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胸无城府
    听了杨笑的话,少女总算明白了大概。

    但是,师父?弟子?

    白未雪忍不住想到了唐希希,如果这少女也是他剑侍的话……有徒弟这么对师父的?竟然还喊他大叔!

    看他们好像很亲密的样子,难道?

    “那,需不需要我侍寝?”

    她脸色一红,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就算你想,我也不会允许。”

    杨笑瞥了她一眼,说道:“还有,成为我剑侍之后,你也不能与其他任何男人有亲密关系,明白吗?”

    白未雪睁大了眼睛,心里暗想,这是什么奇葩规定?

    不过这一点她倒是不会去犯,毕竟从小到大,她都被当成圣女被培养,想要执掌圣女权杖,就必须保持处子之身!

    所以她从未考虑过个人情感问题。

    她有些意外的是,杨笑竟然不需要她侍寝,这让她真正松了口气。

    这样看来,她跟随杨笑,成为杨笑的剑侍,似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啊?

    修炼他的剑诀,实力提升飞快,至少超越圣教国的极限是轻而易举的。

    “现在,你对我有什么意见?有的话尽管说。”

    杨笑最后笑着问。

    提起这个,白未雪眉头微皱:“有一件事。之前圣教国有两位武皇教士前往日穹皇朝的北海紫金矿场,名唐汌、罗阗!是不是被你所杀?”

    “是我。”

    杨笑供认不讳,淡淡说道:“不过当时,是他们先对我出手。”

    “我听说的并非如此。”

    白未雪摇了摇头:“神剑公子嚣张跋扈,入侵北海,就为吸收紫金矿场灵气!谁若阻止,都被无情斩杀,甚至连渡边将军都阻止不了你!”

    杨笑眯了眯眼睛,没想到外面之人是这么传闻的。

    白未雪神情严肃的望向杨笑:“公子,难道您觉得实力强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实话告诉你,在这个世界,只要实力足够强,的确可以为所欲为。”

    杨笑嘴角微翘:“另外,凡事不能只看表面,听信人言。若不是眼见为实,对于外界传言之事,最好都保持三分怀疑!”

    “难道此事另有隐情?”

    白未雪眉头微皱。

    “十年之前,日穹皇朝入侵大夏陵南行省,渡边野为当时军团将领,杀了我一位前辈的妻子。”

    杨笑眯着眼睛:“十年后,我为前辈斩渡边野报仇!至于那座紫金矿场,便当作为当年死去的万千大夏英魂祭奠!现在,你觉得我的所作所为,有何不妥?”

    这话一出,白未雪当即哑口无言。

    不一会儿,她又皱着眉问:“唐汌和罗阗两位前辈的尸体归途,我得到消息,是你烧毁。这该不会也是传言吧?”

    “是我弟子所毁。”

    杨笑淡淡答道。

    “这又是为何?你连他们的尸体都不放过?”

    白未雪简直无法理解。

    杨笑一言不发,就朝着她精致脸蛋打量了好久,才说:“你的消息从何而来?”

    “教廷的外勤传回来的消息。”

    白未雪有些奇怪,难道这消息不对?

    “那你这个圣女,恐怕只是个傀儡了。”

    杨笑嘴角微翘:“外勤调查回来的消息,都不给你汇报完整版本的。”

    “完整版本?”

    白未雪黛眉微蹙。

    “当日在泰兰国,我们正在归途。”

    杨笑淡淡说道:“有两个家伙拖着棺材进了酒楼,不小心把酒水吐在了棺材上。他们为了逃避罪责,反而嫁祸给酒楼掌柜,甚至毁了整座酒楼!你说,我该不该杀他们?”

    听了这话,白未雪睁大了眼,又问:“那泰兰国杀赵经纶呢?他又怎么惹你了?”

    “我其中一位剑侍,曾经被他看上,誓死不从,却被推入熔炎之海,烧成了焦炭!”

    杨笑反问:“我带我的剑侍去报仇,你觉得应不应该?”

    “还有……”

    “打住。”

    杨笑摇了摇头:“我懒得解释那么多。总而言之,身在高位,定要明察秋毫,忠奸明辨,否则定会被小人蒙蔽,甚至做出让你后悔一生的决定。似你这般胸无城府,不可取!”

    他曾经身为大夏三皇子,耳濡目染之下,自然对这些了解很清楚。

    只是可惜,他没有防备自己的亲兄弟……

    他从小就认为,这世上武道为尊,皇位什么的只是虚无,哪里想到,那杨玄竟然将权势看得如此之重?

    “胸无城府?”

    很明显,杨笑这番话给白未雪带来了很大的心灵冲击。

    她甚至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口,脸色一红,这话,和在说她“胸大无脑”有什么区别?

    她武道天赋很高,自然不笨,只是生活环境将她培养成了这种性格。

    听了杨笑这一席话,总感觉豁然开朗,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但她歪着脑袋:“按你这样说的话,我对你岂不是更应该保持警惕?”

    “孺子可教!”

    杨笑哈哈一笑:“你说的没错。既然如此,剑诀就先不传授给你了,等你对我足够熟悉,信任我之后,再来考虑吧。”

    说完这句话,他把唐正天喊了进来:“给白姑娘安排在迎剑居住下。”

    “是。”

    唐正天恭敬领命,转身带着白未雪。

    少女临走之前,深深看了一眼杨笑。

    原本,她听闻各方传言,这神剑公子横行霸道,嚣张无忌,仗着实力强悍,为所欲为!

    但是现在看来,事实真相似乎并非如此。

    “还有,他在龙圣宗破坏神陨雷谷,想必也是事出有因?”

    最重要的还在于,大夏杨氏五老之一的杨恨天之死!

    当她刚刚得知杨笑就是大夏三皇子的时候,心里是震惊的,当时她就在想,这家伙如此凶残,为了夺天外之宝,竟然连自己二爷爷都杀?

    但现在,她却不敢轻易下结论了。

    因为“神剑公子为夺天外至宝,斩杀多位武宗”的消息,也只是她听说的而已。

    “记得这个消息,乃是‘三缺群岛’的三位武宗散播出来,当时他们也在场。”

    “如果杨公子真的丧心病狂,又怎会放这三人离开?”

    “似乎唯有主动招惹了公子的,公子才会动手?毕竟,他出手也需消耗剑魂,怎么可能肆无忌惮……”

    从杨笑的房间离开,白未雪想到了好多好多。

    她头一次发现,从前她在圣教国所得到的很多消息,都能够推敲出一些不靠谱的地方,但她之前却根本没有仔细去想。

    这一夜,她辗转反侧未眠。

    曾经她是圣女,没有人会害她,她只需要保持好形象,执掌圣女权杖便可。

    但是现在,她不再是圣女!

    在迎剑居内,她感受到这地方很安静,非常安静,四周围灵气也比圣城充裕得多。

    纵然还对陌生的地方,对新认识的杨笑怀有警惕心,但这一夜,仿佛是她从出生到现在,睡得最为宁静的一夜……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