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蛤蟆想吃天鹅肉
    云府大门口。

    向家家主向钢,乃是一名魁梧的中年武王,他这次来云家,就带着一个儿子向帅宇,还有向家两位武王长老,分别是向帅宇的伯父和叔父。

    四人来到云府大门口,由两名武王长老各自提着一个红木箱子,似乎装着一些贵重的东西。

    他们向云家侍卫说明了来意,便在门口等候了起来。

    无论是向钢还是他儿子向帅宇,现在脸色都不是太好,毕竟一夜之间,向家产业缩水了将近一半,全都落入了云家之手,秋月宗、凌霄宗与向家合作完全中断。

    这简直是要了向家的命。

    这样下去,别说养那些客卿武王了,便是他们向家自己人都养不起了。

    情急之下,向帅宇便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来向杨笑的侍女提亲。

    他是何等身份?

    苍澜城的向家嫡子,未来将会继承向家的一切,武道天赋也相当出众,年仅二十二岁,便已经是初级武灵!

    纵然杨笑身份远超他了,他的侍女仍然只是侍女啊!

    秋月夫人收了杨笑到枕边,对一个侍女,不可能有多待见。

    只是从杨笑与苏怜之间的关系看,似乎杨笑很重视她,所以向帅宇想到这个法子,如果能将侍女苏怜拿下的话,也就跟杨笑搭上了关系。

    在向家人眼里,苏怜只是区区侍女而已,让她嫁到向家,当向家的大少奶奶,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断然没有理由拒绝。

    他们还在云府大门口等着,后方街道上就传来了一个刺耳的讽刺声:“哟,这不是向家家主和向大公子吗?怎么在云府大门外站着,吃闭门羹了?”

    “韩天爵?”

    向钢回头一看,脸色一沉,果然见到韩家家主韩天爵正带着两个儿子,还有两名武王长老朝着这边走来。

    韩家两名少爷,一个韩泽荣,此前乃是被秋月夫人看上,收至床榻,很是风光了一阵子,可惜今早传来消息,这韩泽荣竟然被逐出了秋月宗!

    这对他和韩家来说,都是个无比沉重的打击。

    还有一名韩泽辉,就是一个吊儿郎当的轻佻青年,二十一岁武师巅峰,距离武灵也就一线之隔。

    一脸匪气的韩家家主韩天爵,带着两个儿子来到云府,摆明了和向家一样的主意,想要向云家提亲!

    而且,提亲对象不可能是云舞儿,必定是杨笑的侍女苏怜。

    不是他们瞧不起云舞儿,而是苏怜更好下手一些。

    毕竟云舞儿乃是云家嫡女,现在云家崛起,人家很难再看得上向家、韩家的嫡子。

    而苏怜就不同了,身份只是一个区区侍女,他们家族嫡子来提亲,几乎是十拿九稳的。

    昨晚,向家和韩家联手合作,想要把云家整得没落。

    但现在,向钢和韩天爵已经势同水火,很明显是为了争夺向一个“侍女”苏怜提亲,而公然对立了起来。

    “韩天爵,你带你大儿子过来,是想让你大儿子提亲?”

    向钢一眼望见了韩家长老手里提着的两大红木箱子,不屑的笑了一声:“被秋月夫人逐出宗门的小子,有什么资格和我家帅宇争女人?”

    这话戳到了韩泽荣的痛处。

    他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有些阴狠:“向家主。就你这儿子,秋月夫人连看都看不上呢,连被逐出宗门的资格都没有,也配与我相提并论?”

    他昨晚见过苏怜了,觉得这侍女还算不错,如果能娶进门,搭上杨笑的关系,对他未来发展有不少好处。

    很明显,现在杨笑在秋月夫人身边十分得宠,否则云家岂会得到秋月宗的全力支持?

    “我在跟你爹说话,小辈插什么嘴?不成体统!”

    向钢冷哼了一声,呵斥了韩泽荣一句,摆起了长辈的架子。

    “我儿子的话,就能代表我韩天爵的话。”

    韩天爵开始维护自己儿子,冷笑一声:“我韩天爵两个儿子皆是人中之龙,我们韩家今日来此,便是让那苏怜姑娘随便挑一个都行,就看她喜欢哪一位了!”

    这时候,韩家众人也走到了云府大门口。

    两家的武王都提着红木箱子,十分显眼,应该是装了不少贵重之物,作为苍澜城四大家族之一,他们两家给出的聘礼,价值绝对不低!

    当然,这也得分对谁来说。

    对杨笑来说,就算对方把两大家族都送过来,他都是不屑一顾的。

    当向家和韩家同时出现在云府大门口的时候,云铁山他们终于到了。

    向钢和韩天爵各自心中一喜,连忙想要上前说话,不过却一眼看见了走在云铁山身旁的杨笑,顿时被吓了一大跳。

    这小子,不是被秋月夫人带去秋月宗了吗?

    为什么今天一早就出现在云家?

    一时之间,向韩两家之人心思都活络起来,不停的猜想到底是怎么回事。

    “向家主,韩家主,两位来我云府,有何贵干啊?”

    云铁山虽然是在询问,但扫了一眼对方手里提着的大红木箱子,已然心里有数。

    “既然杨公子也在,那我们就不多说什么废话了。”

    向钢看了一眼杨笑,成熟脸上堆起了笑容:“我们向家,希望能向杨公子提亲,让杨公子的侍女苏怜,嫁给我们向家大公子向帅宇如何?这是价值两万金币的聘礼!而且只要苏怜姑娘嫁到我们向家,我们立刻送出两套别院、一家商铺,划到苏怜姑娘名下!”

    “杨公子,这向帅宇是什么德行,您昨晚也已经看清楚了,早就跟纳兰家丫头勾搭上了!”

    这时候,那一脸匪气的韩天爵竟也堆起了笑容,不屑的看了眼向帅宇说道。

    “不错,杨兄。”

    那韩家二公子韩泽辉笑着对杨笑说:“我韩泽辉虽然不如您英俊潇洒,却也是一表人才,武道天赋也不差,最主要是没有劣迹,人品端正!若能得苏怜姑娘垂青,必好生待她一生一世,永不相负!我们韩家,愿出三万金币的聘礼,而且有两套商铺,三套别院,都将属于苏怜姑娘的!”

    这种情况,云铁山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杨笑,显然想让杨笑自己拿主意。

    直到这时,杨笑才懒洋洋的瞥了大门口几个青年一眼,就像在看着一堆垃圾一样:“就你也配叫我‘杨兄’?你们也都别争了,就你们这样的渣滓,也敢到我剑侍面前来显摆,简直蛤蟆想吃天鹅肉!还不都给我滚?”

    这话说出,那向家和韩家众人一下子沉下脸来,特别是那三个“公子”,脸都被气成了猪肝色。

    渣滓?

    蛤蟆?

    这什么所谓的杨公子,简直是欺人太甚啊!

    他们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有遭到过如此奇耻大辱,不但是侮辱了他们个人,更是侮辱了他们的家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