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天堂向左,战士向右(下)
    冲在最前方的兽人,理所当然地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他们却用自己的身体和生命,毁掉了三成以上的长矛。

    而第二波冲至人类方阵面前的兽人,已经有不少人可以跟最前排的剑盾兵接战了。

    “砰!”

    哪怕狮鹫军团的士兵都经历过娜迦教官的训练,但实战中,兽人的重锤依然让不少战士瞬间虎口开裂。

    经历过严格训练的战士趁着兽人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迅速刺出了手中的长剑。

    他们成功了,也失败了。

    他们的确杀掉了第二波兽人,然而却被第三波的兽人趁势接近。狂暴的兽人,有的掷出了他们过百斤的超级重锤,有的甚至整个人撞入人类战士的方阵当中。

    那种堪比犀牛冲击的重击,往往要三个人以上的战士叠起盾牌一起承受才能顶住。

    整齐的人类方阵前方,出现了好多处的凹陷。

    而一旦陷入缠斗,个体战力上的差异,立即凸显。

    哪怕是面对狮鹫军团这样的精锐,兽人战士也能打出一比三的战损比。这还是拜兽人糟糕的防具所赐。这些绿皮兽人往往只有不到三成的体表面积有覆甲,而且还是比较容易刺穿的皮甲。

    一旦被刺中心脏等要害,兽人同样会完蛋。

    只不过兽人顽强的生命力,可以让它们在受到致命伤之后依然能奋战一段时间,才颓然倒地身亡。

    安度因*洛萨挥舞着重剑,战斗在最前线,他或许已经是人类阵营当中最亮眼的存在。

    一柄双手大剑几乎被他当单手剑用,实而不华的剑术,让他能以最简单迅捷的方式了结对面的敌人。在他身前,已经躺了不下二十具兽人尸体。

    指挥官本来应该坐镇中军的。可是在这种战术已经失去意义,却更需要勇气的时候,他来到了最前线。

    一个坚实的中流砥柱,可以给予士兵们更多的信心。

    在旁边一座山,西莫斯将军做出了跟洛萨同样的选择。

    可惜,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

    无论是兵力上,还是单兵战力上。每当洛萨将最前面的兽人砍倒,后面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兽人会立刻填补上来,咆哮着发动动作粗糙而充满力量的强攻。

    开战不到半小时,洛萨坚信自己已经对兽人造成了不下1000人的伤亡,然而这个伤亡数字在漫山遍野的兽人面前,简直是九牛一毛,完全不是事儿。

    洛萨还能战,他挥舞着大剑,把一个个面目狰狞的兽人刺死、砍死,削死。可是他却清晰感受到身边的士兵正在飞速减少。

    原本厚实的方阵已然变得单薄,洛萨甚至不需要回头都能看到已经成为纵深的后头了。

    那是沿着山腰布置的三列横阵。

    横阵后面,是大量无法行动或者不便行动的伤员。

    更糟糕的是,对面出现了许许多多从未见过的兽人。这些兽人比它们的同胞略微瘦小,穿着宽大的袍子,拄着法杖。然后在几秒钟神经兮兮的咒语过后,就会有一个狮鹫军团的战士发狂。或是不顾一切冲出阵列,杀向兽人,被迅速吞没。或是更糟糕地,把大剑劈向刚才一直并肩作战的袍泽。

    安度因知道,战线的崩溃,就在这两、三分钟内。

    “指挥官!弗塔根公爵传令,你可以撤了!”洛萨身后突然响起传令兵的声音。

    “撤?你叫我怎么撤?”

    看着那些翻山越岭依然健步如飞的兽人,洛萨清楚不把兽人的进攻势头打下去,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更快更惨重的失败。

    洛萨侧了侧头,看到旁边山峰上,西莫斯将军的部队同样未曾溃败,只不过损失比他这里更惨烈一点,现在就剩下两列横列了。

    洛萨并不知道,这时候,有十几个贵族私兵打扮的家伙摸上了空无一人的山峰。

    他们利索地下马,然后将身边驮马上的东西全部卸下来。

    在进行这事的时候,一个身穿抹去纹章的暴风王国制式盔甲的战士几乎忍不住拔剑冲下去帮忙。

    但他被拦住了。

    “你一个人下去能帮上忙么?雷吉。”

    被称呼为雷吉的,自然是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将来的元帅!

    温德索尔咬着牙:“难道我什么都不做?”

    杜克笑了笑,举起三个手指头,每说完一段,就曲起一根手指。

    “首先,你别忘了,你已经是我的追随者。”

    “第二,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原因。”

    “第三,我不会分身术,我顶多打掉对方的气焰,我不可能同时掩护两支部队。我要你和马卡罗在山上掩护汤姆*西莫斯将军。这样的人才不该死在这地方。”

    “好!”温德索尔一招手,只见有更多私兵打扮的人,悉悉索索地摸上这座之前空无一人的山顶碉堡里。

    看着山下的战况,杜克忽然叹气。

    “天堂向左,战士向右……怎么我在亲自体会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如此沉重呢。”

    洛萨和狮鹫军团的战士都是伟大的,正是这份伟大光辉,让杜克不忍心看到整个狮鹫军团折在这里。

    西莫斯将军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的左臂低垂着,兽人战士的猛击让他整条左臂脱臼了,稍微动一动都是锥心痛。他的右腿被一根粗糙的长矛扎了个对穿,尽管没伤到骨头,但汩汩血水正在里面冒出来。

    他很累,几乎连一个指头都不想动。

    他很脏,金色的头发铺满了暗红的泥浆。那不是泥浆,那是干掉的血肉,有兽人的,也有袍泽的。他的卫兵帮他挡了一锤子,他亲眼看到背脊中锤的那个小伙子连肋骨都刺穿铁甲的缝隙,伸了出来。

    从接到洛萨的命令至今,他一直都以为自己会死在这里。

    突兀地,他听到了奇异的啸声。

    那种近似于弓箭雨齐射的尖啸声,比十个弓箭手大队齐射都来得让人惊悚。没有来得及回头,忽然一阵鼓震耳膜的“噗噗噗!”声过后,眼前的绿色被清扫一空。

    刚刚还以为永不停息的绿色狂潮,被硬生生撕裂了!

    谁干的!

    汤姆*西莫斯将军霍然回首,他看到了从不曾看过的异象——至少一百只由奥术能量的手掌,漂浮在虚空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