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方清荷
    在这武道为尊的世界,唯有武皇才能御空而行,乃是所有人的共识。

    杨笑能够御剑飞行,已经说明了他至少拥有武皇的境界。

    加上他御剑飞行的速度,竟然比秋月夫人快上了四五倍,这让秋月夫人如何能不震惊?

    原本在她看来,这个少年没有丝毫修炼过的迹象,只是有一种令人舒服的气息,让她觉得如果能与这少年结合,对她的修炼会有不少好处。

    但现在来看,这少年完全就是隐藏了修为,在扮猪吃老虎啊。

    “整个大夏皇朝,绝不可能有如此年轻的武皇!”

    秋月夫人心头震惊。

    虽然她自己看起来也很年轻,但那只是外貌,实际上她已经将近一百岁了,而杨笑,她能够感觉出来,顶多也才二十岁出头,而且是实际年龄!

    二十多岁的武皇?

    秋月夫人连听都没听说过。

    别说是大夏皇朝,就算是周边几个国度全都加起来,都不可能出现这等人物,难道说,这少年是来自“龙圣宗”?

    那龙圣宗,乃是统治着包括大夏皇朝在内,总共十多个国度的超级宗门,虽然平日里不过问大夏皇朝之事,但逢年过节的,大夏皇朝总要向龙圣宗上贡,价值至少数百万金币的奇珍异宝。

    秋月夫人乃是武皇层次,自然知道关于龙圣宗的一些事情,但具体的也不清楚太多。

    在她眼里,眼前被称为“杨公子”的少年,一下子披上了神秘面纱,甚至有可能跟龙圣宗扯上关系,就让她不得不改变态度了。

    只是一手超快速度的御剑飞行,便让秋月夫人联想到了这么多东西。

    “秋月夫人,你怎的如此之慢,要不要我载你一程?”

    杨笑回头看了一眼秋月夫人,淡淡说道。

    “虽然不想麻烦杨公子,不过为了节省杨公子的时间,还是有劳杨公子载妾身一程了。”

    秋月夫人风姿翩翩,御风而行,好不容易才追上来,踩上了杨笑脚下飞剑。

    堂堂武皇,若不是杨笑停下来等她,她恐怕早就被甩得没影儿了。

    她近距离看了杨笑一眼,很明显这少年平平无奇,连武修气息都没有,但她总觉得在他身上有种特殊的气息,令她忍不住想要拥有他。

    只是现在,她见识到了杨笑的御剑飞行手段,却是不敢对他有任何不敬了。

    “到了秋月宗,你将那六品宝物送我,我可答应你一个要求,你看可否?”

    杨笑询问起来,算是在提出一个交易。

    这话,让秋月夫人眸子里浮现出一抹喜色,这少年神秘无比,深不可测,他答应的一个要求,岂不是价值珍贵无比?

    她相信自己的眼光。

    所以这个买卖,她相信绝对划算。

    “妾身怎么敢劳烦杨公子?那六品宝物您拿去便是,至于要求,妾身不敢提的。”

    秋月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柔媚的看着杨笑。

    不得不说她这诱人的姿态,对于任何男性都有着十足的杀伤力,可惜对杨笑来说,他却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眼里没有这秋月夫人一样。

    “无妨,你尽管提便是了。”

    杨笑淡淡说道:“当然,若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我可不会答应。”

    秋月夫人一下子熄火了,本来她倒还真想试试,能不能让他跟自己欢好一次?

    现在看来,杨笑早有准备,预防了她提出这样“过分”的要求。

    既然如此,秋月夫人也就不再纠结,她略一思考,道:“在我秋月宗,年轻一辈第一天才名叫‘方清荷’,本该在二十岁便踏足武王了,可惜遭了一种罕见病症,导致她武道始终停滞不前,如今已有四年时光,实在可惜。”

    “不知道杨公子,可否有办法帮她治愈顽疾?”

    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秋月夫人内心可是考量过的。

    一个方面,方清荷的确是她很看重的一名天才女弟子,甚至能继承她衣钵,未来成为秋月宗宗主的。

    另一方面,那罕见病症整个大夏都无人可治,她提出这个要求,要是杨笑无法解决的话,内心肯定就会有一些愧疚,觉得会欠她一个人情。

    这对她未来发展,有着极大的好处。

    虽然暂时她不知道杨笑的真正身份,但毫无疑问,从他言行举止乃至于御剑飞行的手段来看,都是需要恭敬结交的存在。

    “方清荷?等到了秋月宗再看看。”

    杨笑点了点头,脸色没什么变化,虽然载了两人一起御剑飞行,但丝毫不影响他的速度。

    从苍澜城离开不到半个时辰,他眼前便出现了一条浩荡的江流,在那江流之旁,出现了一片亭台楼阁,被一片茂密花海所包围,这处亭台楼阁聚集地,便是秋月宗的山门所在了!

    秋月宗靠着“秋月江”,乃是陵南行省内一条大江,正因为此江的名称,秋月夫人当年才会选择在江畔建立宗门。

    如今,秋月宗人才济济,光是武王级别的长老就有一百余人,势力范围更是延伸到周围一大片区域,囊括了好几座城池。

    苍澜城的家族对秋月夫人如此敬重,可不是没理由的。

    甚至秋月夫人只要一句话下去,整个秋月宗派系的势力,都会与苍澜城那些家族为敌,在各方面对他们排挤打压,哪怕是向家、云家这样的苍澜城大家族,都承受不了。

    当然一般情况下,合作是宗派和家族之间的主流,不是什么深仇大恨的话,秋月宗绝不会行此下策。

    “杨公子,请。”

    到了秋月宗,秋月夫人便在前面领路,直接在一处最豪华的沿江阁楼处停了下来。

    这栋沿江阁楼“观江楼”,乃是整个秋月宗内最为奢华的阁楼,一般来说,都是身份地位超过了秋月夫人的大人物来此,才有资格在这观江楼休息。

    如今,秋月夫人直接把杨笑请到了观江楼来,可见她对杨笑的重视。

    这观江楼风景不错,放眼望去,整条浩荡的秋月江波澜壮阔,从窗外波涛涌现,十分壮丽,又能俯瞰整个秋月宗,所有宗内亭台楼阁,灯火辉煌,尽收眼底,有一种整个秋月宗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

    日落晚霞照映之下,夜空中寂寥星辰点点,更显秋色苍茫。

    “把那方清荷带过来吧。”

    杨笑进了观江楼,带着苏怜随意在窗边坐下,眺望着远处风景,倒也悠闲自在。

    “杨公子请稍等。”

    秋月夫人恭敬的躬身,她那半透明的鹅黄色长裙,几乎都遮不住她胸前那对傲然,无比的妩媚诱惑。

    只可惜,杨笑根本就当没看到她一样,眼神淡然。

    “来人,给杨公子上茶,把咱们秋月宗最极品的‘秋月饮’取出来。”

    秋月夫人喊来了一众侍女,然后才离开了观江楼,准备去把她最看好的弟子“方清荷”喊过来。

    她红唇微翘,暗想这方清荷的病症,想来这杨公子也无法解决,到时候也就顺带跟这杨公子搭上关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