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古亲王之子
    赵经纶出境了。

    这就是杨笑得到的消息,是琴剑宗宗主剑无央亲自写下的。

    此时此刻,琴剑宗,山门顶端,剑无央和琴玉兰夫妻二人御风而立。

    “无央,你说这杨宗主,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连监察使都奈何不了他?”

    琴玉兰眼神中带着费解。

    “不管怎么样,我们陵南行省出了这样一尊大神,我们当以他为尊。”

    剑无央叹了口气:“只是如今,那位杨宗主对咱们琴剑宗似乎还有意见。合作方面,只和凌霄宗合作,就算日后虚空剑宗崛起,咱们宗门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琴玉兰眼里闪过精光:“要不,咱们去揭发他,竟然想对赵经纶公子出手?”

    剑无央神色变冷:“妇人之见!你莫要再说这种话,那杨宗主如此神通,到时候我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琴玉兰沉默了,没再说话。

    不过在她眼神深处,却明显有着不甘,她堂堂武皇,凭什么如此听命于另一个武皇?

    而且那人还只是个少年!

    ……

    泰兰国。

    这是此次身为大夏“出访使”的赵经纶前往的小国度。

    得知赵经纶离开大夏,进入泰兰国国境的时候,杨笑便带上了唐浅予,直接赶往了泰兰国。

    泰兰国可比日穹皇朝要远得多。

    即便是杨笑,都花了三天时间才到边境。

    飞过一片荒漠过后,他带着一袭红衣的少女,落在了一座荒漠之城!

    这是泰兰国的国都,龙谷城。

    “我还是第一次来泰兰国呢,听说这儿遍地荒漠,现在一看,果真如此。”

    红衣少女环顾四周,有些惊奇。

    在龙谷城外,有好多沙漠商道,倒是有很多武修、商队在商道上前行,来往于龙谷城和其他城市之间。

    而在四周荒漠之中,有着很多巨型的仙人掌,几乎有二三十丈高,就好像一座座高楼一样。

    杨笑也是第一次来。

    他琢磨了一下:“我们先找个地方,卖点东西,换点金币。”

    他身上可是一枚金币都没有,在外行动有所不便。

    “卖什么?”

    唐浅予有些好奇。

    “剑无央的上极天元剑,还有韩敏金的黄金三叉戟。”

    杨笑说完,便踏步朝着龙谷城内走去。

    唐浅予愣了一愣。

    上极天元剑、黄金三叉戟,前者上品皇级神兵,后者极品皇级神兵,加起来价值恐怕有两三百万!

    杨笑竟然想要将其卖掉?

    “不过,修炼熦火剑诀的熦火剑魂,本身就相当于一把神兵,而且还是超越了极品的顶级神兵。留着皇级神兵,的确也没什么用……”

    唐浅予摇了摇头。

    即便她是剑侍,她也还不知道杨笑在虚空洪流到底经历了什么。

    只知道,当时有一位前辈出现,救了杨笑。

    至于这些剑魂、剑诀哪里来的,她还真没弄明白。

    她跟上了杨笑,走进了龙谷城,内心也有些期待。

    毕竟,她即将有机会亲手宰了那人渣赵经纶!

    要知道,赵经纶何等身份?

    若是凭她自己,再过一百年都没机会杀了赵经纶。

    如果没有杨笑,她早就被熔炎之海焚烧致死了,哪里还有今天?

    龙谷城内。

    杨笑带着唐浅予行走在沙漠街道上,一路行来,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注意。

    唐浅予一袭红衣身材凹凸有致,娇俏性感,浑身散发着致命魅力。

    要不是在泰兰国国度,没人敢闹事,恐怕早就有人上来搭讪了。

    很快,杨笑就找到了一家比较大的商铺,名叫“龙阳商会”。

    还好是在泰兰国的国都,否则其他小城市,恐怕根本收购不起皇级神兵。

    二人踏入龙阳商会。

    这商铺规模很大,人来人往,都在关注着他们需要买卖的商品。

    进来之后,杨笑就打算寻找商会管事。

    毕竟他要出售的可是皇级神兵,商铺小二肯定做不了主。

    不过就在这时,“砰”的一声从他身后传来。

    那是一种瓷制品被摔碎的声音,让他眉头微皱,回过了头去。

    “你把我的艺术品撞碎了。”

    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来自一个站在唐浅予身后的白袍青年,正盯着唐浅予。

    这名青年神情冷漠,长得还算英俊,肤色白皙,只是跟其他泰兰国人一样,留着一撇小胡子,很不符合大夏人的审美观。

    “我?撞碎?”

    唐浅予一愣,看了一眼地上,有一个瓷瓶摔碎在地上。

    可她明明什么东西都没碰到!

    难道说,这白袍青年竟然是碰瓷的?

    “不是你是谁?”

    白袍青年冷声道:“我这瓷器乃是价值三万金币的珍品!其中蕴含着灵气玄文,对武道修炼大有益处!你竟然将其撞碎,这损失,定然要赔偿给我。”

    “你在说笑吧?你这瓷器,我连碰都没碰到,你是想碰瓷?”

    唐浅予黛眉微蹙,觉得事情有点麻烦。

    “碰瓷?凭我的身份,还需要碰瓷?三万金币,还不快快送上!”

    那白袍青年冷笑一声,不依不挠。

    这边的事,倒是吸引了不少逛商会的人,纷纷凑了过来,想要看热闹。

    “那位不是古亲王的儿子,古文寒少爷吗?”

    “还真是,他手里那玄灵瓷瓶,刚刚才从龙阳商会买的,的确价值三万金币!”

    “这少女怕是闯了大祸,她也不想想,就凭古亲王之子的身份,需要用到碰瓷这种卑劣手段吗?”

    “想不到看起来这么漂亮的美人,竟然撞碎了玄灵瓷瓶还不认账,啧啧!”

    周围的泰兰国人,纷纷都朝着唐浅予指指点点。

    “我没碰就是没碰,想要三万金币,做梦吧。”

    唐浅予也冷笑了一声。

    她脾气可不好,要是有人敢惹到她,她必会还以颜色!

    虽然这是在泰兰国,但她可是跟着杨笑来的。

    有杨笑在,她还需要怕谁?

    “你是给不起三万金币吧?”

    没想到,那白袍青年古文寒话锋一转,上下打量着她:“也好,那就那你的身体来补偿吧!凭你这姿色,把你卖到名媛楼,应该也能值个三万金币了!”

    这个时候,在他盯着唐浅予的眼神中,就蕴含了一种渴望和热切。

    方才那种冷静淡漠,全然消失不见。

    很明显,这家伙一开始目标就是唐浅予,只不过身为古亲王之子,不可能做出强抢民女的事来。

    于是,他就选择牺牲一个玄灵瓷瓶,想强行把唐浅予带走!

    杨笑眯了眯眼睛。

    这什么古亲王之子古文寒,竟然敢打唐浅予的主意,怕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