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京城凌家
    杨笑和白未雪刚刚避开的白玉高塔,乃是“古国运神塔”,迁都之后便废弃了。

    他暂时没有下去京城,而是带着白未雪,停在了白玉高塔的顶部。

    从这儿往下,能俯瞰整个京城!

    凌子仲的气息所在地,便是城西一座豪华白玉府邸,那便是京城凌家的所在……

    ……

    京城凌家。

    这是一个十分古老的养鸽家族,传承至今,族内武皇强者都有不少。

    凌家没有武宗,跟崔家、赵家等等超级家族是没得比,但跟大夏大多数家族、宗门相比起来,凌家要强得多了。

    在武皇强者坐镇下,凌家主要以培育灵鸽为主要生意。

    其名下,培养了诸多养鸽人,可以说全国有一大半家族的灵鸽饲养,都是凌家的人在负责。

    因此,凌家在整个大夏的地位不言而喻。

    武道固然重要,通讯也不可或缺,武修境界再高,传音都有范围限制,灵鸽,是这武道之界通用的通讯手段。

    凌子仲,便是凌家家主的次子!

    此刻,这个清秀少年正在凌家前厅,与一位神情严肃的中年男子对峙。

    那中年男子,便是凌子仲的父亲,凌家家主凌书仇!

    “不论如何,我绝不会同意让浅雪被送往南宫家!”

    凌子仲脸上满是愤慨之色,言辞激烈。

    凌书仇神情淡漠:“她只是个瞎子,留在凌家,没有前途。好不容易南宫家的公子看上了她,她能成为南宫少爷的女人,也是她的荣幸。就算没有名分,凭她种植仙草的技艺,一样能在南宫家谋得生路。”

    “没有名分?只是个瞎子?”

    凌子仲听着父亲冷漠的话语,只感觉完全无法接受:“浅雪是您的女儿啊!就因为她双目失明,您就如此轻视她,甚至让她跑到南宫家去当一个下人?”

    “闭嘴。”

    凌书仇一拍桌子,冷声道:“南宫家乃是大夏五大家族之一,族内数位武宗坐镇,岂是我们凌家能比?南宫少爷看上了她,就算我们不把她送过去,又能如何?还不如老老实实的照办!”

    “你……”

    凌子仲简直难以想象,自己父亲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还有什么废话?”

    凌书仇看着自己的二儿子,简直恨铁不成钢:“让你修炼武道,你偏不!你又不是浅雪那样的瞎子,整天研究养鸽能有什么前途?那怎么说都只是下等人的差事!”

    “你不懂。”

    凌子仲摇了摇头:“早就跟您说过了。如今大夏的灵鸽速度太慢,我听说别的国度,灵鸽一日飞行十万里,速度比大夏快上好几倍!咱们凌家,乃是养鸽的代言人……若是我们不推陈出新,还能靠谁?”

    “哼,这事儿再怎么重要,需要你一个凌家二少爷去做?”

    凌书仇简直气得咳嗽起来。

    “爹,您别生气。”

    这时候,一名长得跟他们父子很像的白衣青年笑着踏入了议事厅:“既然子仲做出了选择,咱们还是支持他的决定吧。大夏灵鸽,的确许久没有突破了。”

    白衣青年面带微笑,他便是凌子仲的兄长,凌家大少爷凌长天。

    对凌长天来说,凌子仲整天研究什么灵鸽,对他太有利了。

    一点武道都没有的凌子仲,未来凭什么跟他竞争凌家家主之位?

    “长天,你来了。”

    家主凌书仇点了点头,看到凌长天,他才有些欣慰。

    他这个大儿子,如今年仅二十七岁,就修炼到了武王第八重,未来继承凌家家业,还是可以指望的。

    “南宫家族的人到了没有?”

    凌书仇问。

    “南宫少爷已经在客厅了。”

    凌长天面带微笑,恭敬回答。

    “把浅雪带出来吧。”

    凌书仇站起身,完全无视了凌子仲,打算前往客厅迎接。

    “爹,不可啊!”

    凌子仲有些慌了,凌浅雪是他妹妹,从小双目失明,没有修炼武道,反而钻研种植仙草一途,如今成就不小。

    若是凌浅雪被送往南宫家族,可想而知,她这辈子恐怕就完全毁了。

    原本,凌浅雪还能研究种植仙草,聊以为趣。

    在凌家,也终究是凌家家主之女,没人会欺负她。

    但到了南宫家……

    不但会被那浪荡子南宫怀糟蹋了,以后更是难以活下去!

    就因为她是瞎子,没修武道,凌书仇这当爹的竟然就如此对待她?

    可惜,凌书仇根本就没理会他,径直朝着客厅去了。

    与此同时,他还命人把凌浅雪带上客厅,去见那南宫怀!

    “子仲,你也少说两句。”

    凌长天嘴角微翘,淡淡一笑:“浅雪被南宫少爷看上,咱们也没有办法。何况南宫少爷答应过我,未来会好好照顾浅雪的。”

    “他答应个**!”

    凌子仲忍不住骂了句粗口:“你别假惺惺当好人,我知道你想要凌家家主之位,我根本懒得跟你抢。但要带走浅雪,绝不可能!”

    凌长天正走到门口,听到这话,感觉有趣。

    “哟,子仲。去了趟陵南行省回来,怎么变得这么硬气了?”

    白衣青年凌长天侧着脸,颇为有趣的打量了一下他弟弟:“不是我说你。就仗着个虚空剑宗,就想跟南宫家作对,简直自取其辱!何况,你觉得凭你一个区区养鸽人,在虚空剑宗能有什么地位?”

    “这……”

    凌子仲还真有些犹豫。

    他也不想害了虚空剑宗!

    特别是想到宗主对他的待遇,实在是太好了,竟然给他几十万金币的资金,让他研究灵鸽。

    这在其他宗门,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一般养鸽人的薪酬一个月才一两个金币……

    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

    “凌子仲,别怕。既然你入了我虚空剑宗,便是我虚空剑宗的人,我,护你一辈子!”

    这声音,仿佛从九天飘渺而来,神出鬼没,根本不知道源自何处。

    凌长天眉头微皱,这是哪个傻子在说话?

    然而凌子仲,却是神情有些激动,那位实力非凡的杨宗主,竟然会出现在这附近?还让他别怕?

    “去那前厅,你想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有我助你,便是要杀了那什么南宫少爷,都尽管下手!”

    这话传来,让凌子仲和凌长天,各自脸色大变!

    杀了南宫怀?

    哪怕寻遍整个大夏,也没多少人胆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