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大写的污(去咯看看万赏)
    迦罗娜有多强?

    这一直是个问号。

    这位在‘后世’将以击杀莱恩国王而臭名昭著的传奇刺客,此时依然是那个一心为她喜爱的人类战斗的半兽人。很简单,整个部落都掀起她的‘小身板’,没有一个氏族肯接纳她,而人类……特别是莱恩和洛萨选择了接受她。

    这让从小就过着悲惨奴隶生活的迦罗娜为之心中温暖。

    或许是报恩,又或者是其他的情绪,迦罗娜的表现非常地纯粹与直率。

    脚下轻轻一跺,迦罗娜手中的两把弯弯的骨质匕首已像弯月般倒悬而下。在出手之前,她明明跟麦迪文有一段十米的距离。

    这在很多法师当中,都是一个足够安全,又能清晰看到对方一举一动的距离。

    但仅仅是眨眼都不到的功夫,锋利的匕首尖刃已经来到了麦迪文的后颈上方不到两厘米处。

    盗贼特有技能,迦罗娜就是靠它轻易穿过了如此长的一段距离,从暗影中消失,再从暗影中出现。当她的匕首直逼麦迪文要害时,杜克也心中一个冷冽。

    他配合洛萨跟萨格拉斯附身的麦迪文打嘴炮,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吸引麦迪文的注意力,给迦罗娜发出致命一击的机会?

    为了掩护迦罗娜,杜克甚至在迦罗娜出手之前抢先加,瞬间一个足以闪瞎眼的大火球丢过去麦迪文面前。

    杜克做到了自己的极致。

    哪怕此时此刻,杜克不是这一击的当事人,他也能真切明白这一击有多么凌厉与凶险。

    没有星辰在头顶崩裂导致天地溃散的恐怖气势,更没有什么雷霆万钧,迦罗娜的匕首完全不带一丝烟气,没有尖锐的破风声,更没有一丝一毫的气息。

    如果问非要像什么,那应该是一种近乎动物本能的‘狩猎’。

    对,麦迪文是猎物,迦罗娜是猎人。

    就是这么一击,哪怕远隔10米,杜克都心生一种换做自己,绝对是避无可避的感觉来。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或许麦迪文很强大,终究麦迪文依然是凡人的躯体。受了伤会痛,伤势够重也会死。

    迦罗娜若是真能秒杀麦迪文,那真是普天同庆的大好事。

    可惜,没有若是……

    时间如果是一幕快进的影片,那么它绝对在这一瞬被按了定格。

    空气本来不该有声音,迦罗娜出现在麦迪文身后的同一刻,空气传来了“咯咯咯咯”的奇异声音。

    杜克、洛萨还有迦罗娜同时发现,这个被温暖阳光照射着的工房里,原本无序的空气竟然在不到百分之一秒内生生凝固起来。

    这种效果完全就是杜克那个的超级升级版。

    在麦迪文的浩瀚法力作用下,整个工房空间里所有的水汽都被冻成一片白雾,然后化作沙子似的大大小小冰粒如同扬尘一般纷纷扬扬地落下。

    十二根巨大的立柱瞬间被白霜所覆盖,工房内每一处有积水的地方顷刻结冰。水结冰后体积会变大,来自不同地方的冰块为了有限的空间而发出激烈的碰撞,随后发出冰块碎裂开来的声音。

    杜克的大火球和洛萨的冲锋都被从麦迪文身上喷涌而出的寒气巨浪所打断,两人几乎是被倒卷了出去。而身处冰冻核心区域的迦罗娜,更是眨眼就成了一座冰雕。

    不光是迦罗娜,麦迪文身边数米直径的空间都因冷气而凝固。

    被冰封的迦罗娜姿势很美,左膝上提,右腿蹬直,如同白鹤亮翅的双臂就差那么一点完成了最后的合击,把锋刃插到麦迪文的脖子上。

    就差了这么一点,却成为天堑。

    麦迪文脸上带着怒容转身,回望那变成冰雕,面容坚毅不带一丝犹豫的迦罗娜。

    “混账!”

    洛萨似乎有点儿不懂,为何麦迪文会如此愤怒。原本,在洛萨的想象中,迦罗娜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只要麦迪文一法杖敲碎迦罗娜的冰雕,这位在他印象里无比率真的半兽人美女就会立即挂掉。

    麦迪文的确一杖头敲上去了。冰雕上一道裂纹迅速向四面八方延伸着,这灌注了些许法力的一击,在迦罗娜的身上带起某种奇异的反应,从迦罗娜矫健的身姿上蜿蜒传开。

    只见一块块大大小小的冰块像是坏掉的面具,从迦罗娜身上剥落,伴随着最大一声“咔嚓”轻响,当碎裂的波纹波及迦罗娜整个身体时候,已经被冻气冻得有点神志不清,直哆嗦的迦罗娜从冰雕里摔了出来。

    然而,在看到麦迪文那张脸的瞬间,迦罗娜脸上有着无比的倔强。

    麦迪文揍迦罗娜了。

    对,是揍!

    用拳头的那种揍!

    堂堂法神级别的麦迪文,居然当着目瞪口呆的洛萨和脑洞大开的杜克两个外人的面,狠狠地揍迦罗娜。

    “你这个贱人!你居然真的想杀我?”一拳头下去,迦罗娜的左脸上顿时多了一块乌青,由于兽人的绿皮,这其实并不明显。

    “我为什么不能杀你?”已经因为冰冻而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的迦罗娜硬气地反问。

    “贱人!你不想想,是谁饶过你一命。让你这个假装使者的刺客活下来。你居然不知感恩,还想谋杀我?”麦迪文,又或者是萨格拉斯余怒未消,又是一拳揍下去。

    “哼!被你这个软弱的雄性一度占有,是我最大的耻辱!”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洛萨的脸部肌肉瞬间石化。

    而杜克霍然想起一个秘辛——那是‘后世’一个名为麦德安的救世主的故事。

    麦德安:新提瑞斯法议会的创始人之一,为了对抗上古之神对艾泽拉斯世界的入侵而各处奔走。特别一提,这位麦德安是兽人、德莱尼人、人类和泰坦的四族混血。

    没错!他就是麦迪文和迦罗娜的孩子。

    曾经的迦罗娜是古尔丹派去装成使者、刺杀麦迪文的刺客之一。

    麦迪文将除了迦罗娜以外的兽人刺客都弄死了。然后迦罗娜被派回去给古尔丹捎口信,而古尔丹又将她派到麦迪文身边,充当为兽人利益服务的间谍。

    麦迪文明知道这一切,却把她留了下来。

    在游戏里的官方说法是两个寂寞的灵魂互相吸引。

    这描述多么文艺啊……

    现在看来哪里有什么文艺,分明是某人蛋疼的时候污了一把。到底是麦迪文的污,还是萨格拉斯的污,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种大写的污几乎把杜克的狗眼都亮瞎了。(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