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天武冲穴
    在杨笑眼里,连那韩敏金都如同蝼蚁,更何况眼前两个不知所谓的少女?

    他根本没理会她们,直接闭目养神起来。

    他连眼睛都不用睁开,就能依靠神识将整个场馆的情况掌握得一清二楚。

    在观战席最高处,来自皇城的禁军侍卫,韩敏金已经在众人簇拥下,坐在了最中央的位置上。

    很明显,在如今的陵南分院,以韩敏金的身份最为尊贵。

    他身披黄金甲,神情冷淡,对他来说,这整个陵南行省,都没有值得他在意的人物。

    云舞儿坐在他身旁,表情倨傲。

    周围不少人,都围着他们在恭维。

    其中,包括陵南分院的院长、南皇城的城主、南皇城聂家家主聂刑天。

    他们三个都是中级武皇的境界,在整个陵南行省,乃是当之无愧的大人物,平日里站在云巅!

    而今日,当韩敏金到来的时候,他们全都只能沦为陪衬了。

    聂刑天身材魁梧,就坐在韩敏金身旁,脸上带着恭维的笑容:“韩禁军,此次那虚空剑宗的杨宗主,恐怕是不敢来了,毕竟一来就是送死!”

    韩敏金轻蔑一笑:“无论他来与不来,都只有死路一条!不过是早死晚死的区别罢了。”

    周围众人尽皆笑了起来。

    “说起来,那虚空剑宗的杨宗主,倒是为我们除掉了一个魔道势力,还是有些功劳。可惜,既然他与韩禁军有仇,那谁也保不了他了。”

    南皇城的城主老头儿笑着说道,他头发花白,这辈子几乎已经没机会踏足武宗。

    所以他就专注于结交关系,为以后子孙尽可能谋取福利。

    “那是自然。”

    陵南分院的院长,乃是一名风范儒雅的中年男子,他双目神俊,上下打量着云舞儿,不由啧啧称奇:“话说回来,我记得舞儿前些日子还没达到武灵呢。如今竟然已有武王的气息,当真不可思议,韩禁军手段通天啊!”

    “区区小手段,不足挂齿。”

    韩敏金淡淡一笑,有种高傲流露出来。

    他在这七日之内,可是给了云舞儿两件礼物。

    其中一件礼物,乃是一套极品灵具,完全能让云舞儿的实力提升一倍以上。

    而另一件礼物更为关键,乃是一种功法“天武冲穴”。

    韩敏金对云舞儿施展了天武冲穴,便让她的修为暂时达到了初级武王,效果能够维持三天!

    这功法乃是传承自大夏皇室,正因为有此功法,他才有把握让云舞儿成为学院大比的第一。

    “天武冲穴”这功法施展起来,需要消耗他本身不少灵气,而且对云舞儿也有些微的副作用,让她未来几个月内,都无法修炼提升了。

    当然,为了学院大比的第一,云舞儿根本不会在乎这点副作用。

    “舞儿,你姐姐云雁归,此次也要参加学院大比。”

    陵南分院的院长说道。

    “从我离开云家开始,她就不再是我姐姐了。”

    云舞儿却冷笑一声,丝毫没把云雁归放在眼里:“曾经她在云家,从来就没瞧得起我,这次我便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做风水轮流转!”

    听她这么说,她对于击败云雁归,有着百分之百的信心。

    这可就让院长、城主他们有些惊讶了。

    要知道云雁归可是御雷军团的大队长,在整个陵南行省的年轻一代中,实力都算是顶尖!

    云舞儿若是真能击败云雁归,那便有可能成为此次学院大比的第一了。

    当然,她乃是韩敏金未来的妾室,就算击败了云雁归,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主席台最高处,除了他们几人之外,还有从隔壁行省远道而来的宗门强者。

    一个是古鹰行省的龙吟宗,大长老“乾老医仙”;另一个是风腾行省的北斗宗,大长老“苦禅刀客”。

    无论是古鹰行省还是风腾行省,可都比陵南行省要强得多。

    龙吟宗和北斗宗,又是这两大行省的第一宗门。

    便是韩敏金这位皇城来的禁军侍卫,对龙吟宗和北斗宗都要客客气气的,这两家,可不是什么小势力。

    乾老医仙和苦禅刀客,都是武皇第七重的境界,比陵南行省内所有宗门的宗主都要强。

    他们两位,各自带着一名亲传弟子来此观战。

    “好好看看陵南行省的学院大比,说不定,你们能从中得到些领悟。”

    乾老医仙德高望重的样子,身穿白袍,半眯着眼睛,对身边一名神采飞扬的青年说道。

    还有那一身蓑衣的苦禅刀客,身旁则站着一名光着上身、背着长刀的少年。

    这两个年轻人,一位“乾公子”,一位“赵烈”,可都是二十六岁的中级武王!

    在古鹰行省和风腾行省,都是年轻人当中一等一的存在。

    那神采飞扬的青年乾公子笑着说:“陵南行省,历来没出过什么人才。希望这次能让人有点惊喜吧。”

    脾气火爆的赵烈也是一脸戏谑:“不错。依我看,这次学院大比的所有人,除了这位云舞儿之外,全部都是垃圾!”

    他们的话,丝毫不给陵南行省面子。

    但偏偏,陵南分院的院长和南皇城城主,都根本没办法反驳!

    “呵呵,弟子们年轻气盛,让诸位见笑了。”

    一身蓑衣的苦禅刀客有些沙哑的说道,不过听他这话,根本就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

    全场,也就他和乾老医仙,能跟韩敏金以差不多的身份地位对话。

    他们自然不必理会陵南行省的一干人等。

    韩敏金,乾老医仙,苦禅刀客。

    他们三个,便是现场最具权势地位之人!

    这时候,在观战席的其他方向,陵南十四州的各大家族,也终于赶来了。

    这其中,就包括了云家!

    云铁山带着数名云家武王,还有他大女儿云雁归,走进了场馆。

    云雁归一抬头就看见了在韩敏金身旁,趾高气昂的云舞儿,顿时给气得咬牙切齿。

    在云府的时候,云铁山从来没亏待过她们母女俩。

    云雁归,也一直将云舞儿当亲妹妹看待。

    谁能想到,她们母女俩竟然会做出如此背叛之事?

    “她果然有了初级武王的气息。”

    大胡子武王看了一眼云舞儿,神情凛然。

    “应该是那禁军侍卫的手段了。”

    云雁归冷静自若:“就算如此,她也不是我的对手。”

    对于她,云府众人都很信任,都对那云舞儿投以冷笑。

    紧接着,他们就一起找到了位置坐下。

    “不知道殿下来了吗?”

    云铁山坐下就开始寻找杨笑。

    只可惜,全场人山人海,到处都是人,他哪里找得到杨笑的身影?

    这让他暗自祈祷起来:三皇子殿下,可千万别来啊,来了很可能就是送死啊……

    而其他家族,例如神木城雪家、剑意城虞家,他们各自的家主来了以后,竟然都亲自登门,去拜见了一下那韩敏金!

    可惜,对于这些家族,韩敏金完全不屑一顾,摆了摆手就让他们离开了。

    偏偏雪断崖、虞九问他们现在都很后悔…

    他们都听说了,聂刑天根本没交那二十万金币,而他们送给杨笑的钱财,也全被韩敏金给收走了。

    早知如此,他们根本不需要交出那十万金币啊!

    反正有韩敏金在,那什么虚空剑宗杨笑,难道还敢撒野不成?

    最让虞九问气愤的就是他女儿,虞小雪,非要说连韩禁军都不是杨笑的对手,可让他笑掉了大牙。

    韩敏金那是何等人物?

    在整个大夏除了武宗以外,都几乎是最巅峰的人物了,怎可能不是一个区区杨笑的对手?

    那杨笑,也就是靠一头护宗兽皇罢了!

    这些家主,都不再把杨笑放在心上。

    毕竟在他们看来,过了今天,杨笑很可能就会是一个死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