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忧郁少女
    杨笑坐在观江楼窗边,喝着侍女泡来的茶水“秋月饮”,感觉这茶还算不错,可比之前在秋云驿喝到的所谓“神木龙井”好了不知多少个档次。

    像“秋月饮”这级别的茶叶,甚至有资格流入大夏皇宫,不愧是陵南行省第四大宗门,秋月宗中最顶级的茶叶。

    不过这茶叶,想来产量不会太多,市面上更不可能有所流通。

    “六品的木属性宝物,若是给苏怜戴上,至少能让她修炼‘乙木剑诀’的速度翻上一倍!如此一来,她成长速度就快得多了。”

    杨笑心中想着,只是这速度他还是不满意,可惜没有七品的元素属性宝物,要不然修炼速度至少快上两倍。

    当然,如果能有超品的宝物,那就更恐怖了,能让她修炼剑诀速度快上三倍到五倍。

    要知道苏怜身为剑侍,本身天赋就十分出众,修炼速度不慢,凭“乙木剑诀”之精妙,配合超品宝物加成的话,半年之内恐怕都能够匹敌武皇了。

    可惜,整个陵南行省连七品宝物都见不到几个,更不用说超品宝物了。

    那可是大夏皇族都奉为至宝的东西,整个大夏皇朝的超品宝物数量,加起来不超过十件。

    杨笑在打量着苏怜,少女被他看得心里毛毛的。

    “杨公子,你在看什么?”

    苏怜脸色微红,她端坐在杨笑对面,被他盯得紧张,只能握着茶杯,假装在喝茶的样子,实际却根本连一滴茶水都没沾到。

    她有些想不通,刚刚那秋月夫人那么好看,他都不看,现在却盯着她看?

    “没什么。”

    杨笑嘴角微翘:“我只是在想,等你以后拥有匹敌武皇的实力,会不会就不像现在这么胆小了?”

    说是剑侍,实际上对杨笑来说,并不是将苏怜当作侍女的。

    剑侍和侍女,差别还是挺大的。

    侍女不用多说,便是服侍他,负责他日常起居的仆从。

    但剑侍,成长起来之后,可以说是杨笑的左右臂膀,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会是他的得力助手。

    像苏怜这种性格,当个侍女还好,以后要是有什么任务需要她单独完成,怕是难以搞定。

    “我,我不知道呀……”

    苏怜脸色更红了。

    说来也怪,原本她在秋云驿的时候,也没这么胆小的。

    她觉得,肯定是自己一下子到了新的环境,所以有些不适应吧,等到以后习惯了应该会好些?

    只等了一会儿,秋月夫人便带着人来了。

    “杨公子,这位便是本宗最具天赋的弟子,方清荷了。”

    秋月夫人推开了门,微微笑着,把一名身穿粉色长裙的少女送了进来。

    杨笑看了一眼,顿时眼前一亮。

    如果说秋月夫人是妩媚的话,那这方清荷便是极致的清纯,可以说完全是两种极端。

    少女方清荷,一头雪白长发飘然,一双眼眸竟是浅蓝之色,透着点点忧郁,玲珑有致的身材堪称完美,诱人曲线便是杨笑见了,都有些心动。

    杨笑曾经在大夏皇宫中见过的极品女子绝对不少了,从容貌上能与这方清荷相比的也有许多。

    但这方清荷却有种独特的气质!

    进屋之后,少女方清荷看了一眼杨笑,又看了一眼苏怜,接着便低下了头,浅蓝色的眸子里闪过失望神色。

    或许,她是觉得就凭杨笑这年纪,怎么可能有办法治得好她的怪病?

    她二十岁便达到了武灵巅峰,如果能一举突破到武王,那就算在整个大夏,都是极其惊人的天赋,甚至比一些大夏皇族天才更加厉害!

    但就在那一年,她染上了一种怪病,一头浅蓝色的头发一夜之间变成了雪白,体内武王层次的武脉彻底萎缩,让她始终只能保持在武灵巅峰的境界。

    到现在四年时间,秋月夫人为了她,甚至找遍了附近好几个行省的老医师,都对她这怪病束手无策。

    她甚至都有些绝望了。

    没想到今夜,秋月夫人竟然又为她找来了一位身份尊贵的存在,说是有可能治好她的怪病。

    结果过来一看,对方竟然是个比她还小的少年?

    方清荷很是失望!

    “宗主,您说的尊贵前辈,便是这个公子哥?”

    一个疑惑的青年声音传来,紧接着一名白衣青年踏入了房内,伸手指着杨笑,一脸的难以相信。

    杨笑瞥了他一眼,见这青年长得跟少女方清荷有点像,同样有浅蓝色的眸子,一头清爽短发也是浅蓝,看着倒是挺英俊,应该才二十六七岁,竟已经有初级武王的境界了。

    这可比什么向帅宇、公子牧要强得多了,只是这层次的话,依旧不会被杨笑放在眼里。

    “方清寒,你真是放肆!这位乃是杨公子,便是本宗主都要以贵客之礼待之。”

    秋月夫人顿时不悦:“还不快给杨公子道歉?”

    “这……”

    那青年方清寒愣了一愣,没想到秋月夫人竟然对杨笑这么重视。

    “不必麻烦了,闲杂人等全都退出去吧。”

    杨笑却是摆了摆手,根本就没把那叫方清寒的青年看在眼里。

    闲杂人等?

    那方清寒当时就不服了,冷声说道:“我是方清荷的哥哥,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好我妹妹?这四年来,我可是翻遍了不知多少古籍典籍,都没找到类似症状!”

    “让你出去你就出去。”

    杨笑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

    “方清寒,走。”

    秋月夫人一瞪眼,一抬手便将那方清寒推到了房间外去。

    然后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杨笑道歉:“抱歉了,杨公子,门下弟子不太懂事,还请见谅。不过清荷这怪病,你看着能治好么?”

    “可以。给我半个时辰便可。”

    杨笑只是看了一眼方清荷,这一眼就仿佛将她整个人都看透了。

    少女有种感觉,就是在眼前这名少年面前,仿佛自己完全没有任何秘密一样,他的眼神,似乎能够看破自己的灵魂……

    “那就麻烦杨公子了。”

    秋月夫人拜谢,紧接着也退出了房间。

    那方清寒在外头闷闷不乐,见秋月夫人退出来,他连忙问道:“夫人,这小子当真能治好清荷?”

    “等着便是了,废话什么?”

    秋月夫人轻哼了一声,没理会他。

    她其实也很怀疑,杨笑是不是真能治好方清荷,如果真能治好的话,她想要让杨笑欠自己一个人情的打算岂不是泡汤了?

    不过,方清荷这怪病实在古怪,找了多少老医师都治不好的。

    秋月夫人觉得,就算这位杨公子身份神秘,实力惊人,想要治好这病症的可能性也不大。

    “就这小子,还敢说我是‘闲杂人等’。”

    方清寒兀自不爽,冷哼说道:“依我看,就是个江湖骗子罢了,宗主您怎么会被他骗了?他要真能治好我妹妹,我都能给他跪下磕头!”

    “让你少废话,你听不懂是么?”

    秋月夫人简直要气疯,这方清寒,仗着是现在秋月宗天赋最高的年轻人,竟然连她的话都不听了?

    看来,回头是要好好关他一次禁闭了!

    眼看着秋月夫人真怒了,方清寒这才彻底闭上了嘴巴,不过眼神还是充满了怀疑和不屑。

    在他眼里,杨笑能治好他妹妹简直是不可能的。

    ……

    观江楼,阁楼内。

    忧郁少女方清荷有些忐忑的席地而坐,盘起长腿,端正挺胸,这是杨笑交代她要保持的姿势。

    “这家伙,到底想搞什么鬼?”

    方清荷内心有些不安,她看杨笑没有丝毫武者气息,暗想宗主该不会是遇到江湖骗子了吧?

    反正她决定,一旦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她立刻就起身反抗。

    在她眼里,杨笑和苏怜这俩人加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

    “杨公子,这位姐姐到底是怎么了?”

    苏怜看着好奇。

    “只是碰触了一件至寒之物,导致武脉萎缩,还好当初她只是触碰了一下,若是接触得更久一点,恐怕整个人都成冰块了,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

    杨笑悠哉悠哉的说道。

    却不知道,他这简简单单的话语,让席地而坐的少女方清荷心头大为震惊。

    因为,她这怪病还真是这样来的,这所谓“杨公子”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