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讨债!
    四十万金币,赎回聂子云的性命。

    这话说出来,仿佛晴天霹雳一样,直接把全场所有人都雷得外焦里嫩。

    聂子云是谁?

    他可是南皇城最大家族,聂家的嫡子,天赋出众,背后有整个聂家撑腰!

    无论是谁想要杀他,都得承受一名武皇强者的怒火。

    而且聂刑天还不是初级武皇,而是中级武皇,在整个陵南行省都是顶尖强者。

    这白衣少女唐希希,竟然敢说聂子云必死无疑?

    而真正听懂她这话的,基本只有当初魔殒山上的十来个家族家主。

    不过纵然是这些家主,都觉得唐希希是在说大话。

    “原来这妮子是虚空剑宗的人,毕竟在魔殒山救了聂子云的,也只有虚空剑宗的那位杨宗主了。”

    “可惜,现在聂家可是有韩禁军在撑腰,这妮子也敢说这种话,岂不是找死?”

    “咱们尽管看好戏便可。既然有虚空剑宗的人在,那杨宗主肯定在场,只是不知道他在哪儿……一会儿,韩禁军必定会好好收拾他!”

    这些家主各自跟家族长老们商议着,根本没有把唐希希放在眼里。

    唯有剑意城虞家这边,虞小雪和虞老爷孙俩,坚决相信虚空剑宗的实力。

    可惜,虞家家主虞九问真的不信,那杨宗主还能比韩敏金更强不成?

    至于唐希希所说的话,这些家主是真没放在心上。

    杨笑救了聂子云是真,但杨笑是韩敏金要对付的人,那二十万金币,自然没必要还了。

    甚至连他们这些家主,都很后悔交出了十万金币。

    现在唐希希说,让聂家交出四十万金币,才能赎回那聂子云的性命,在他们看来完全是在说笑。

    而其他不明真相的观众,都觉得唐希希疯了。

    包括杨笑面前的两名少女。

    她们现在笑得可欢了,完全把唐希希当成了笑话来看。

    “想要四十万金币?她想钱想疯了吧!而且就凭她,根本就不是聂公子的对手!”

    “就是,还说什么让聂公子必死无疑,简直可笑。”

    两名少女嘲讽冷笑。

    而在杨笑另一个方向。

    千鹤宗等中级宗门中人,听着唐希希的话也都摇了摇头。

    “原本还觉得她好漂亮,现在看来,似乎脑子有点问题啊,再漂亮有什么用?”

    千鹤宗宗主的孙子顿时不屑起来。

    他本来还羡慕美女环绕的杨笑,但是现在,他完全觉得杨笑这伙人都是傻子。

    ……

    观战席最高处,韩敏金听着唐希希的话,哈哈大笑起来:“这丫头,倒是有点意思!聂家主,还不让你家公子动手,好好羞辱她一番?”

    聂刑天早就不爽了,闻言凝聚灵气,直接朝着场上一句话:“子云,别跟她废话!韩禁军有令,让你好好羞辱羞辱她!”

    他并未用力,但声音却传遍了全场!

    听着他这个声音,聂子云嘴角微翘,露出一个兴奋的笑容。

    有韩敏金在给他撑腰,他哪还需要怕那什么虚空剑宗?

    在他眼里,唐希希可是个漂亮性感的美人儿,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她,那感觉肯定很爽!

    此时此刻,聂子云完全将魔炼窟内的恐惧,给忘得一干二净。

    他嘴角露出的笑容,让所有观战武修都觉得,唐希希这白衣少女恐怕要遭受羞辱了……

    不少青年甚至都在期待着,想看着唐希希在台上被聂子云撕碎衣服的场景,如果聂子云真的这么出手,那可让他们大饱眼福了。

    “美女,或许你还不明白今天的状况,今日这学院大比,是韩禁军在主宰!”

    聂子云兴奋一笑,便开始调动天地灵气,想要按照韩敏金所说,好好羞辱一下唐希希。

    只可惜,他哪里知道,今日就连韩敏金都难逃制裁,何况他一个区区武灵?

    当聂子云打算动手的时候,唐希希神色渐冷,这小子,看来是执迷不悟啊。

    要不是杨笑出手,他早就死在魔气缠绕下了!

    既然死不悔改,不肯给钱,那就将他这条性命,再次收走好了。

    “金虹殒杀剑印!”

    在所有人都不看好她的情形下,她,终于出手!

    一道璀璨金芒,从唐希希手中绽放而出,瞬间凝成一道金虹剑气。

    下一刻,这金虹剑气转瞬即至,一剑穿透了聂子云的肩膀!

    这一幕,根本没人能够料到。

    “噗!”

    聂子云甚至还在凝聚灵气,武技都没来得及施展,就被这一道剑气穿碎肩膀,喷出一口鲜血,鲜血淋漓的倒飞出去。

    砰。

    随着他的身体重重的跌倒在地,场中接近十万人,几乎同时瞪大了眼睛。

    一招!

    只是一招剑诀,聂子云就根本无法抵挡,被穿透了肩膀重伤倒地!

    这一幕场景,完全与他们想象中颠倒过来了。

    原本他们以为,只要聂子云出手,这白衣少女肯定会被他羞辱。

    然而现实却是,白衣少女一剑重创聂子云!

    当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唐希希已经一脸冷色,手中一道剑光凭空凝起。

    她上前两步,以剑光指着聂子云的喉咙:“今天,我就是来讨债的。四十万金币,哪怕少一个子儿,他必死无疑!”

    她第一次说“四十万金币”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她在开玩笑,是在找死。

    但现在,她再一次说出“四十万金币”这几个字,则是让所有人都心头震撼。

    区别就是,现在聂子云已经倒在她剑下。

    观战席最高处,聂刑天豁然站了起来,脸上带着不可思议之色,死死盯着场中的唐希希!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会被一剑击败,瞬间重创!

    看得出来,如果不是唐希希手下留情,聂子云已然殒命。

    这唐希希,竟然拥有如此实力?

    “我倒要看看,你真敢杀我儿?”

    聂刑天气得脸色铁青,他怒吼出声,震撼了整个场馆。

    武皇之怒,岂是寻常人能够想象?

    甚至他们感受到,整个场馆都因为聂刑天的怒吼而震动!

    这个时候,聂刑天哪里可能拿出四十万金币?

    他断定,唐希希绝不敢杀他儿子,毕竟学院大比当中,一旦出了人命,那就是大事。

    更何况,是聂子云的性命?

    “错了错了。”

    唐希希却摇了摇头,嬉笑说道:“如果聂家主不给钱,那就是你自己杀了你儿子,与我无关。不知道聂家主可还记得,樊家的樊莫?”

    这话说出来,场中不少人脸色都变了。

    羽林城樊家的樊莫,不是让乾老医仙去治了吗?

    知道这件事的家主,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观战席最高处的乾老医仙。

    却见那乾老医仙,脸色一黑。

    他,还真没救得了那樊家的樊莫,让那樊莫不出三日便死了!

    “聂家主要是不给钱,就当你儿子当日便死在魔殒山了吧。”

    唐希希一边说着,一边低头看了眼聂子云。

    这聂子云,现在竟然都吓得尿裤当了!

    他被唐希希以剑指着,整个身子颤抖起来:“爹,爹,爹,救我啊!”

    这模样,哪里有刚刚潇洒风流的气质?

    完全就是个怕死的胆小鬼!

    周围不知道多少少女,见到他这模样,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们所崇拜、爱慕的偶像聂子云……竟然会如此软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