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剑诀,万木生灭!
    杨笑只觉得可笑。

    这林跃辰只是个初级武灵,竟然摆出如此大的架子,真当自己已经无敌了一样。

    还有那林美诗,仗着个初级武灵就敢如此嚣张,还拿他杨笑来调侃,难道已经忘记了方才跪在自己面前的卑微模样了?

    对杨笑来说,区区武灵,不值一提。

    不过在场其他众人,却是一个个脸色铁青起来。

    齐家,以齐败天为首,现在心里都在冷笑。

    “本以为,这小子会珍惜机会,成为武灵前辈的手下!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狂傲无边,死到临头还如此嘴硬!”

    如果杨笑甘愿成为林跃辰的手下,齐败天还真不敢对他下手。

    他儿子齐晟的仇,根本不可能得报。

    但偏偏杨笑如此狂傲,面对武灵强者,竟然说他“坐井观天”,是“井底之蛙”,岂不是令人笑掉大牙?

    齐败天仿佛已经见到了杨笑惨死的样子!

    跟在林跃辰身后的妖艳少女林美诗,则是瞪大了眼睛,简直要被气死。

    本来她还以为表叔归来,她将会是这秋云驿的小公主,谁都会围在她身边转,这杨笑也会对她俯首称臣,对她尊敬如女王。

    结果这杨笑根本不怕武灵的样子。

    “这小子是傻子吗?竟敢对表叔如此不敬!”

    林美诗气得脸庞都有些扭曲了。

    当杨笑那句话出来,所有人都感觉到,场中仿佛有一阵风暴正在酝酿。

    从武灵强者林跃辰的身旁,无数尘土、落叶飞扬,他一身武袍无风自动,一阵森然杀意猛然扩散开来,将全场都笼罩起来!

    林跃辰原本期待的眼神,变得如地狱般冰冷。

    他身后所有人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这气势简直太可怕了,在这样的气势之下,他们甚至连一丝反抗的念头都不敢有。

    只要林跃辰一个念头,他们都死无葬身之地,愤怒的武灵强者,竟然可怕如斯!

    “我给你机会,是看得起你。”

    “结果你非要找死。”

    “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武灵!”

    林跃辰每说一句话,就向前踏出一步。

    三句话说完,已然来到杨笑面前。

    他眼神中带着无尽怒火,脚下踩过的地面已经坍塌粉碎,就如同地震来临一般,整个院落周围都震荡了起来。

    “灵武技,岩爆震裂!”

    随着林跃辰一脚踩下,一股汹涌力量从他体内透入了地面,紧接着袭卷到了杨笑脚下。

    哪怕是周围的众人,都能够感觉到杨笑脚下的地面,下一刻就要爆炸喷发,别说是他一个少年,就是一座山都要被这力量彻底崩碎!

    他们一个个尽皆骇然。

    这便是唯有武灵,才有资格修炼的灵武技之威吗?

    这种毁灭性的力量,谁人能够承受得住?

    “他死定了。”

    林美诗面容扭曲,死死盯着杨笑,就想看着杨笑四分五裂的场面。

    唯有在杨笑身后的苏怜,莫名的有种镇定。

    她能感觉到附近地动山摇,地面之下蕴含的恐怖力量,一旦爆发,将会是怎样可怕的场景。

    只是看着杨笑的背影,她竟然能镇定下来,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

    “灵武技吗?”

    面对毁天灭地般的武技降临,杨笑却嘴角微微一翘。

    他只是抬起右手,稍微隔空一按:“王武技……土方镇灵!”

    随着他这动作,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因为在这一瞬间,他们感觉到整个震颤的天地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原本沸腾的地面,竟然瞬间变得稳定。

    就好像,林跃辰根本没有施展那灵武技一样。

    “什么?”

    林跃辰感触最深,一脸骇然之色。

    灵武技岩爆震裂,乃是他最强的一招绝技,不只是用来对付杨笑,更想用来立威,方便林家发展。

    结果忽然间,他就失去了对自己力量的掌控。

    他是土属性的武灵,以往大地便是他的朋友,每次施展灵武技,他都有种掌控大地的感觉。

    但如今……

    他竟然与大地失去了联系!

    就好像原本属于自己的力量突然被夺走了一样,他脚下这方大地,似乎已经落入了对方的掌控。

    “王武技?土方镇灵?”

    场中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杨笑这简单的几个字。

    但就是这简单的几个字,给他们的心灵造成了难以想象的重击。

    灵武技,是武灵所用的武技。

    而王武技,自然是武王才有资格修炼的武技!

    难道说,眼前这穿着邋遢的破旧黑衣少年,竟然会是一名高高在上的,武王?

    林跃辰眼里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脚步连退。

    堂堂武灵,刚刚还威风八面,现在竟然连站都站不稳了。

    “这不可能!”

    林美诗尖叫出声。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武王?整个大夏都不应该存在的!

    她身后的林家众人,全都是一副见了鬼的神情,平时的秋云驿连武师都难得见到一个,他们本以为有自家武灵强者撑腰,林家就已经无敌了。

    没想到随随便便一个不起眼的少年,竟然会是一名武王强者?

    他们感觉自己简直是在做梦。

    以齐败天为首的齐家众人,一个个全都失魂落魄。

    连林家的武灵强者都被吓得站不稳了,似乎他们的少爷齐晟死得还不算冤枉?

    齐败天更像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

    杀了自己儿子的仇人,竟然是一位少年武王!

    他拿什么来报仇?

    称霸了秋云驿数十年的霸主,齐家齐败天,人生中头一次遭遇到如此绝望。

    “杨公子,想不到你竟然……是一名武王?”

    苏怜惊喜莫名。

    原本地面震动,山崩地裂,结果杨笑只是右手稍微一压,所有震动就平息下来。

    除了武王之外,谁人能有这样的风采?

    只是。

    “武王?多么遥远的一个词了。”

    杨笑轻笑了一声,眼神露出一抹沧桑。

    “长久不用,果然生疏了……这王武技土方镇灵施展出来,以我现在水平至少能掌控方圆十里的大地。结果,现在才掌控了九里。”

    杨笑一边说一边摇头。

    这话被林跃辰等林家、齐家人听了去,一个个面面相觑。

    右手轻轻一压,就压制住了武灵强者林跃辰的灵武技,这少年竟然还不满足?

    而且听他的口气,似乎连武王都没被他放在眼里一样。

    林美诗现在几乎已经麻木了,从她见到杨笑开始,到现在一次又一次的震惊,杨笑表现出来的实力,一次比一次恐怖。

    现在回想起来,一名少年武王即便是让她“滚”,她又能有什么怨言?

    只是她不甘心啊!

    凭什么,那苏怜就能得到这位少年武王的垂青?

    林美诗死死盯着苏怜,手指甲都掐进了肉里,恨不得把苏怜撕成粉碎。

    这心思,她却根本不敢表现出来。

    武王,不要说秋云驿,就是在整个桑田郡、剑意城,又能有几个这样的人物来?甚至这么年轻的武王,她连听都没听说过,对于杨笑的身世背景,她根本连想都不敢想。

    “武王前辈。”

    林跃辰见识了杨笑的实力,根本不敢有任何怠慢,当即躬身行礼,身上冷汗不断流出:“晚辈林跃辰,是附近千鹤宗的堂主。方才多有不敬,还请原谅。”

    千鹤宗,乃是大夏皇朝封的“中级宗门”,其宗主为武王之境!

    林跃辰现在生怕杨笑把自己杀了,所以抬出宗门来,想要提醒一下他,自己背后也是站着一位武王的,而且还是资格很老的武王,实力定然不会比杨笑来得差。

    可惜杨笑根本懒得理会什么千鹤宗。

    武王?

    对他来说,那已经是五百年前的事情了。

    “苏怜,你且看好了。”

    杨笑嘴角微翘,对身后一脸崇拜的绿裙少女吩咐道:“接下来这一招,便是日后我要传授给你的,属于木系剑诀之一。既能杀人,也能救人!”

    “嗯嗯。”

    苏怜连忙点头,生怕惹得公子生气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传奇、神话、奇迹,这些距离自己会这么近,并且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

    杨笑手中已经握着一把古朴而宽厚的长剑,眼神瞬间变得肃然。

    “剑诀,万木生灭!”

    没有人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一刻,无穷无尽的生命气息在整个秋云驿绽放,仅仅瞬息之间,竟然有一株株参天大树拔地而起,从秋云驿城内生长起来,枝叶繁茂,遮天蔽日。

    林美诗、齐败天,还有齐家、林家众人,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他们感觉脚下的岩层松动,一株株巨树从他们身旁参天而起,呼啸着生长。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放眼望去就见到了一座森林,平地而起。

    这还是武者能施展出来的手段吗?

    简直如造物主一样神奇,原本一片边陲小城,竟然化作了一座森林!

    随着周围平静下来,他们见到了林跃辰的尸体,他被一根树枝穿透了心脏,挂在了一株大树上,死前眼中还充满了惊骇。

    这位武灵境界的强者,本来从千鹤宗归来,能在整个秋云驿称霸,没想到当天就死在了一个少年手中。

    一招剑诀,万木生灭。

    森林拔地而起,林内杀意弥漫,生机却也蓬勃,这正是虚空剑葬中记载的木系剑诀,可掌控生死!

    林家与齐家众人神色惊骇,冷汗直流。

    他们看得出来,若是这一招对他们也有杀意的话,他们早就跟林跃辰一样,死在了这片林中。

    但当他们环顾四周,想在林中找到杨笑的时候,却哪里还有少年的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