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秋月夫人
    果不其然,牧擎苍苦笑了起来:“杨公子,您这可太为难我了,七品宝物,在整个陵南行省都极为罕见,连我们宗主都只有六品宝物……不过,最近倒是听说,秋月宗打算出售一件六品的木属性宝物。杨公子想要的话,我可以代表凌霄宗,去向秋月宗商谈一番,为杨公子买下来。”

    “可以,那就交给你了。”

    杨笑点了点头,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不过即便对凌霄宗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大事,六品宝物,虽然不是顶级宝物,但价值也在十万金币往上!反正苍澜城的这些家族,肯定是没一个买得起的。

    就算是凌霄宗,买下六品宝物也需要付出很大代价。

    当然,就算是钱叶舟站在这里,听到杨笑有这样的要求,也定会不遗余力去帮忙完成。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杨笑救过钱叶舟的性命,虽然杨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那,我现在就回去准备了。”

    牧擎苍试探着说道:“云家这边,我会再派人过来商谈细节?”

    “行了,走吧。”

    杨笑摆了摆手。

    牧擎苍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宴厅,一边骂着儿子一边带人离开了。

    当这位凌霄宗长老走后,整个宴厅之内一阵死寂。

    平日里威风八面的各家家主,现在一个个都有些懵,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场面。

    毕竟他们直到现在还不知道,杨笑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份,竟然能让牧擎苍长老都吓得下跪?

    那向家家主,刚刚都被牧擎苍呵斥了一句,现在更不敢多说什么,生怕得罪了杨笑,惹来什么祸患。

    还是云铁山没什么顾忌,忍不住就问道:“三……杨公子,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他差点就脱口而出,喊出“三皇子殿下”几个字了,不过关键时刻还是反应了过来。

    “我的身份,你还不知道吗?”

    杨笑嘴角微微一翘:“你只是不知道我的实力而已。纵是武皇在我面前,我亦翻手可灭!”

    这话说出来,虽然是事实,却总令人觉得难以置信。

    堂堂武皇强者来此的话,怎么可能不是眼前这位少年的对手?

    整个大夏皇朝,都绝对不可能存在这么年轻的武皇,更不用说能翻手灭杀武皇的存在了,就算有,也不可能是这样的少年……

    所有人都不相信杨笑说的是真话,但碍于他的身份,却没有一个人敢反驳什么。

    不管怎么说,连牧擎苍都对杨笑下跪了,另外三大家族的家主也不想惹到他。

    所以向家家主率先站出来,斟酌了一下,抱拳行了个礼道:“杨公子,既然此间无事,我们向家便先离开了,你看?”

    杨笑根本懒得理会他们,闻言只是看了一眼对方,随意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至此,向家、韩家、纳兰家,苍澜城三大家族都不敢在这宴厅内都停留,各自带着家族众人离去。

    直到离开了宴厅,向帅宇、韩泽辉、纳兰欣欣三个小辈才勉强喘得过气来。

    刚刚宴厅之内的压力,对他们而言实在是太大了,生怕一个不注意就被杨笑抓出来当典型了。

    连牧擎苍之子,公子牧都被杨笑直接打残,更不用说他们了。

    不过出了宴厅之后,三大家族数十人纷纷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就云家收留的那个“小乞丐”,怎么可能有如此令人震惊的身份?可是牧擎苍对那少年的恐惧和恭敬,绝对不是作假。

    在没调查清楚的情况下,三大家族家主都很谨慎的,没有继续招惹杨笑。

    不过离开了宴厅之后,三大家主和客卿武王们都松了口气,开始说出自己内心的一些疑虑。

    向家家主皱眉:“这小子的身份看起来非同一般,回头调查一下,别真是什么大有来头之人。”

    纳兰家家主乃是书生气息的中年男子,有些警惕:“你这样明说要调查他,就不怕被他听了去,随后找你麻烦?武皇强者,感知可是极其敏锐的。”

    “呵呵。你还真相信他所说的,能随手灭杀武皇?”

    最后一脸匪气的韩家家主冷笑一声,根本不信杨笑拥有武皇以上的实力:“你们难道甘心看着云家抢走咱们生意?反正我韩天爵绝不会轻易放过这小子!”

    “哦?韩家主有办法?”

    向家家主和纳兰家家主都有些好奇的望过来,如果这韩天爵真愿意去当出头鸟,尝试招惹一下那小子,他们自然乐见其成。

    “那是自然。”

    韩天爵凶狠的说:“只要这小子一死,云家凭什么跟我们抢这次生意?不过先说好,到时候这次生意,我们韩家独占八成!”

    这个条件说出来,让向家家主和纳兰家家主面面相觑起来。

    他们又开始担心,万一那小子很好对付,那岂不是让韩家赚大了?

    不过他们各自心里都有打算,韩家愿意让出两成,已经还算良心了。

    “行,我向家答应了。”

    身材魁梧的向家家主率先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韩家主打算派谁去对付那小子?”

    “不需要咱们动手。”

    韩天爵摇了摇头,眼里露出一抹狠色:“这小子不是号称连武皇都随手可灭?我倒要看看,真正面对武皇的时候,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向家家主和纳兰家家主一听,顿时想到了一个地方去:秋月宗!

    这正是最近要出售六品木属性宝物的那个宗门,同样是陵南行省的高级宗门,在全省的排名仅次于凌霄宗,乃是排名第四。

    这秋月宗宗主,被称为“秋月夫人”,乃是将近一百岁的女武皇,对于武皇强者两百多岁的寿命来说,她的年纪正值巅峰,从外貌上看完全不老,看着像年轻美妇。

    据说,韩天爵的大儿子韩泽荣便是秋月宗的弟子,更重要的身份便是那秋月夫人的面首之一!

    被秋月夫人看上的韩泽荣,最近在苍澜城可谓风生水起,据说十分得宠。

    韩天爵看着另外两大家主的脸色,便面有得色:“或许二位还不知道,秋月夫人今晚便要来到苍澜城,本来是给我们韩家庆功的。现在看来,只能让夫人出手一次了。”

    听到这话,向家家主和纳兰家家主都是一脸震惊。

    想不到韩家大公子的面子竟然这么大,竟然能让秋月夫人都大驾光临,如此看来,这“杨公子”必无活路!而苍澜城内,韩家靠上了秋月宗,恐怕会一下子扶摇直上……

    一时间,向家和纳兰家两名家主都忧心忡忡。

    对他们来说,云家和韩家任何一家崛起,对他们而言都不算好事。

    只是,在江山庄园,他们如此忌惮一名小辈,实在有些丢脸,对他们来说,能把杨笑解决掉最好。

    向堂堂武皇秋月夫人认输,总比对一个少年小辈认输来得好!

    可惜,他们在商量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到这一切全都被杨笑给听了去。

    他在虚空剑葬修炼五百年,早已将感知修炼到了无比敏锐的程度,便是十里开外的寻常人聊天,他想听的话都是一清二楚。

    这时候,杨笑还在江山庄园的宴厅之内,听到了韩家家主韩天爵的打算,不由嘴角微翘。

    他就猜到这三大家族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秋月夫人?既然是秋月宗的宗主,来了正好,可以直接向她讨要那六品木属性的宝物!”

    杨笑反而有些期待对方到来了。

    此时宴厅内,就只剩下云家众人,还有一名看起来一脸油滑的中年“姜城主”,还有一些江山庄园的侍卫、侍女们。

    “想不到本城主有生之年,能见到杨公子这样的少年英豪,真是三生有幸啊,幸会幸会。本人姓姜,暂任苍澜城城主一职,认识一下,认识一下,嘿嘿。”

    姜城主搓着手说,脸上带着恭维的笑意。

    坐在他这位置上,基本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就算杨笑只是个毫不起眼的少年,但只要牧擎苍都对他下跪了,就足以证明杨笑的身份不凡。

    可惜杨笑看了他一眼,只是略点了点头,神情冷淡。

    对他来说,这姜城主根本没有结识的必要,这略略点头,还是看在云家今后还要在苍澜城发展的面子上。

    姜城主见状也不生气,丝毫不以为意,笑呵呵的开始吩咐侍女们,在宴厅内准备更加丰富的酒水、餐食。

    他人老精明,自然看得出来,杨笑对他态度已经比对三大家族的家主好得多了,这就足够。

    至于剩下的云家众人,直到现在还有些难以相信。

    余淑君、云舞儿,侍女诗诗,还有那四名武王,包括云铁山在内,望向杨笑的眼神中全都充满了震惊。

    整次凌霄宗合作事件,似乎只因为杨笑出现在了江山庄园,局势一下子就变了。

    甚至杨笑都没做什么,只是站在这里,那凌霄宗的牧擎苍长老就主动把事情为云家解决了。

    什么叫实力?

    这就叫实力!

    原本以为杨笑只是个小乞丐儿,结果谁能想到,他竟然是能让凌霄宗长老都下跪的存在?

    余淑君丝毫不觉得尴尬。

    现在的她,当然绝口不提要脱离云家的事了,而且她也似乎完全忘记了之前对杨笑的种种不敬,随随便便的笑道:“原来杨小兄弟身份惊人,这下咱们云家可发达了。老云,还不快谢谢人家杨小兄弟?”

    “还用你说?”

    云铁山现在特别郁闷,主要便是因为这个余淑君,还有女儿云舞儿。

    若不是她们母女俩刚刚闹出的笑话,对于云家来说,现在简直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但是现在,云铁山感觉杨笑肯定会对云家有意见,主要就是余淑君的缘故,毕竟之前余淑君对杨笑实在太无礼了。

    不过云铁山恐怕想不到,杨笑根本就没把她们母女俩放在眼里。

    对他来说,自己只要保云铁山平安就行了,至于其他人,与他何干?

    接下来,杨笑也根本没理会余淑君和云舞儿这对母女,而是在宴厅内大摇大摆的坐下,吃起了东西。

    云铁山见状,有些疑惑:“杨公子,事情已经办完,咱们不回去吗?”

    他现在还处于懵逼状态。

    完全想不明白牧擎苍为何这么怕杨笑,还说连凌霄宗宗主来了,都会对杨笑拜见行礼。

    杨笑说是因为他实力远超武皇,但云铁山自然不信的。

    要翻手灭杀武皇,至少得达到武宗的境界,但整个大夏皇朝,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武宗也是一百多岁的了。

    “再等个人,等她来了,把事情办完就可以回去歇息了。”

    杨笑十分悠闲。

    场中众人都有些疑惑,云铁山下意识的就问:“等谁?”

    “秋月夫人。”

    杨笑随意的说着,顺手喝了口果子酒下去,咂了砸嘴,觉得这酒有些太甜了。

    只是他这四个字说出来,当即让场中所有人都石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