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大幅度改变的历史(上)
    这一刻,杜克心里有一百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边走来,那边去,来来回回践踏着杜克的心。

    尽管杜克会复活,但他还是能不死就不死。特别是最近碰到的各种见鬼状况,让杜克心中已经响起了凄厉的警报,再也不敢随便作死了。

    回来后翻查过战斗记录,杜克发现了自己出现第二次‘七大罪’的严重状况。

    他不知道‘七大罪’的其余那些是什么鬼,不过不能指望都是‘愤怒’和‘傲慢’这样相对有利的状况。

    在杜克所了解的历史当中,突袭卡拉赞是以卡德加、洛萨、半兽人迦罗娜的胜利告终。卡德加成功地一剑刺死了大意的麦迪文,进而成为整个艾泽拉斯最伟大的法师之一。

    甚至在后世重建的暴风城当中,就在城门口,有卡德加的巨大塑像。

    所以在杜克的感觉当中,突袭卡拉赞这样的行动,是跟着混,躺着赢才对的。

    好了,现在历史上给了麦迪文致命一击的卡德加挂了。

    那位杜克当年在游戏中,自踏足德拉诺大陆之日开始,一直在各种任务当中陪伴自己的传奇法爷卡德加居然挂了!?

    犹记得,卡德加是何等的叼炸天。

    在漫长的任务过程中,卡德加时不时向法师玩家示范什么叫法术的极致。

    要么用大范围冻气教兽人什么是礼貌,什么是做人。

    要么用空间法术停滞一切敌人,然后悠闲地开始教学环节。

    要么一口气传送数百人,让玩家们目瞪口呆。

    他甚至在日后成为传奇刺客的迦罗娜刺杀下以超高手速开出冰箱令对方只能干瞪眼,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不管是对玩家,还是对艾泽拉斯人来说,卡德加就犹如一座矗立在异域的不灭灯塔,静默地守护着他们的一方安宁。

    而对于威胁艾泽拉斯的敌人——不管是燃烧军团还是部落来说,卡德加又是令他们闻风丧胆的噩梦所在。

    对卡德加,杜克从根本上并无恶感。他甚至没有将卡德加视为竞争对手什么的。

    但就是这样的卡德加——偌大一条将来的金大腿死了?

    那还怎么搞?!

    杜克整个人都有点风中凌乱了。

    莱恩国王和安度因都没什么感觉。这也难怪,他们不是预言家,也不可能知道卡德加将来会如此叼炸天。他们只是按照最直观的情况判断罢了——卡德加是麦迪文的弟子,一个刚成为大地法师,有资质的年轻人而已。

    战争中,一切人命都变得廉价,甚至人命都变成可以用金钱、战力又或者是数字来衡量。

    或许对他们来说,伴君如伴虎的卡德加不死,才更有内奸的嫌疑。

    “一个会说流利通用语的女兽人?有趣。”显然,莱恩国王对这个更感兴趣。

    洛萨很客观地接口道:“的确,我们有不少俘虏,可是一来语言不通,二来这些兽人都非常暴躁。要么就拼死袭击守卫,要么就自尽,我们根本没法得到比较有用的信息。至今为止,我们对于这些兽人的来历,构成,总兵力等信息,都是非常模糊。”

    莱恩笑着对杜克发出邀约:“好了,我年轻的参谋先生,有兴趣跟我们一起来看看那个兽人是怎么一回事吗?”

    “当然!”

    如果没有估计错,来的女兽人应该就是历史上以杀死莱恩国王而一举成名的半兽人迦罗娜了。

    对于迦罗娜,杜克的感觉很违和。从她本人来说,她只是一个棋子,一个兽人战士与一个德莱尼女性施暴后产生的悲剧。她本人的心地并不坏,在大多数时候,她有着一颗德莱尼人的善良心肠。

    但杜克清楚,古尔丹和他的暗影议会对迦罗娜做过什么。

    迦罗娜就是一个傀儡,在必要的时候,古尔丹可以随时随地控制她的身体,让她在神志清醒的状态下做出违反她意愿的各种残酷行径。

    所以她的善良本性反而成了她最完美的伪装。

    刺客之所以危险,就是基于刺客的隐匿本事。

    虽然刺客也有暗杀和明杀之分,但杜克总觉得,那种所谓的明杀,更像是在千军万马中取敌将首级的猛将。

    迦罗娜……显然是个暗杀者。

    在那个辉煌的议事厅当中,莱恩接见了迦罗娜。莱恩国王的王座右边站着安度因*洛萨,左边是伯瓦尔*弗塔根。而洛萨的旁边,站的人赫然是杜克。

    看见杜克如此轻易地取得莱恩和安度因的信任,伯瓦尔也相当惊奇,不过现在的焦点是那位不请自来的女兽人。

    对于迦罗娜,杜克也很意外。

    不同于游戏中五大三粗,完全是食人魔他娘的外形。

    亲眼所见的迦罗娜……体态很妖娆。

    除了绿色的皮肤和一对小小的虎牙似的獠牙外,迦罗娜完全是一个野性派的人类美女的样子。

    她身上只有胸部和左肩穿着粗糙的开裂皮甲,腰间系着一块超短裙长度的兽皮,一双大长腿下完全就是赤脚。

    健美的流线型肌肉展露无遗。

    她何止是什么人鱼线,连腹肌都清晰可见。

    无视了周遭十多位王家侍卫指向她的闪闪长戟,她好奇地打量着富丽堂皇的议事厅。每一张雕工精细的椅子,圆形天顶上描绘着艾泽拉斯七大王国、以及矮人、精灵、巨魔等各种生物的精美壁画,都是她关注的焦点。

    她如同一个好奇宝宝,观察着人类世界的一切,议事厅内一众人类,又何尝不是在观察她呢?

    空气有着异样的寂静。

    好一会儿,似乎感到不能再这样浪费时间,洛萨才开口:“听说你能说一口流利的人类语言?”

    “迦罗娜,我的名字是迦罗娜。”她的回答有点牛头不搭马嘴。

    “呃。”

    “卡德加说人类都是自报名字先的。”迦罗娜很直接地打断了洛萨。

    “那好,我是安度因*洛萨。”

    “你是暴风氏族的酋长吗?”

    暴风氏族?酋长?

    洛萨的脸上写着大写的懵逼。

    “我……不……我是……”洛萨还没说完,再次被打断。

    “你不是酋长吗?那我没什么跟你说的。”迦罗娜的思维简单而直接。

    连莱恩都忍不住偷笑起来,不过身为国王就要有国王的威严,莱恩还是朗声道:“我才是暴风王国的国王——莱恩*乌瑞恩。”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