。

    当那愤怒吼声落下,终于有一行数十名穿着粗犷的汉子直接闯了进来,几乎将整个院子都填满。

    这些粗犷汉子的穿着打扮,看着不像是秋云驿城里人,反倒是龙王山上的,山贼!

    为首那名光着膀子,满脸横肉,肩膀上有一条极长的刀疤,那形象让人看着就有些害怕。

    见到这一幕,苏怜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龙王寨的山贼们寻仇来了!

    至于那妖艳少女李美诗,则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怎么突然有一群山贼闯进来,他们想要干嘛?

    特别是为首的横肉壮汉,看起来气息丝毫不弱于齐家家主齐败天,绝对是武师境界的强者。

    “臭小子,就是你杀了我们龙王寨的弟兄?”

    为首那名横肉壮汉死死盯着杨笑,眼中露出凶狠之色。

    龙王寨?

    听着这横肉壮汉的话,苏元坤和朱雪慧才反应过来,看来之前苏怜说的是真的了,杨笑的确在龙王山上救了她。

    “你就是龙王寨的首领?”

    杨笑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问,眼里没有丝毫惊讶。

    他早就料到对方会来!

    “不错,老子王京山!臭小子报上名来,我王京山不杀无名之辈!”

    横肉壮汉冷哼一声。

    伴随着这句话,他身后的山贼们纷纷欢呼起来,吼声震天。

    除了杨笑之外的众人全都被吓得心惊胆战。

    对于王京山这个名字,他们再熟悉不过了,这可是比齐家齐败天更强的存在,虽然同为武师,但多年之前,他们之间曾有过一战,乃是齐败天想去剿灭龙王寨。

    结果,齐败天受伤归来,而王京山依旧雄霸在龙王山上。

    没想到,这王京山竟然亲自下山,就为了追杀一个乞丐小子?

    林美诗现在连口气都不敢喘,心里却暗暗松了口气,这王京山似乎是来找那小子的,看来她丈夫的仇可以报了。

    虽不是齐败天到场,但王京山可比齐败天更强!

    有王京山这样的武师在场,这小子能逃到哪里去?

    苏元坤和朱雪慧哪里见到过此等人物?脑子里早被吓得一片空白。

    而苏怜从刚刚开始,俏脸就变得惨白了。

    她没想到龙王寨的人竟然追上来了,这下如何是好?这王京山实力强横,哪怕齐家齐败天都不是其对手,难道,自己的救命恩人终究要死在自己面前?

    “区区武师,没资格知道我的名字!”

    正在苏怜担心的时候,杨笑却是嘴角一翘,兴趣索然:“本以为这龙王寨是个什么地方,没想到连首领也只是个武师,真是令人失望……既然来了,就留在这里吧。”

    “什么?”

    那王京山脸上横肉一抖,他还从未见过竟然有小子敢跟自己这么说话,何况还是个感觉不到武者气息的邋遢小子。

    他愤怒非常,一把长刀从腰间抽出,当即动用武技出来。

    “死在老子‘烈焰刀法’之下,也算你的荣幸了!”

    随着王京山体内真气凝聚在那长刀之上,那长刀顿时燃起了熊熊烈焰,让场中温度都陡然升高,这正是达到武师之后可以施展的“元素武技”!

    随着他烈焰刀法施展出来,李美诗、苏元坤和朱雪慧都松了口气。

    有如此强者来收拾杨笑的话,杨笑必死无疑了,只希望那齐家家主不会因为齐晟之死迁怒他们才好……

    不过今日,他们的一切想法注定成空。

    因为杨笑,完全是他们无法想象的存在。

    随着那烈焰刀法施展出来,龙王寨的山贼们全都欢呼起来,他们老大这招烈焰刀法,已经斩杀过好多武师境界的存在,更不用说眼前这看起来年纪轻轻的邋遢小子。

    “老七”的仇,定然能报!

    场中的欢呼声此起彼伏,无比响亮。

    然而很快他们就傻眼了。

    他们只见老大本来气势如虹,却突然像遭到重击一样倒飞了出去,手中燃着烈焰的长刀都瞬间粉碎,从口中喷出的鲜血洒满了一地。

    他们甚至没看到杨笑有什么动作,王京山就已经被击退,体内五脏六腑被彻底震碎,横尸当场!

    砰!

    王京山健壮的身躯摔落在地上,瞪大了眼睛,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周围的龙王寨山贼们刹时停下了呼喊,一个个被吓得肝胆俱裂。

    他们本是来报仇的,万万没想到会是如此结果。

    要知道王京山乃是武师强者,成名数十年之久,谁能想到他会死在一个毫不起眼的少年手里?

    龙王寨的山贼们纷纷朝着院子外面逃窜出去,恐慌无比!

    能一招就把他们首领王京山斩杀,这少年实力深不可测,他们再留下来,纯粹就是找死而已。

    杨笑也没有追杀,都是些蝼蚁罢了,这龙王寨首领王京山死了,多半也继续不下去了,这些山贼只能作鸟兽散。

    简单的院子里,顷刻间就多出了四具尸体。

    两名齐家打手保镖,一名齐家少主齐晟,还有凶名远扬的龙王寨首领王京山。

    看着如此一幕,场中剩下的人心里都凉了半截。

    连王京山都死在杨笑一招之下,就算齐家的齐败天来了,恐怕也奈何不了这少年吧?

    李美诗、苏元坤和朱雪慧三个全都目瞪口呆。

    苏怜整个人恍若梦中。

    她总算回想起来,刚刚杨笑所说的那句话来:当今世上,武道为尊,实力就是一切!

    如果她拥有秒杀王京山这样的实力,不要说区区齐晟,就算是齐家家主齐败天来了,又如何?

    她是真没有想到,看着毫不起眼的褴褛黑衣少年,竟然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当王京山在一瞬间倒下,场中形势一下子明朗起来。

    再没有人胆敢小觑杨笑。

    齐败天,便是秋云驿最强武师。

    眼前少年连王京山都能秒杀,自是不惧齐败天的,纵观整个秋云驿,还有谁是这少年对手?

    “武师?蝼蚁而已。”

    杨笑站在原地,根本连动都没动,就像碾死了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听着他淡然的话语,李美诗眼里浮现出一抹艳羡之色。

    这少年竟有如此实力,就算穿着破旧了点又如何?苏怜竟然有机会成为他的什么剑侍,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可能……

    “反正齐晟都成死鬼了,不如跟随这位少年,或许是我李美诗人生中的转折点!”

    李美诗越想越兴奋,她一直都不甘心一辈子都待在这小小的秋云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