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不吃了,生气!
    场中,刀刃风暴在最终爆发,无数疾风刀刃从天而降,落向了整座酒楼,想要把酒楼都摧毁。

    而那位酒楼掌柜大叔,则是独自面对上百道风刃,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此刻,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但就在下一刻,逃到了酒楼之外的所有武灵、武师们,全都瞪大了眼睛!

    在夜空之下,一道火焰剑气如长龙般袭卷而出。

    场中所有刀刃风暴,在瞬间就被这道火焰剑气斩成了粉碎,化作精纯灵气逸散。

    而此剑,竟然出自那位红衣少女!

    原本,他们所有人看着杨笑和两女都没有丝毫武道修为,哪里能想到,在这关键时刻,竟会是那红衣少女出手解围?

    火焰剑气出,仿佛一只火鸟在全场燃起了火焰。

    那出手的武王教士瞬间瞪大了眼睛,他的胸口已经被火焰剑气穿透,有一片火焰朝着他全身蔓延,让他整个都被焚烧起来。

    生死只在一刹那。

    原本那家伙还以为能够毁掉酒楼,宰了酒楼掌柜,到时候就有理由回去交差……

    但他想不到,他们还真的就那么倒霉,遇到了他们无法招惹的存在!

    另一名武王教士看着自己同伴被火焰剑气穿透,浑身焚烧起来,双腿都有些发软。

    他裹着白头巾下的双眼,露出无比震撼和惊惧的神情。

    在这样的小地方,竟然会出现秒杀武王的存在?

    他全身都冒出了冷汗,抬起头来,朝着唐浅予看了一眼。

    “你……你们……”

    他原本沙哑的声音,甚至都变得有些梗塞:“你们是谁,胆敢杀我圣教国之教士……”

    “我们是谁?”

    唐浅予现在可是很不爽,要知道她肚子还饿着呢:“你脚下棺材里的两个武皇,便是被我身边这位宗主所废……你们还敢打扰我们吃饭,活得不耐烦了?”

    现在的唐浅予,已经习惯了杨笑的强势。

    既然杨笑让她出手,她自然要把麻烦全都解决了。

    少女这话一出,周围所有人尽皆石化……

    那两名武皇教士,便是被她身边之人所废?

    那她身边那少年,究竟有多强!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是我等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们,还请您们赎罪!”

    那剩下的武王教士连忙跪了下来,使劲的磕头。

    他全身都是冷汗,双腿双手都有些哆嗦。

    他并未怀疑唐浅予的话。

    要知道他拖过来的棺材内是尸体,而唐浅予说的却是“废掉”。

    除了当事人之外,谁会知道这两名武皇并非被杀,而是被废之后自杀?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竟然会在这座小城,遇到那连龙圣宗都找不到的神秘少年!

    如此倒霉,他不认命都不行了。

    随着他的磕头,不断传出“咚咚咚”的声音。

    一旁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的酒楼掌柜,这时总算睁开了眼睛,见到的场景让他目瞪口呆。

    自己似乎得救了?

    想不到,那三个少年少女竟然如此厉害!

    只可惜,他这酒楼并非什么强大筑匠师建造,在武王面前太脆弱了,如今竟然全毁了,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现在求饶,晚了。”

    唐浅予哪里会放过这家伙?

    倒不是因为他打扰了她吃饭,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他们竟然要杀那酒楼掌柜。

    完全明明是他们自己的过错,竟然怪罪到别人身上,还动不动要别人的命,完全是凶恶暴徒!

    火焰剑气如流光般划过,那名武王教士一样被穿透了胸膛,浑身被火焰焚烧起来,顷刻之间毙命。

    不仅如此,那火焰还连同地上两具棺材一起烧掉了。

    这东西看着碍眼,反正拖棺之人都死了,还留着做什么?

    “掌柜的,快上菜吧,饿死我了。”

    唐浅予收回了熦火剑魂,又在雅座坐了下来。

    当然,现在的雅座,已经完全不能叫做雅座了。

    甚至整座酒楼,都已经只剩下几杆木架子……

    这种情况,酒楼掌柜的简直心疼死了。

    但唐浅予发话了,他当然不可能违抗,连忙点头:“是是是,这就去做!”

    对于吃东西的环境,杨笑肯定不挑。

    唐浅予现在饿得要死,当然也懒得挑了。

    没过多久,那酒楼掌柜的亲自下厨,施展了高级厨艺手段,做了好几十盘丰富菜品,还亲自给他们端了上来。

    在毁了大半的酒楼周围,不但有逃出去的食客,还有闻声而来看热闹的武灵、武师们。

    “都别看热闹了,别打扰了贵客用餐,都走,都走。”

    那酒楼掌柜见那么多人围观,直接把人都赶走了。

    笑话,要是再惊扰了这三位小爷用餐,指不定又是一条人命,何必为了看热闹搭上性命?

    倒是这边的动静,把郡城内不少大人物都引来了。

    例如郡城的城主,城内几大家族的族长等等。

    但就算他们过来,也不敢轻易惊扰了杨笑他们吃东西。

    “掌柜的,我们就在楼下等候。等贵客们吃完了,再上去给贵客们问个好。”

    城主和族长们十分客气,神情中还有些忧虑。

    关键是圣教国那两名武王教士死在城内,到时候圣教国的人找上门来,他们不好交代啊!

    只可惜,杨笑根本懒得理会这些事情。

    他们要怎么交代,跟杨笑有什么关系?

    在半毁的雅座,他看着唐浅予吃东西的样子,会心一笑。

    这丫头,看起来还真是饿坏了。

    “宗主你笑什么?”

    红衣少女有些不满:“话说,刚刚你怎么直接叫我名字了?这可不行,以后得叫得亲密点,直呼全名太尴尬了。”

    她可是立志要成为宗主夫人的女人。

    所以杨笑刚刚直接喊她“唐浅予”,让她有些恨恨。

    “那我叫你浅予?”

    杨笑想了想说:“要不浅浅?不行不行,都太亲密了。要不喊你大唐吧,叫你妹妹小唐,还不错。”

    这话一出,红衣少女瞪大了眼睛。

    大唐?

    她当即把筷子一扔:“不吃了,生气!”

    “哈哈。”

    杨笑忍不住笑出声来:“快吃吧,不开玩笑了。”

    “我不,就不吃,除非你叫一声好听的。”

    唐浅予双手环在胸前,更显出她那坚挺饱满,有着难以描述的诱惑力。

    看着她这撒娇的模样,杨笑顿时纳闷,有些后悔不该调戏她的。

    他头一次感觉,女人当真是这世上最令人头疼的生物!

    关键是,在他面前的女人还不止一个。

    那狐妖少女现在都饿的肚子直叫,却打死不肯吃东西,这该如何是好?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