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来吧!午夜!
    “拔剑!”日后的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此刻的声音仍带着稚嫩。

    他不知道为什么杜克会让他来带领这支200人的精锐部队。更不知道为什么要将这支几乎占据强袭队伍超过九成战力的部队作为佯攻部队。

    他只知道,已经成为他主人的杜克,以及他最为崇拜的安度因*洛萨同时对他倾注了无上的信任。

    这份信任沉甸甸的。

    “我的人就交给你了。”洛萨如是说。

    “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雷吉,我看好你,但你同样需要证明你自己,现在机会来了。”杜克拍拍他的肩膀。

    本来,有幸为破灭中的王国死战,温德索尔已经感激万分,他再三确定,自己没有跟错人。之前看似神神秘秘的杜克,其实真的是王国的大英雄。

    现在听到两人信赖他的话语,温德索尔的眼眶几乎湿润了。

    约定的时间到了,在晨曦中高高举起的长剑,带起太阳一般的光辉,像是一弧烈焰。

    !

    这种中阶武器附魔,可以永久性地为一把近战武器附魔,使其有一定几率击晕恶魔并对其造成额外伤害。

    说实在,这根本不是一个士兵所能拥有的附魔武器。连各个贵族家里的首席剑士都不一定能拥有一把。

    但有钱任性的杜克愣是找来一个附魔大师,为整个强袭队伍两百多战士自身用惯的宝剑进行了清一色的附魔。

    温德索尔不知道这种附魔有多大威力,可上面隐隐传来的神圣气息,让每一个战士都为之心喜。

    温德索尔的身影在晨光之中傲立着,暴风王国的精锐战士们纷纷看向他,在前进中不约而同地举起长剑,一阵辉光弥漫中,剑刃的寒光若隐若现,恍若晨曦初露时,阳光在黑暗的大地上极速蔓延,驱走黑暗。

    “冲锋!”

    牢记着杜克的叮嘱,温德索尔没有采用严谨的军阵前进,反而使用更为散乱的散兵冲击。

    战线开始往前推进,不知不觉,每个战士的步伐都在悄然加快,步子变得更大,短短十米过后,几乎每个战士都是争先恐后地发足狂奔。

    “为了艾泽拉斯!”

    “为了乌瑞恩陛下!”

    “为了我的爱人——”

    士兵们喊着凌乱的口号,却冲锋当中悄然变阵,手持破门用的攻城锤的八个战士,不知何时已经杀到了最前方。

    “哐当——”一声,三人高的铁闸应声崩碎。

    卡拉赞并不是堡垒,并没有什么护城河,即便连大门口的铁闸和木门,都更多地充当装饰物。

    法师塔的防御,从来不靠那种外物。或许说,他们能够成功靠近卡拉赞的大门,都是萨格拉斯无视他们的结果。

    “轰隆”一声,大门也应声而倒。

    手提火把的英勇战士们杀了进去,然后,在火光与大门内本身的火把照明下,他们看到了自己的敌人——萨特!

    一种长有裂开的蹄子、毛发蓬乱的羊腿、山羊一样的犄角、剃刀般锐利的爪子以及一条长长的狮子尾巴的恶魔!

    萨特的起源要追溯到上古之战。在上层精灵中,有一个名叫哈维斯的卡多雷贵族是艾萨拉女王最信任和亲近的顾问。

    而哈维斯是将军团引入艾泽拉斯的罪魁祸首之一,并且随着上古之战的进行,他为自己的种族带来了越来越多的苦难。但他最终在与年轻的德鲁伊玛法里奥*暴风的遭遇中被击败。玛法里奥将他那充满罪恶的躯体彻底摧毁了。

    然而,萨格拉斯觉得哈维斯还有利用价值,就将他复活了,并变成了世上第一个萨特。

    只要有足够强力的恶魔诅咒,而被施法者的意志不够坚定,那么萨特可以轻易将其他生物也变成萨特。

    尽管大部分萨特的身躯已经变得膨胀,身高大多超过两米,但温德索尔他们可以从这些萨特仅剩的衣饰判断,他们就是由曾经侍奉麦迪文的仆人变成的萨特。

    温德索尔的眼睛稍微眯了一下,嘴巴里只吐出一个字:“杀!”

    暴风王国的强袭部队像是一支燃烧的火箭,瞬间破入成群结队的萨特当中。

    进入了搏杀的距离,温德索尔甚至能看清这些拥有深紫色皮毛的恶魔眼眶中闪动的红焰,那是何等的混乱与疯狂!

    暴风王国的战士英勇卓绝,作为被洛萨亲手挑出来的精锐,哪怕他们面对这样充满未知的对手时,仍免不了心中紧张。但是当他们看到冲在队伍最前方那个年轻的身影时,他们不由得更有勇气。

    带头冲锋的温德索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旗帜。

    萨特们怪叫着,尖锐而难听的嘶吼声,足以让任何心智不坚的人为之颤抖。

    温德索尔的剑很稳,与第一个恶魔对手相距两米时,一股肉眼可见的波状烈焰从剑锋上迸发而出,在半空中形成近乎气刃的剑风,眨眼之间让整把长剑的杀伤范围增加了一倍有多。

    金黄色的剑光在摇曳的火光之下更显得耀眼,它分开黑暗的虚空,带起一片光晕似的光华,“呼”一声从第一排萨特身上横扫而过。

    奇异地,空气中爆发出裂帛似的声音。

    那排身高两米的萨特统统变成了一米高。因为它们整个上半身都被齐齐削掉了。带来的冲击效果,把它们断开的上身彻底掀飞。

    并不是每一个跟恶魔接战的战士都像温德索尔这样幸运,但被附魔过的宝剑往往光是上面散发的神圣气息都足以震慑萨特们。

    第一波接战的人类士兵们,统统毫发无伤。

    有戏!

    面对这些武装到牙齿的人类士兵,这些新生的萨特弱小得就像是刚破壳的雏鸟。

    哪怕是武艺稍逊的战士,都能在三回合之内把这些农夫和仆人变成的萨特干掉。

    “把恶魔都杀光!”温德索尔刚喊完,忽然感到一股战栗的感觉从自己身上掠过,那感觉让他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一转头,他看到一个红皮肤的恶魔骑着一匹浑身冒着烈焰的战马,缓缓出现在宽阔的通道口。

    如雷的马蹄声,连空气都被灼烧到快起火的吱吱声,还有那四散的萨特……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温德索尔。

    眼前这家伙不好惹!

    那家伙突然开口:“来吧午夜,让我们一起消灭这群乌合之众。”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