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来吧,我们一对一
    挑衅!

    绝对的挑衅!

    一如古尔丹的地位在部落当中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暗影议会这个实质上掌控部落权力的组织,每一个术士都有着无上的优越感。

    加上对巴尔撒和杜克的影响。

    非常搞笑地,明明有着无数手段的双方,居然在一起隔空对搓法术。

    法术对轰,这在法爷的战争当中并不罕见,完全摒弃了防御的攻击,这可真是前所未见了。

    本应可笑的一幕,却因为双方拼尽全力把自己的法力灌注在一击当中,霍然变得无比惊险。

    巴尔撒的法杖的仗头同样是一个骷髅头,若是细心观察的话,会发现这是一个德莱尼人高阶牧师的头颅制成的。

    邪恶的巴尔撒逼使这位曾经信仰圣光的德莱尼牧师,亲眼目睹了千百个德莱尼幼童被杀,在对他施以惨无人道的虐待,然后将他浸泡在满是鲜血的池子里活活淹死,最后才将他充满愤恨的灵魂禁锢在他的头骨里。

    这根头骨法杖所散发出来的波浪状邪恶怨气,完全可以用肉眼观察到。

    幽黑的光芒在法杖上越来越盛,三个淡淡的、带着玄奥符文的黑色光圈从杖身上打开,从小打到,前中后锥形的光圈呈现一个锥形。

    最大那个光圈瞬间扩张到半径一米左右,一头一尾两个光圈是顺时针,中间那个是逆时针转动着,仿佛是一个奇异的钻头。

    “咕噜哒——”

    伴随着不明其意的咒语,一道墨黑色的光柱骤然产生——击穿身前的空气幕墙,荡开太阳的金色光辉,直刺向山巅要塞大门前的杜克。

    那光芒是如此地深黯,仿佛可以将整个白昼覆灭,将世界强行拉进黑夜的领域里。这光芒也惊栗了战场上的每一双眼睛,无数兽人的目光下意识地低了下去。不敢与之对视。

    可是,下一刹那,兽人们又抬起了头,因为他们感到一阵炽炎一般的劲风扑面而来,灼热的气息从自己脸颊边刮了过去。

    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一刻时光仿佛定格。

    太阳……世界上居然有两个太阳?

    不,眼前的不是太阳,是一个恍若太阳的巨大火球。超过五十米的巨大半径,别说烧一个兽人,烧掉整个山头都够了。

    这位兽人术士赤红的眼睛深处,瞳子缩成一点,它微微张开满是獠牙的下颚,发出粗重的呼吸声,旁边的兽人以为他是紧张。

    唯有亲身经历过兽人与德莱尼人大战的他才清楚——他被愚弄了。

    眼前这个神秘的‘强**师’根本就是西贝货!

    什么高阶法爷?

    什么人类强者!?

    放屁!

    如此斑杂、如此低浓度的魔力在糊弄谁?真正的法系强者想把自己的魔力搞出这么多杂质都难。

    不管他是不是老家伙,反正这家伙的魔法水准绝对不高。

    巴尔撒怒了!真真正正地怒了!

    他法杖一捅,将灌注在法杖上的全部魔力一次过全部激射出去。

    “去死吧——你这个……”

    原本,巴尔撒想喊出‘骗子’这个词的,但他又楞了,连他原本应该紧握的法杖,不知什么时候从粗糙有力的指节之间松开都毫无察觉。

    对方汇聚魔力的速度太快了,完全不是一个低阶法师所为。同样是灌注全部魔力,巴尔撒的施法时间足足是3秒,对方居然是瞬发?

    巴尔撒也知道高阶术士可以通过训练自己的施法技巧大大缩短是施法时间,但对面这家伙的技巧也太恐怖了吧?

    巨大火球轰然杀至,火球荡起的气流与扬尘卷得所有兽人的鞭子和毛发都向反方向飞扬起来,兽人们都似乎吓傻了。

    这群只会肉搏战的粗汉本能地畏惧这个看起来威力十足的超级火球。唯有巴尔撒的眼球里,倒映着浓浓的不屑,他想说‘看我的先射爆那家伙的火球,再把他整个人化为暗影的灰烬。’

    然而,事态再一次出现变化。

    暗影箭刚射出不到十米,巨大的火球就到了。

    没有预想中惊天动地的碰撞,那个巨型火球居然一下子一分为一百零八个!从单一的蛮力派变成了技巧派的。

    这无异于让巴尔撒一拳打到空气中。

    这些火球仿佛是被暗影箭打散的,实际上却在半空划出一道道炽烈璀璨的弧线,远在暗影箭去到半路之前,轰在了巴尔撒的身体上。

    “砰砰砰砰——”连绵不断的炸响化作一个颀长的爆音。

    的确,灌注着如此低浓度魔力的火球无法直接伤害到巴尔撒。但火球不单是元素伤害,其爆炸时产生的冲击力,根本是无可避免的。

    作为一个并不算特别强大的老术士,巴尔撒完全可以召唤出一个虚空恶魔,将其献祭,然后分解并化为一个护盾保护自己。这样的话,别说杜克用108个火球,再来10086个都无济于事。

    但是,出于比杜克更强的自傲,巴尔撒不愿意用这种方式取得胜利。

    区区低阶法术,硬抗就好!

    巴尔撒是这么想的。

    他当然不会知道,是杜克的灵魂力量——七大罪之一的在同时影响着他。

    结果就是,在数千兽人注视中,他巴尔撒被打得很惨的样子。

    笑吧!笑吧!等我的射到他……

    不管是巴尔撒还是杜克,谁都没想到,这场貌似是一对一的决斗,其实有着第三方插足的。

    第三方的名字是……系统精灵。

    “怎么办?怎么办?经过模拟!还有3.98秒,宿主就会因为全部失效,而被对方的黑暗属性箭型攻击打死。根据估算,被使用恶魔力量的术士杀死,宿主有很大几率完全失去人性,复活后变成食尸鬼。”

    “宿主完全失去理性,本系统精灵也会完蛋!”

    “本来不插手宿主任何决定,是本精灵的原则。但宿主现在失去理智了啊!对!本精灵可以启动保护宿主的应急预案!”

    谁都没发现,在兽人术士那条宽大的法师袍与披风之间,出现了一只法师之手。

    这只手并没有采用任何一种法术攻击。

    因为经过某精灵的计算,此时以杜克的水平,任何的法术攻击都对兽人术士无效。所以某精灵非常阴险地捡起了地上某个人类战士被砸断的长剑的剑尖,飞快地从后一捅。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