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她,是我的姐姐!
    狂暴的沧鲲之力,在杨笑体内汹涌而动。

    但出乎他的预料,这些沧鲲之力,对他根本没有什么杀伤力!

    若是在外朝着他冲击过来,肯定能把他瞬间轰成碎片,但进了他体内之后,竟然都被储存在了他丹田的位置。

    虽然让他有点胀得难受的感觉,但他还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你真的没事?”

    三尺水有些难以置信。

    “真的没事,让我帮你吸干。”

    杨笑装作很轻松的样子,而实际上他感觉丹田内越来越涨,只是还没有到达他的极限。

    “那,你先出来……”

    她压低了声音,就和蚊子叫一样轻,绝美容颜露出一抹诱人的嫣红。

    很显然,说出这话让她很害羞。

    “嗯。”

    杨笑点了点头。

    虽然有些不舍,但这个时候,既然已经确定了办法,自然是先救她最重要。

    其他事再怎么诱惑,都得靠一边去。

    沧鲲之力,本质上还是沧流之力。

    杨笑披上了黑袍,坐在竹床上,紧握着她的双手,一边在吸收沧鲲之力,一边用来提升自己的沧流剑体!

    他发现,用沧鲲之力来修炼沧流剑体,效果简直极其的好!

    她也披上了那件白衣,不过没有紧扣,让她雪白诱人的娇躯隐隐约约在杨笑面前浮现,一头柔顺长发披在左肩,正温柔的打量着他。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荒尊体内肆虐的沧鲲之力,正在被杨笑迅速吞噬过去,简直如同洪水一样,一泻而出。

    这让她很快就感觉好多了。

    原本不停流逝的生命力,也终于开始稳固起来。

    “没想到……”

    她有些感慨,打量着杨笑的眼神中还带着好奇:“你这小家伙,还真厉害。”

    但她心里依旧有些担心,生怕杨笑坚持不住,所以有些蹙着眉头。

    “我叫杨笑,别叫我小家伙了。”

    杨笑嘴角微翘:“还有,我哪里小了?”

    “咦?你还敢调戏我?”

    她美眸一瞪:“别得意。”

    “好,好,不敢。”

    杨笑轻松的笑了。

    虽然吸收沧鲲之力并非一件容易的事,但不管怎么说,他终于能救她了,这就让他的心情极好。

    很快,他利用吸收来的沧鲲之力,迅速炼化着沧流剑体!

    原本,是“灵之体”的级别。

    但在沧鲲之力的炼化下,他的沧流剑体先是提升到“王”级,又提升到“皇”级,最终冲破了“宗级”!

    这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唯一的好处,就是在达到宗级沧流剑体之后,他体内能够储存的沧流之力更多了。

    “若是回到山海界,施展沧流剑体几乎都不会有太多限制,来一万个武帝都杀不了我!”

    杨笑心情凝重。

    沧流剑体、虚流剑体,都是来自其他世界的力量,不属于山海界,所以在山海界,几乎如同神一样的存在。

    但,他能够动用这些力量,这才是最让他纠结的。

    自己,到底拥有什么样的体质?

    甚至连活了几千年的三尺水都不知道?

    当他将沧流剑体提升到宗级,他终于把三尺水体内的沧鲲之力全都吞噬殆尽,一丝一毫都不剩下。

    他的丹田之中,几乎都要撑爆了!

    但他感觉,他的沧流剑体短时间内难以提升了,接连暴涨了三个层次,让他都有点不适应起来。

    沧鲲之力,只能先储藏在丹田,好在,对他不会有什么危险。

    “好了吗?”

    当他停止了吞噬,三尺水就拉着他的手,有些紧张的问。

    “好了。”

    杨笑郑重点头。

    “那……我们继续?”

    月光下,她绝美的俏脸抹上了一层嫣红,一双眸子如妖精一样诱人……

    ……

    仙妖界,天亮。

    竹屋内,竹床上。

    两具身躯相拥着坐起。

    “你不继续猜了?”

    雪白娇躯靠在杨笑胸膛,微微笑着问。

    “你……”

    杨笑一脸纳闷:“你这让我怎么猜?先猜你姓啥,猜了一晚上才猜到你的姓,你又让我猜你的名字……”

    “算了算了,不逗你了。”

    她抿嘴一笑:“我叫梦有雪。伤势差不多了,咱们,也该回去了,不知道沧离剑宫现在怎样了。”

    “梦有雪。梦有雪……”

    杨笑念了好几遍这个名字,知道自己或许是这世上,极少知道她名字的人之一了。

    至少在整个沧离剑宫,都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名!

    三尺水,只是她的帝号,也是别人对她的尊称。

    “这名字好听。”

    此时此刻,杨笑有种幸福的感觉,仿佛已经抓住了一生的追求。

    五百年的思念,终于在此刻达成,虽然过程曲折,但结果,似乎是好的。

    “当然好听了。”

    她一声轻笑,忽然有点奇怪的打量了他两眼:“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喜欢我的?虽然喜欢我很正常,可是,第一次见面就愿意付出性命来救我,还是有些可疑。”

    “什么?第一次?”

    杨笑一听,眉头微皱:“你不是想起我是谁了吗,怎么会是第一次见面?”

    “咦,我以前见过你吗?”

    她听了,更有些疑惑。

    “当然……”

    杨笑奇怪的看着她:“虚空剑葬,不还是你送我去的?”

    “送你去,虚空剑葬?”

    她听了这话,顿时黛眉一蹙,上下打量着他:“不可能,我最近一千年都没离开过沧流天。”

    “怎么会?”

    杨笑脸色微变,他被送往虚空剑葬,不是十年前的事情吗?

    “不是说山海界和沧流天的时间流速相同吗?”

    他脸色有点难看,心想难道山海界过去十年,沧流天已经过去一千多年了?

    但,梦有雪的脸色却渐渐冷了下来:“沧流天与诸多里界的时间流速,确实相同,所以我绝对没有送人去过虚空剑葬!带你去虚空剑葬的人,难道长得与我一样?”

    话音落下,她已经悄然到了竹床边,白衣披身,如纤尘不染的仙女,神情竟带着些冷意。

    此时,杨笑自然也意识到了情况有些不对。

    但他不可能骗她,所以实话实说:“当时情况紧急,我被陷害推入虚空洪流,只记得她穿着白衣……”

    他把情况简略说明了一遍。

    “她,是本宫主的姐姐。”

    还没等他说完,梦有雪便冷漠的看了他一眼:“搞了这么久,你竟然是认错人了,可笑!”

    杨笑闻言,顿时就愣在了当场,浑身一僵……

    他察觉到,对方的态度一下子有极大的转变,这绝对不仅仅因为认错人的缘故!

    很可能,她与她姐姐之间,曾经发生过一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