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听的可不是墙角
    如果杜克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讶得合不拢嘴。

    猎手阿图门。

    本应在后世成为亡灵的boss,现在却以恶魔之身出现。到底阿图门是什么来历,已经无法考究,反正作为一个入门boss,他很好地给温德索尔等人来了一个下马威。

    阿图门骑着一匹让人印象深刻的怪物。

    浑身缠绕着地狱烈焰,灼热得发出红色光亮的四蹄仅仅是站在地上已然把青石地板灼烧出一个个坑坑洼洼的小火坑。伴随着“呼嗤呼嗤”的声音,连嘴鼻都喷出满是硫磺气息火焰的高头地狱战马,赫然出现在温德索尔等人的面前。

    比暴风王国所有重骑兵所用战马都要高大的体型,很容易让人觉得‘午夜’是一匹犀牛,而不是一头来自地狱的梦魇兽。

    人仰马嘶,当梦魇兽的阵阵咆哮声响彻整个卡拉赞第一层时,当它满是火焰的巨大身躯在左冲右突无人能挡时,温德索尔才意识到杜克说的那句:“你的责任不轻,能坚持一小时,你就算完成任务了。”是什么意思。

    洛萨曾无数次告诫他们这些新兵蛋子,在战场之上,当与敌人面对面厮杀时,首先要克服的就是对死亡的怯弱。如果没法直面死亡带来的恐惧,那么等死亡来临的前一瞬,你才会明白,原来自己的脚一直就站在地狱大门的边界上。

    否则,当你人头落地,当你被战马巨大的冲力撞成肉酱,当时的视界疯狂旋转,当你的意识快速消散,生命之火熄灭时,一切都晚了。

    你的人生,你的地位,你的亲友,你的爱人,在那一击之下,统统会成为历史……死后的世界是存在的,无数亡灵,无数恶魔用它们邪恶的身影证明了这个糟糕的、铁一般的事实。

    可是,一旦死了,你就不再是你。

    为了避免这个糟透的境况,首先做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克服恐惧。

    这并不容易,特别是在自带恐惧光环的梦魇战马面前。

    好多精锐战士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是梦魇战马的表现,又或是恐怖意志的压制,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彻底冻僵了他们的心扉与血脉。他们就像是一只只待宰的羔羊,被猎手阿图门的顺势劈和梦魇兽‘午夜’的冲锋收割掉生命。

    温德索尔出奇地没有恐惧,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中觉醒了,那是一种名为‘勇气’的东西。

    “天堂望左,战士向右。”

    在见识过狮鹫军团的勇战后,杜克不止一次说过这番话。从那天起,温德索尔一直对这番话似懂非懂。

    然而在这一刻,温德索尔懂了。

    视界里的一切,依旧颜色如故,地狱的烈焰与死神的呼号依然在肆意地咆哮。前不久的战友,很好地演绎了什么叫做与世长辞。

    死亡的恐惧正在高速传播,温德索尔却没有丝毫感受到这一切。他的心胸全被紧张所填满。

    这份紧张不是来源于恐惧,而是来自于沉甸甸的责任感,来自于安度因和杜克的信赖。

    身边的袍泽并不怕死,从接受这个任务的瞬间,他们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但温德索尔却至少希望他们哪怕是死,也死得有意义,死得其所,是死在向胜利冲锋的道路上。

    战况太乱,指挥变得毫无意义,所以温德索尔决定自己上。

    他瞧准了一个机会。

    一个几乎是间不容发的瞬间。

    就在梦魇兽‘午夜’以它几乎肉眼难辨的高速撞飞了温德索尔身边不远处一个战士,就在猎手阿图门手起剑落,即将补上一剑的时候,温德索尔霍然发动了冲锋。

    那不是普通的冲锋,那是身为‘战士’职业者的冲锋。

    “呼啦”一声,带着长长的虚影,温德索尔一下子撞到梦魇兽的侧身处。这份冲力是如此巨大,连雄壮的梦魇兽都不禁为之一个踉跄。

    “来吧!四脚爬虫!让我们战个痛快!”

    ‘午夜’是通晓人性的,温德索尔的让它很不爽,但它还没反应过来,一面刻有暴风王国狮子纹章的盾牌就给它来了一记狠的。

    这沉重的一记,把它的嘴都打歪了。

    “哈!”猎手阿图门紧接着的一记顺劈斩,却被温德索尔附魔有的长剑以一记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横剑格挡给招架了。

    战况顿时为之一变。

    就是温德索尔这一勇战,让一开头无人能挡的阿图门陷入了暴风城精锐战士的围攻当中……

    另一边,在卡拉赞后门。

    洛萨却隐隐有点儿着急,在杜克下令让温德索尔发动攻击后,这边却迟迟没有动作。

    “你在等什么?”

    洛萨不是没见识过法爷们的神秘兮兮。

    像杜克这种死活不进后门,就躲在门边,一副听墙脚的样子,洛萨真搞不懂杜克是在真的进行魔法行为,还是像盗贼那样纯粹地偷听。

    但偷听又在偷听什么?

    如果是声东击西的话,为什么现在还不行动?

    洛萨一脑门都是问号。

    出于对杜克的信任,洛萨还是一言不发,跟他最能打的24个手下,还有百无聊赖的迦罗娜等候在后门附近。

    还别说,杜克真的在进行一个大工程——偷听。

    声东击西固然是个好计策,那也要看用在谁身上。若是用在通讯不便,只能以最原始方式传递警报信息的地方,声东击西绝对是无往而不利的。

    但这里是麦迪文的卡拉赞,若不是萨格拉斯傲慢过头,根本连广域探索都懒,又或者是存心等他们上门,他们一行人连摸到卡拉赞边上都做不到。

    进入了卡拉赞里面,跟蚊子在人体上吸血一样,短时或许还感觉不到,时间长了一定会有感觉的。

    杜克就是想办法,把强袭再次变成突袭。

    杜克要验证自己的一个猜想。

    一道无形的波纹正以卡拉赞法师塔的最高点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那种原理就像是雷达波,通过主动的声呐,荡漾开来一圈奥术能量做成的涟漪,然后当碰上什么东西之后,就会有一股微弱的波纹反向反馈到法师塔的最高点。

    这种原理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简直是天荒夜谈。

    但对于杜克这个穿越者,却不是事儿。

    “有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