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死了卡德加
    “嘶!”莱恩和安度因同时倒抽一口凉气。

    但杜克的惊人之语还在后头。

    “我回去之后,去师父的秘密书库里私下翻阅了好多资料。当那天麦迪文进贡黑色沙漏时,我有六成把握确定,附身在麦迪文身上的是堕落泰坦、燃烧军团的老大萨格拉斯。”

    什么?麦迪文被萨格拉斯附身了?

    他们真不知道是惊是喜了。这一瞬,他们嘴巴里五味参杂。

    他们完全明白,为什么杜克选择闭嘴保守秘密了。

    杜克当时是什么身份?别说那时候,哪怕现在,若是麦迪文没自己暴露出来,他们都依然会蒙在鼓里,不知道麦迪文反叛了。毕竟一个黑色沙漏无法证明什么。

    现在,杜克居然直白点出是萨格拉斯所为。

    莱恩和安度因既高兴,又害怕。高兴是因为,他们的老友麦迪文很可能不是真心背叛他们的友情,背叛整个艾泽拉斯。害怕是因为,那可是萨格拉斯啊!

    作为有知识有文化的贵族,他们当然知道谁是萨格拉斯,而萨格拉斯一万年前又对艾泽拉斯世界做过什么。

    安度因试探着问:“你怎么确认是萨格拉斯的?”

    “这是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好多法师都知道。距今三百二十多年前,前代守护者,麦迪文的母亲艾格文曾经去过一个神奇的世界。她阻止了一群正在猎龙的恶魔,并随后遭遇上燃烧军团恶魔之王萨格拉斯。利用倾注了整个艾泽拉斯最强法师组合——提瑞斯法议会六人众的守护者力量,她打败了恶魔之王并将其躯体封印。”

    “封印?”洛萨追问。

    “具体的事项,并没有在文献里记载,估计唯有提瑞斯法议会的人才会知道。不过我从那股深黯无比的泰坦气息判断,唯有是萨格拉斯的灵魂才会如此强大……”

    哪怕杜克用上不确定的推测语气,莱恩和安度因已经本能地相信这是一个事实了。因为这本来就是事实,而杜克的话只是给他们一个提示。他们自然会通过各种各样的信息考证杜克的话。

    莱恩国王十个指头深深地插入他厚厚的头发当中,他的瞳子有点涣散:“糟透了,如果恶魔之王窃取了守护者的魔力,提瑞斯法议会失败了……艾格文也失败了……那岂不是整个艾泽拉斯再没有谁可以收拾萨格拉斯?天啊!暴风王国也快完了,我这个亡国君主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先君……”

    安度因从来不缺乏勇气,但此时此刻,他的脸色也是一片死灰。

    这一刻,整个房间会客室仿佛中了时间停止魔法。

    杜克在莱恩和安度因的愕然注视中昂然起立,他抬起头,轻声说道:“不必多说,陛下。事情依然可以挽回。请你满怀信心。有信心不一定会赢,但没信心就一定会输。连你自己都没信心,你如何让国民,让士兵,让贵族们支持你?信赖你?”

    “既然我杜克*马库斯站在这里,既然安度因*洛萨站在这里,既然还有千千万万支持你的国民站在你背后支持你,那在我们没有全倒下之前,谁敢说这个王国的未来必定是毁灭?”

    “如果暴风王国的毁灭是必然的命运,那么就由我亲手改变给你看。”

    “从知道大事不妙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为这一天做准备。我曾无数次希望这只是我的无效劳动。但既然这一切真的发生了,为了不再有更多的民众哭泣,为了不再有赤脊山死命断后的狮鹫军团战士们的悲恸,我们不是应该更加努力,避免这一切么?”

    杜克的语调,平静中带着激昂,听完杜克这番话,莱恩几乎像是触电似的挺直了腰杆,抬起了头。

    莱恩理了理自己的仪容,对着满面关切的安度因点点头,然后对杜克苦笑道:“抱歉,让你见笑了。我身为国王,不得不成为人民和贵族的表率啊!刚才我真是失态了。好吧,杜克,我想你也想过好多点子,一次过拿出来,别藏着了。”

    安度因也对杜克致以最真挚的微笑,他也发现莱恩最近情绪低落了,没想到杜克的鼓舞这么有效。

    “有地图吗?”杜克问洛萨。

    洛萨身为王**事最高指挥,身边总是带着一张简易地图的。他当场在茶几上摊开地图。

    杜克指着地图说:

    “首先,对抗整个兽人部落,不是暴风王国一个国家的事。如果短期内无法得到来自洛丹伦和激流堡的兵力支援,陛下你要做好死守暴风城的打算。真有个万一,我强烈建议陛下你让妇孺先渡海北上,越过同样暴露在兽人兵锋之下的矮人领地丹莫罗,直达更北方的希尔斯布兰德丘陵。因为在那里,陛下你能得到来自其他几个人类王国的充足支援。完全可以运去妇孺,运回暴风王国继续的军事物资和兵员。”

    在矮人的铁炉堡都面临被部落攻打的情况下,杜克说的是正理,莱恩和安度因同时点点头。

    事实上,在‘历史’当中,战败的洛萨也是带着暴风王国的残兵败将以及民众,也是这么做的。只不过暴风王国现在形势还不至于恶劣到那个地步,杜克才没有提出全国大撤退的建议。

    眼看莱恩认可,杜克继续说道:“第二个,我建议在闪金镇附近构筑堡垒防线。”

    安度因打断道:“这个没什么用吧。我们在赤脊山山口已经用血的教训证明,单纯的堡垒无法阻挡兽人的进攻。”

    “不!那是你们的战法不对。”杜克从怀里拿出一份图纸,递给洛萨:“按我这个样式去打造,保证可以给兽人持续放血。”

    洛萨是知兵之人,一看杜克的图纸就连声说好。

    “第三,我强烈怀疑,麦迪文跟这次兽人入侵的狂潮有直接联系,所以我建议两位,考虑一下,是否派一支突击队,直接突袭卡拉赞。”

    莱恩的脸瞬间僵住了,他开始支支吾吾:“被萨格拉斯控制的麦迪文,没错,他背叛了艾泽拉斯世界。但突袭卡拉赞跟解决我们眼前被兽人入侵的危机有什么直接关系呢?”

    正在莱恩因为感情而狠不下心做出决定时,一个王家侍卫敲开了门,他走进来,尽管他已经刻意压低声线。

    杜克还是听到了:“有一个奇怪的女兽人来了,她操着一口流利的通用语说要见陛下,而且她带来了麦迪文的弟子——卡德加的尸体。”

    什么?卡德加死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