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剧透一时爽
    夜!深夜!

    在暴风要塞的一个露台上,莱恩国王仰望星空。

    深邃的宇宙中,好几颗平日里星光灿烂的明星,跟一颗冉冉升起的赤红色妖星的光芒彼此交织,仿佛在上演一场惨烈的厮杀。

    旋即,妖星的巨大阴影轻易将其笼罩,这几颗星变得黯淡无光,摇摇欲坠。

    一颗、两颗……足足六颗流星从莱恩视界中划过,然后永远地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还有一颗千年来守护在艾泽拉斯世界上空的亮星也变得光芒灰暗起来。

    这让莱恩的心情变得无比低落。

    安度因*洛萨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莱恩身边。

    “莱恩,在想什么呢?”私下的时候,安度因不是莱恩的臣子,而是三十年相交的好友。

    “安度因,我在想,我们跟麦迪文几十年的相交,是否是一场虚幻?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如果他真要这个王国的话,我给他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事,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洛萨时刻谨记着自己的职责。

    在身为麦迪文的好友之前,他是莱恩国王最忠实的臣子,所以在麦迪文露出不寻常的时候,他是第一个警戒的。

    但现在麦迪文公开反叛,在事情确定的今天,安度因反而有点松了一口气似的,这让他能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去安慰莱恩。

    “要么是我们的眼睛瞎了,要么是麦迪文用数十年的时间欺骗了整个世界,要么……”说到这里,安度因故意停下。

    “要么什么?”莱恩心急地追问。

    “要么我们老朋友的身躯里换了一个灵魂。”安度因摊开手,解释道:“我对一个人的感觉是很敏锐的。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从不缺乏实体化的幽灵。我在暮色森林那边,天天能收到看到幽灵的报告……所以,或许……”

    莱恩长舒一口气,拍拍安度因的肩膀:“老朋友,不管你这是安慰还是推测,我至少感觉好受多了。”

    是啊!最近的事,让莱恩感觉世界都快塌下来了。

    兽人急攻如火,半个暴风王国领地已经沦陷。现在暴风王国所能控制的区域只剩下半个艾尔文森林和半个暮色森林,外加一个西部荒野。赤脊山那边几乎是失联状态。

    现在世界的守护者麦迪文也叛变了,作为世间最强法师,真不知道还有谁能够对付麦迪文。

    “群星暗淡啊,世界要灭亡了吗?”莱恩喃喃自语。

    安度因指着星空,用豪迈的声线说道:“看吧,莱恩,星空中繁星闪耀,然而群星之中,总有些会变得更加明亮,总有些会更加黯淡随即坠落。星辰的熄灭与点亮,你不觉得好像我们凡世的灯火么?夜晚总会到来,夜晚总会过去。看!那边不是有一颗新星在冉冉升起吗?”

    莱恩也注意到,在西面的天空,一颗从未见过的耀眼新星正散发着璀璨的光辉。

    “啊!的确。”莱恩忽然觉得好受多了。

    “莱恩,这就对了!我们或许失去了一个老友。但我们不是还有杜克这样的希望之星吗?做人要往前看。”

    “是的,你说的没错。”莱恩顿了一下,对安度因说道:“明天把马库斯那小子叫来暴风要塞吧,我觉得我们应该听一下他和他的老师的意见。”

    洛萨沉吟一下,点点头。

    不光是杜克,杜克那位‘老师’也是异常神秘。在拯救了狮鹫军团的残军和取得河岸大捷之后,洛萨回来就发现那位‘百手死神’不见了。只留下一句神神秘秘的话给几位受伤的士兵转达“需要我的时候去找杜克吧,我有空会来的。”,然后就跑了。

    第二天,莱恩召见了杜克。

    这是一个很私人的小型会客室,整个会客室里只有莱恩、安度因和杜克三个。

    没有金碧辉煌,没有过份的装修,甚至没有王座,只有极为简单的几件家具和摆设,以及一杯香浓的红茶。莱恩就坐在一张跟杜克所坐椅子完全相同的椅子上。

    几个月不见,杜克长高了不少,不过杜克并没有像暴风城的其他人那样留着胡子,他依然选择定期把自己的胡子刮掉了。

    “你好,陛下,请问你这次召见我,是要找我,还是找我的师父?”杜克开门见山。

    “有什么区别么?”莱恩侧侧头,好奇了。

    “有,如果是找我师父,那我可以回去了,因为我也找不到他。他说有一个关乎整个艾泽拉斯存亡的大事要去做,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杜克提前把话给堵死了。

    偶尔假扮老头装逼没问题,但装逼装多了被捅穿,当成****就不好了。

    莱恩笑了:“你是想告诉我,海王是杜克*马库斯,而不是获加吗?”

    “陛下你可以这么理解。”杜克非常淡定地呷了一口香浓的红茶。穿越这么久,唯有红茶这码事是杜克最为适应的。

    “那么,我可以信赖你到什么程度呢?安度因老是跟我说,你或许知道很多,但你却不肯跟任何一个人透露。”莱恩并不是逼问,他轻轻舒展了自己的身子,他完全是在看杜克的表现,决定会倾注多少信任到杜克身上。

    安度因插了一句:“从麦迪文进献黑色沙漏那天开始,我就觉得你知道了很多。抱歉,这是一种没有根据的直觉。但希望你明白,很多上位者在无法找到确切根据的情况下,只能依靠直觉行事。”

    杜克知道,莱恩和安度因是在逼他摊牌了。

    这就像一个分水岭,他当然可以继续保持神秘主义,然而在受到麦迪文背叛的当下,他们会更难信任外人。这样的话,‘历史’就很可能再次重滔覆辙。

    杜克决定坦白,部分地……

    “因为我当时说的话,不会有人信。我说出真话的唯一下场是被大家当成疯子,哪怕陛下你再贤明,也只会将我冷遇。”杜克是如此斩钉截铁,反而让莱恩老脸一红。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事实上,我看到的东西,远在黑色沙漏之前。我第一次见到麦迪文时,我就感觉到麦迪文身上有浓厚的恶魔气息。抱歉,这是一个天赋,我对恶魔很敏感。”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