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龙吟宗,乾老医仙!
    儿子再蠢,他也得乖乖给儿子付钱,保住他的性命。

    聂刑天扫了一眼聂子云,现在当真是怎么看都不顺眼。

    毕竟,他十年前赶出家门的废物聂萧云,竟然都修成了高级魔皇,给他带来了很大打击。

    别的不说,至少聂萧云性格隐忍,能屈能伸。

    在看看小儿子聂子云……

    听说是忍受不了恐惧就想自碎经脉自杀?

    简直把聂刑天气了个半死。

    “二十万就二十万。”

    聂刑天忍痛答应了条件,然后说:“不过我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金币,得回去家族,才能慢慢凑齐。”

    “无妨,我先帮你把儿子治好了,回头你们都把金币送到苍澜城云府便可。”

    杨笑说了句,根本不担心他们会赖账。

    要有人赖账的话,他迟早会让他们翻倍还回来!

    话音落下,杨笑便抬起手,十一道“清灵流光剑印”射出,分别将十一名人质体内黑气都驱散掉。

    接着又一道花游风剑印,让那白衣少年聂子云体内经脉开始恢复。

    只要是杨笑出手了,这些小辈便能迅速痊愈。

    倒是有一个人质,是一名少年,杨笑并未给他驱散魔气。

    这也是唯一一个,他母亲不愿意花费这十万金币救他的。

    那就是来自羽林城的樊家家主,樊韵婕!

    她儿子樊莫,被抓来当人质,此刻被魔气缠绕,甚至侵蚀入骨,但她依旧不愿意花费十万金币救他。

    “樊家主,十万金币而已,何必呢?”

    其他家主自己花了十万金币,有些肉痛,于是便对樊韵婕劝了起来。

    樊韵婕身穿黑衣,身材高挑,乃是一位风韵犹存的美妇。

    她看了眼自己的儿子樊莫,淡淡说道:“最近来自龙吟宗的乾老,正在我们羽林城樊家作客。乾老是德高望重的老医仙,肯定有办法驱散我儿子体内的魔气。”

    这话一出,众家主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龙吟宗,乾老医仙!”

    他们都听说过这位老医仙的名号。

    龙吟宗,乃是古鹰行省第一大宗门!

    乾老医仙的名号,则是整个大夏南部都传遍了的,专治各种疑难杂症。

    他们纷纷感慨,有乾老医仙在樊家作客,似乎真的用不着花这十万金币。

    “还有半个月,便是皇家武道学院大比。古鹰行省的龙吟宗,和风腾行省的北斗宗,都会应邀来南皇城作客,怪不得乾老医仙会在这时候到来。”

    其他家主都很清楚,为何乾老医仙会到樊家作客。

    樊韵婕的丈夫,也就是樊莫的父亲,原本是龙吟宗的弟子,于是樊家就和龙吟宗搭上线了。

    所以乾老医仙,来陵南行省第一站肯定是到羽林城樊家。

    “乾老医仙?”

    杨笑听着他们讨论,根本没在意这个名号。

    魔道手段,诡异莫测!

    就连他,都是依靠“清灵流光剑印”才能驱散他们体内魔气,而这招剑诀,乃是传承自上古时期。

    现如今,魔道不知多久没出现了?

    别说那乾老医仙,便是整个大夏,恐怕都找不出任何人能驱散他们体内魔气!

    不过,杨笑并未在意。

    反正那少年樊莫是死是活,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云将军,咱们回去吧。”

    杨笑一边说,一边看了眼其他家主:“三天之内,你们记得把金币送到云府!”

    “是是是。”

    包括聂刑天在内,各位家主立刻答应起来。

    他们已经把各自子女带到了身边。

    这一次几经波折,总算把子女救了回来,结局还算不错了。

    有几个家主,还是懂得感恩,这时候还向云铁山道谢,还感谢杨笑不杀之恩。

    “对了。”

    就在杨笑准备离开的时候,来自神木城的雪断崖忽然想起一事。

    他对着杨笑的背影,无比恭敬的问道:“不知道杨公子,是哪一个宗门的宗主?”

    “虚空剑宗!”

    说完这句话,杨笑就带着云铁山、云舞儿,径直御剑飞起,凌空入云!

    至于唐浅予,自然是骑着大白,远远的跟在后面。

    魔殒山顶,只留下那神木城的雪断崖,脸色彻底僵硬。

    虚空剑宗,杨宗主!

    这位不正是击败了他们雪家武皇,雪忆晴的那位少年吗?

    自己竟然没认出来!

    雪断崖简直想打自己两巴掌,这绝对是一个可以结交到杨笑的大好机会啊!

    可惜,竟然被他硬生生的浪费掉了,还花了十万金币……

    他的心都在颤抖。

    而虚空剑宗四个字,也彻底刻在了其他家主的心中,再无法忘怀。

    “樊莫,我们也走。”

    眼看着杨笑离开,那樊韵婕终于松了口气,一手拎着儿子樊莫下山。

    少年樊莫眉目清秀,却被黑气缠绕。

    他看着其他被解救的人质,心里还是有点得意的。

    其他人想要得救,必须付出十万甚至二十万金币。

    但他樊莫,只要被带回樊家,就有乾老医仙帮忙医治,一下子省下了十万金币!

    “唉,十万金币啊!”

    众家主叹了口气,都十分心疼,也有些羡慕樊家。

    “你们还好,我这蠢小子,竟然自碎经脉,害得我聂家要交二十万金币。”

    聂刑天是真要被气死了。

    他儿子聂子云躲在他身后,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不过还好,聂少爷天赋仍在,年仅二十三岁,便已是高级武灵,将来可是能继承聂家主衣钵的啊!”

    其他家主都有些羡慕。

    二十三岁的高级武灵,整个陵南行省都极其少见。

    如果顺利的话,四十岁左右就能踏足武皇!

    “听到了没?回去给我好好修炼!”

    聂刑天恨恨教训了一番儿子,便带着他飞走了。

    其他家主,也都一边心疼着十万金币,一边一起下山去了。

    只可惜,没有人知道。

    那少年樊莫回到羽林城樊家,等待他的将是何等的噩梦!

    魔道手段,诡异邪恶。

    这些缠绕着他的魔气,将会给他带来地狱般的痛苦。

    最重要的是,那乾老医仙,还真没多大可能帮他驱散这些魔气。

    到时候樊韵婕若是反悔,想请杨笑出手,杨笑还真懒得出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