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狂放不羁,笑傲江山!
    帝魔天几乎要崩溃了。

    如果是他全盛时期,说不定还能跟这“万古饮魔剑”一较高下。

    但现在,他才复活十年,到现在才勉强恢复到“魔宗”的实力。

    这种情况下,想要对付那位“镇魔剑帝”流传下来的万古饮魔剑魂,根本就不可能。

    全盛时期的帝魔天,虽然也是最强的“帝”字境界,但镇魔剑帝,被冠以“镇魔”二字,绝对是方方面面都克制魔修的。

    自己,不是对手。

    帝魔天可以确定这一点。

    他原本想要隐藏着慢慢发展,直到完全恢复,在世间开创一个“魔道世界”。

    哪里想到,他培养的魔修手下竟然引来了如此可怕的存在?

    “闭……嘴!”

    当帝魔天愤怒的吼出这两个字的时候,韩泽荣一下子惊呆了。

    恐怖的漆黑魔气,就再次汹涌而出,竟然朝着那韩泽荣卷过去,将他彻底笼罩了起来。

    “魔天大帝!魔天大帝!您怎么了!我是您忠实的信徒啊!”

    韩泽荣简直难以置信,被无尽魔气困住,竭斯底里的喊了起来。

    他根本就不敢相信。

    他最崇拜的帝魔天大人,竟然不去对付一个外人,反而要杀他?

    难道,这个杨笑真的有什么逆天之处吗?

    只可惜,他永远都得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仅仅片刻,那汹涌魔气就把韩泽荣整个身体彻底吞噬,甚至连渣渣都不剩,浑身精血都成了帝魔天的养分。

    魔炼窟内的血腥味,又浓郁了一分。

    杨笑眯了眯眼睛。

    看着帝魔天反而将其手下杀掉,杨笑根本就无动于衷。

    因为在他眼里,那韩泽荣早就是个死人了,不过是早死晚死的区别罢了。

    帝魔天出手,还省的脏了他的手。

    “我们合作……如何?”

    帝魔天的声音浑厚,表明了自己意见。

    “你觉得,我需要跟你合作吗?”

    杨笑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个帝魔天,想法似乎有些天真。

    “你!”

    帝魔天怒意横生:“本魔帝若是拼命……你绝不好过!”

    “那就拼来试试?”

    杨笑难得遇到一个好玩的对手,当然不会就这样放过。

    更何况,魔道老祖,人人得而诛之!

    “魔……道……纵……横!”

    下一刻,帝魔天眼看着杨笑无动于衷,终于彻底愤怒。

    随着他这四个字的怒吼,他整个岩浆之躯竟然开始崩裂,分解起来。

    与此同时,他体内所有魔气全部都融合成了一道道魔气风暴。

    这些魔气风暴,在魔炼窟内八方纵横,每一道魔气风暴,竟然融合了来自帝魔天的血肉精华。

    一时间,本来只恢复到魔宗的帝魔天,竟然爆发出了超越魔宗的力量!

    魔宗相当于武宗,是在武皇之上的一层境界。

    但在武宗之上,还有什么境界,杨笑都还不是很清楚。

    他只知道,武道至极的巅峰被冠以“帝”字。

    而这帝魔天虽然解体爆发,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依旧跟“帝者”差了不知多少倍。

    总共一十八道魔气风暴,从四面八方朝着杨笑汹涌而至。

    整个魔炼窟,甚至都开始地动山摇,剧烈颤动起来。

    这魔道纵横的手段,已然能够撼动空间!

    在魔气风暴划过的半空,空间都变得有些许扭曲。

    换成大夏皇朝其他任何人来此,见到此景,恐怕都要被吓得跪地求饶。

    毕竟,撼动空间,那可是龙圣宗的大人物都做不到的。

    但对杨笑来说,这力量反而激起了他的热血。

    “哈哈哈哈哈!”

    他大笑三声,体内都沸腾起来。

    杨笑的本性,便是狂放不羁,笑傲江山。

    在虚空剑葬五百年,也没能磨去他的性子。

    只是在遇到帝魔天之前,他所遭遇的对手层次都太低了,根本无法引起他的兴趣而已。

    至于现在,终于有了点意思。

    在他的大笑声中,万古饮魔剑,动了。

    ……

    整个魔炼窟都颤动着。

    在魔炼窟第十二层的人质们,都被吓得瑟瑟发抖。

    偏偏,他们还听到从下层传来了杨笑的大笑声,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那小子是疯了吧?面对上古老魔竟然还大笑!”

    云舞儿脸色惨白,她现在满脑子都是绝望,觉得自己肯定死定了。

    她甚至在考虑,自己要不要为了活命加入魔道?

    虽然吞噬活人精血太恶心了,但是,总比死了好吧……

    至于虞小雪,则是娇躯发抖,紧咬着牙关,死死盯着通往下方的洞窟。

    从洞窟方向,不断有黑气冒出,但很快又消弭下去。

    整个洞窟不断颤动,仿佛在地震一样,洞壁岩层上甚至都开始出现一些裂痕。

    他们怀疑,这样下去,甚至不需要帝魔天来收拾他们,他们直接就会被埋葬在这地底下了。

    偏偏,现在他们都被黑色魔气缠身,就算没人拦着他们,想跑也跑不了。

    人质中,有一个少年,吓得整个人直哆嗦。

    他身穿白衣,看起来才二十出头,乃是聂家年轻一辈最优秀的天才,名为“聂子云”。

    聂子云眼里带着无穷的绝望,不停的喃喃自语:“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

    他回想起一路走来,被魔修吞噬了精血的那些活人惨状,整个人精神彻底崩溃。

    “我要自杀……我要自杀!”

    他眼里变得疯狂起来.

    “聂子云,你别想不开啊!”

    虞小雪就在他旁边,见状连忙劝道:“说不定杨宗主能打赢那个帝魔天呢?咱们就都不会死了!”

    她虽俏脸惨白,但始终还在坚持,就是因为对杨笑抱有期待。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聂子云神情恍惚,蹲在地上,狰狞着脸,咬牙切齿起来,竟然开始自碎经脉!

    如果是平时,武修自碎经脉还真能自杀,只要碎得彻底就行了。

    但现在,为了确保人质的性命,却有黑色魔气缠绕着他们。

    聂子云是自碎了经脉,但那黑色魔气却护住了他的心脉,让他没能够自杀成功!

    不多时,他就倒在地上,连呼吸都变得微弱。

    只是他就是死不掉!

    也就在这个时候,整个魔炼窟的震动终于停息下来。

    一个身穿黑袍的少年,缓缓从洞窟走出。

    这少年,不是杨笑是谁?

    所有人看着杨笑的身影,顿时呆了。

    他,竟然活着出来了?

    简直不可思议!

    虞小雪等人质们纷纷喜极而泣,但还有两个人质,却是愣在当场。

    一个就是云舞儿。

    她从来没想过杨笑还能从魔炼窟最深处活着出来!

    现在她脑子里一片混乱,想来想去都觉得,该不会是这杨笑投奔了帝魔天,加入了魔道势力吧?

    至于说杨笑除掉了帝魔天,她无论如何都不会信的。

    还有就是那个聂子云。

    他刚刚都绝望的自杀了,结果,那去找帝魔天麻烦的小子竟然活着出来了。

    聂子云仍然全身剧痛。

    而这剧痛,似乎是对他刚刚胆小的讽刺。

    早知道如此,他自碎经脉做什么?

    其他人质纷纷看了一眼聂子云,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不可能,不可能的……他绝对是加入了魔道,你们看着吧,等会儿他就要活活吞掉你们的精血了!”

    聂子云发疯似的说道。

    他不相信这世上有人能够击败帝魔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