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 好像有种溺水的感觉
    夜凝云的暗夜行宫。

    安晓晓和安晚,被关押在一个小房间里面,气氛极其凝重。

    由于安晚没有“沧流体”,必须依靠帝苍龙涎才能维持生存,所以安晓晓必须跟她待在一起。

    “一个时辰快到了……”

    安晓晓神情都有些悲伤:“就算他没被那古兽沧鲲吞死,也根本无法在沧流天内存活。”

    “我相信杨笑哥哥……”

    安晚紧握着小手,浑身娇躯都有些颤抖,既是担心杨笑,又是害怕一会儿的记忆搜索。

    还好,她仔细回想了一下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记忆,其中还真的没有丝毫关于杨笑的秘密。

    真要说有什么秘密,那就是剑魂了。

    但,剑魂只是武帝留下的东西,肯定证明不了什么,这沧离剑宫的人,绝对不会感兴趣。

    这让安晚松了口气。

    只要不暴露出杨笑的秘密就行了……

    但是,记忆搜索这种手段,真的听起来就很可怕。

    可惜安晓晓的血脉传承记忆中,都没有关于这种手段的印象,让安晚更加忐忑不安。

    万一,对方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恼羞成怒怎么办?

    安晚心中越来越忐忑。

    终于,随着一阵沧流气息从门外传来,一身黑衣的美妇夜凝云一脸冷色走了进来……

    ……

    而在无人知晓的一个地下室牢房。

    帝号“花水鸢”的鹅黄色长裙女子,被关押了起来。

    阴影中,极道皇来到此地,冷声道:“花水鸢,你还执迷不悟吗?三尺水之死,与咱们根本没有关系,全是拜那小子所赐!”

    花水鸢被关押在牢房,听着他的话,一言不发。

    之前回来的时候,她主张把事实公布于众,至少那位黑衣少年,是想要救出三尺水的。

    至于让沧鲲发怒,最根本原因还是他们几个距离太近了。

    “花水鸢,你别想不通了。若把事实说出去,整个沧离剑宫都会大乱,我们也会失去一切的地位。”

    极道皇冷声劝道:“而现在,恰好是我们掌控沧离剑宫的大好机会。日后,沧离剑宫还有崛起的机会,没了三尺水,咱们并不一定不行!”

    “呵呵。”

    那花水鸢乃是三尺水的忠实手下,她听了极道皇的话,不屑道:“欺骗民众,甚至欺骗其他劫变长老,拥护夜凝云为宫主,这便是你的计划?”

    “从前,你还追求过三尺水大人,可如今,大人才刚被沧鲲吞掉,你就迫不及待要掌控沧离剑宫!”

    “言语之中,对三尺水大人也没有了尊敬……极道皇,我花水鸢是绝对不会与你为伍的!”

    听了她这番话,极道皇嘲讽一笑。

    “尊敬?”

    他摇了摇头,言语不屑:“她活着的时候,我需要仰望她,尊敬她。但她已经死了,对于死人,还需要什么尊敬?”

    “古兽沧鲲刚刚已经转向,我们沧离剑宫基本上已经安全了。”

    “花水鸢,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你若不做出选择,休怪我不念往日情分!”..

    说完这话,极道皇转身离开了牢房!

    ……

    只是短短时间,沧离剑宫之中,已然是暗流汹涌。

    以夜凝云和极道皇为首的势力行动最快!

    可惜关于这一切,还在古兽沧鲲“脸皮”夹层的杨笑与三尺水根本就不知道。

    在奇诡的阴流之力薄膜包裹下,杨笑抱着白衣女子,正努力尝试离开古兽沧鲲的嘴巴。

    就在这时,她苏醒了。

    虽然虚弱,却睁开了美目,那一双眸子里面,带着点点美丽如星辰的深蓝色,令人只看一眼就想沉浸在其中!

    “你……醒了?”

    杨笑心里有些紧张,压低声音问,连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你,是谁?”

    白衣女子声音更轻了,完全处于软弱无力的状态。

    这种状态下,她的声音都不像之前那么清冷,反而有了一种柔弱的音色,惹人怜爱。

    她从重伤昏迷中醒来,问出了第一次见到他就想问的问题。

    “你不记得我了?”

    杨笑听了,眉头微皱。

    不过一想也是,自己在虚空剑葬五百年,形象气质都发生了改变,她认不出自己也是正常。

    “我见过你吗?”

    她听到杨笑的话,黛眉也是微蹙,然后脸色微变,似乎看出了什么:“嗯?你是去过虚空剑葬的……七把子剑魂,连个武宗都没有,好弱。”

    杨笑一听,终于松了口气,她终于认出了自己。

    不过对于说自己“好弱”,他也没有办法,他从虚空剑葬出来很努力在寻找和培养剑侍了,但至今只有这些成就。

    “弱也没办法,只要能活下去,未来就有希望。”

    杨笑沉声说道。

    对他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带着三尺水逃离此地!

    “这是哪儿?”

    她看了看四周,黛眉又蹙。

    此时此刻,她几乎不能动弹,表面上看起来没事,但她所修炼的“荒尊体”,已经被古兽沧鲲给震得重创,甚至,连生命力都依旧在不断的流失。

    这让她感觉到,她距离死亡不远了……

    “我们在沧鲲的嘴里,准确的说,在它的‘脸皮子’里。”

    杨笑有些尴尬的解释:“我正努力送你出去。”

    “什么?”

    她终于有些惊讶,总算意识到现在自己的处境,竟然是被古兽沧鲲吞了!

    但是,知道这个情况之后她就更惊讶了。

    因为,被沧鲲吞了之后,她和他竟然没死?

    而且,他还在想办法送她出去!

    “这是……”

    她看见了包围在周围的一层灰暗的薄膜,仿佛一层虚无之力,森灰的光芒带着一种死亡的色彩。

    就是这层森灰色的薄膜,似乎在不断虚化周围的环境,然后前行。

    “这是阴流之力。”

    她黛眉紧蹙:“你的剑心才那么弱小,竟然能动用阴流之力?而且,你为什么能来沧流天?”

    “能来沧流天是因为,混沌帝苍龙……不好!”

    这时候,杨笑终于想起了当时安晓晓所说的,帝苍龙涎的效果只能持续一个时辰,而现在……一个时辰已经到了!

    果不其然。

    他和她这时候都发现,在他皮肤下流动的湛蓝色光点,终于开始消散无踪。

    而杨笑虽然以阴流之力隔开了外面空间,但,他和她所在的狭窄空间,依旧存在着浅蓝色的沧流之力!

    沧流之力在沧流天,就好像山海界的空气一样,无处不在。

    “你……”

    三尺水脸色微变,觉察到杨笑情况不对。

    “我好像……有种溺水的感觉……”

    杨笑脸色也变得有点苍白,浑身毛孔都被沧流之力钻入,就好像毒药一样,朝着他全身上下蔓延开去!

    “那你完了……”

    三尺水有点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