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失踪的三皇子
    云铁山是独自出城的。

    他原本在苍澜城内的云家府邸安排一些事情,突然听到一个少年的传音,让他到北城门处理一下,说是跟他女儿云舞儿有关。

    云铁山听着这个声音,感觉有些熟悉,仿佛很多年前曾经听到过。

    正是这种熟悉感,加上这事和他女儿有关,他才毫不犹豫的朝北城门赶来。

    他刚来,就见到北城门之外聚集了上百人,无比喧闹。

    这让他有些不悦,究竟是谁敢在苍澜城的城门口搞事情?

    “何事在城门口喧哗?”

    他朝着城门外踱步出来。

    “爹!这个小乞丐他打我!”

    云舞儿捂着通红的小脸蛋儿,第一时间朝着云铁山奔来告状了……

    杨笑朝城内方向一看,就见到一名身穿朴素白色劲装的中年男子,正从城内缓缓走出来。

    中年男子一脸威严和坚毅,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铁血的气势,这种气势,唯有在沙场上拼杀过的武者才会拥有。

    特别是那坚韧的眼神,让杨笑无论如何都忘不掉的,此人便是曾经救过他的云将军,云铁山!

    “果然只剩下高级武王的修为,体内关键的武脉都破碎了,整个大夏都找不出任何人能治得好他。”

    曾经的杨笑才武王境界,看不出什么。

    但现在凭他的眼力,一眼就看出来云铁山体内究竟有多么糟糕。

    云铁山,本来是中级武皇的境界,可比凌霄宗宗主钱叶舟、万旋之流强得多,但他体内武皇境界的武脉全都破碎,导致他现在只能发挥出高级武王的实力。

    就凭高级武王的战力,云铁山在这苍澜城内,也算能够独当一面,带着云家立足于此。

    如果是在更高一级的陵南行省省城,云家肯定就只能屈居二流了。

    “谁打你?”

    这时候,云铁山已经看到云舞儿被抽了一巴掌,顿时脸色有些阴沉。

    虽然他这女儿性格乖张,很是叛逆,但他云铁山的女儿,也是别人有资格去打的?就算犯了错,也应由他亲自教训!

    他朝着场中一眼看去,发现苍澜城另外三大家族的嫡系子女竟然都在。

    向家向帅宇,韩家韩泽辉,纳兰家纳兰欣欣,他们三人应该是跟云舞儿一起刚狩猎回来。

    而场中所有人注视的焦点,则在一名身穿破烂黑衣的少年身上,那少年身后还站着一位看着十分乖巧的绿裙少女。

    此时,杨笑与云铁山眼神对到了一起。

    “他是……”

    云铁山本来脸色有些阴沉,想询问到底怎么回事的,结果见到杨笑的瞬间,他就感觉这人好像见过。

    不过,那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只是有一种见过的感觉,却根本回忆不起来此人是谁!

    “爹,就是这个小乞丐打我。”

    云舞儿搂着云铁山的胳膊,像有了最大的倚仗,朝着杨笑愤怒的指了一指。

    云铁山怎么都想不起杨笑的身份。

    他只好先沉声问:“这位小兄弟,你何故打我女儿?若是说不出什么正当的理由,我云铁山可就要得罪了!”

    他其实有些怀疑。

    这黑衣少年身上,连丝毫武者气息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打得了他的女儿?

    听着云铁山开始发问,周围人都知道这黑衣少年肯定要倒霉了。

    这件事情的原委,所有人都很清楚,但他们怎么可能说出来?

    随着这话问出来,那向家嫡子向帅宇翻身下马来,对云铁山拱了拱手行礼道:“云将军,我们和舞儿一起狩猎归来,没想到这小兄弟竟然拦在我们面前,不让我们进城!我们跟他讲道理,他还动手打了舞儿……”

    听着他这番话,周围的人群纷纷朝着杨笑投来同情的目光。

    同样的事情,不同的人说出来,可信度自然是不同的。

    对云铁山来说,他会相信向家公子向帅宇,还是会相信一个看起来邋遢无比的小乞丐?

    现在就算这小乞丐狡辩也没有用了!

    “而且,这小东西还说认识您,云将军,你该不会真认识这小东西吧?”韩家嫡子韩泽辉轻笑着说道,有些戏谑的打量着杨笑。

    随着他们的话,云铁山更加疑惑。

    他本来就对杨笑有点熟悉的感觉,经这么一说,那种熟悉感更加强烈了。

    对于云舞儿被打这件事情,他当然生气,但如果传音通知他出来的就是眼前黑衣少年的话,他自认连他都不是眼前少年的对手!

    如此远距离的传音,不是武皇,谁做得到?

    在云铁山疑惑的时候,周围人却全都笑出声来,看现在这样子,云将军明显是不认识这小子啊。

    在他们眼里,杨笑仿佛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不但谎称认识云将军,还打了云将军女儿一巴掌。

    就算是个少年天才,得罪了云家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面对周围人的哄笑声,杨笑却根本没有理会他们。

    他眼里只有云铁山,那厚重、坚毅,却身受重伤的身影!

    “晚辈拜见云将军!”

    杨笑上前三步,朝着云铁山便单膝跪地行礼,语气无比尊敬:“十多年前,将军冒死救下晚辈性命,晚辈铭记在心。今日前来,便是为了报当年救命之恩!”

    他这半跪下来,让苏怜吓了一跳。

    从见到杨笑开始,她哪里见到过杨笑对人如此恭敬过?

    恐怕也只有这位云将军,值得杨笑行此大礼了吧!

    眼看杨笑如此,苏怜哪里还敢站着,急急忙忙也跟着半跪下来,却没说一句话。

    她明白,现在对杨笑来说,乃是一个重要的时刻。

    “你是……”

    云铁山听了这番话,心里更是疑惑,十多年前,他可还没来苍澜城,乃是大夏“炎黄军团”的右将军!

    他仔细打量起杨笑的长相来。

    而在他身旁的云舞儿,还有一旁的向帅宇、韩泽辉、纳兰欣欣等人,则是全都笑出声来。

    这小子竟然只是云铁山救过的一个小子,应该只是当年随手救下的吧!

    这样一个小子,竟然敢对云舞儿掌嘴,简直就是找死!

    所有人仿佛都已经看见了杨笑凄惨的下场。

    就凭你被云铁山救过,你就能打云铁山的女儿?这简直就是恩将仇报啊!

    哪怕云铁山为人正值,铁面无私,都没有任何放过这小子的可能。

    但正当此时,云铁山却猛然想起了一件事,顿时睁大了眼睛,像是见鬼了一般。

    可以说他这辈子都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这样吃惊过!

    他盯着杨笑的双眼,终于想起了许久以前的一个人,有些难以相信:“您是三……”

    三皇子?

    话到嘴边,他立刻停了下来。

    眼前的黑衣少年,除了眼神跟三皇子神似之外,长相、模样变化实在是太大了,最重要的是气势,就像跟当年完全换了个人一样。

    就算是神似的眼神当中,也出现了与曾经不一样的沧桑和平静。

    曾经的三皇子杨笑,气势锋锐,眼神凌厉,天赋张狂。

    而眼前的黑衣少年,平静、睿智、冷漠!

    即便如此,云铁山还是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从声音、眉目间,他能清晰的看出那位三皇子的影子。

    只是,三皇子杨笑,不是在十年之前就失踪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