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好像有什么不对(去咯看看万赏)
    “贱人!你要面对自己的命运!”萨格拉斯控制下的麦迪文,以兽人的方式跟迦罗娜这位女性半兽人谈着恋爱。

    麦迪文的拳头如雨点般落下,这对于从小以奴隶身份受尽部落其他兽人同胞白眼和折磨的迦罗娜来说根本不是事儿。

    “雄性!除了你的邪恶魔法,你的力气就这么点吗?我看不起你。”

    萨格拉斯更怒了。

    另一边,不管是出于骑士风度还是绅士风度,洛萨都觉得自己有义务阻止这一切,他大吼着“放开她”冲上来,却被麦迪文一个不知名的魔法直接弹飞。

    而杜克……杜克在打酱油。

    尽管早已知道这是‘历史’的又一次重演,杜克依然觉得眼界大开。不过,老麦你这么叼,尼玛知道么?你就不怕以后你孩子跑到你面前高唱“我叫你爸,你打我妈!”?

    “蠢货!你以为你真的可以加入渺小人类的国度吗?来吧,面对你的命运吧!”麦迪文的双手浮现出玄奥的光芒,数不清的蚂蚁大小的符文在麦迪文的手掌、手背、手臂上流转。

    下一秒,一股神秘的力量电射进迦罗娜的眉心。

    那是一段对迦罗娜来说无比可怕的影像。她看到了未来,看到了一段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未来。

    那个温文尔雅,以宽广的胸怀,代表整个人类国度接纳了她,收留了她,给她一个家的莱恩*乌瑞恩酋长,居然被她亲手杀死了。

    这影像是如此清晰,感觉是如此真切,迦罗娜彻底愣神。

    莱恩至死都不信的脸部表情,旁边莱恩的儿子瓦里安那惊骇欲绝的表情,最为关怀她的王后的痛苦表情,近在咫尺地呈现在伽罗的面前。

    还有血的味道与触感,还有那她亲手将莱恩的心脏挖出来的恐怖手感,所有的一切都无比逼真。

    这点点滴滴的细节堆砌起来,让迦罗娜陷入了狂乱当中。

    “这不可能!?”

    迦罗娜霍然浑身一震,瘫倒在地上,全身上下不停轻微地抽搐。

    “混蛋——你对她干了什么?”洛萨咆哮着,再一次冲上去。

    “我只是让她面对必然的命运——”恢复常态的麦迪文脸上浮现出戏谑与狰狞。

    “去死吧——萨格拉斯!”洛萨咆哮着冲了上去。

    杜克不声不响地跟上了,他招出了招牌似的36只法师之手,向麦迪文倾泻着奥术飞弹。当然,他也知道,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如此低浓度低伤害的奥术飞弹,虐虐兽人或者鱼人还行,对于麦迪文这个君临于这个世界神秘力量顶点的存在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

    杜克能清楚看到,海量的奥术飞弹尚未逼近麦迪文身周三米,就被麦迪文身上逸散出来的高浓度魔力给自动瓦解分离了。

    他要的不是这个。

    杜克扮演的正是卡德加的角色。按照‘命运’的尿性,他只要将自己融入那80%的符合度里面,他或许就能够取代卡德加的位置,成功阴死麦迪文。

    在‘历史’上的麦迪文是这样的,他先收拾了迦罗娜,然后在拿着长剑调戏洛萨,跟洛萨玩击剑的时候,被上一瞬还在用魔法的卡德加突然跑上来,用长剑一剑捅死。

    这段‘历史’一度被杜克认为是很鬼扯的。能够让萨格拉斯都忌惮的麦迪文,那个身经百战的麦迪文会这么容易被弄死?

    可是细想想却觉得有道理。

    你想啊,一个法师,不管他多么强悍,当他不用法术而是跑去玩近战,还是无防护的状态下背对潜在的敌人,这不是作大死么?

    况且,在卡德加动手的那一瞬,麦迪文残存的善良那部分灵魂也跳出来跟萨格拉斯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萨格拉斯不死才怪了。

    杜克正在重演那段历史。

    “哈哈哈!渺小的人类,你是如此的孱弱,我甚至不用法术都可以打败你!”麦迪文一如‘历史’,从空间储物道具里抽出一把闪亮的银色长剑,对上了洛萨。

    麦迪文那个小身板,说白了比杜克也好不了多少。如果真是单纯的剑士对决,分分钟会被洛萨教做人。

    别说萨格拉斯附体,哪怕让战力飞天、打架嗷嗷猛的什么奥格瑞姆,什么伊利丹的灵魂跑进来也不顶用。

    萨格拉斯的做法很简单——作弊,他直接一个,把洛萨的速度和力量拉到比自己略低的水平,然后跟自己打得乒乒乓乓,好不热闹。

    “哈哈!什么暴风王国第一剑士,你的实力不过如此!”见过无耻,没见过这么无耻。

    洛萨很想说“你有本事不用魔法跟我打”,但他一个字都没说,他当然知道萨格拉斯在戏耍他。而实力低微的杜克也不可能为他解除这么高阶的魔法。

    杜克?

    看着杜克不停地卖力释放着那些低阶的垃圾魔法,萨格拉斯对杜克嗤之以鼻。堂堂海王杜克,就这样被萨格拉斯华丽地无视了。

    杜克依然当着影帝,他一面咆哮着,连脖子都粗红得仿佛可以插进两条****,一边奋力倾泻着自己的魔力,释放着那些毫无用处的攻击魔法。

    冰箭、火球、奥术飞弹、奥术冲击,几乎所有常规的魔法攻击手段都被杜克用出来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幌子。

    看着麦迪文的背影,杜克心中冷笑:萨格拉斯,你就自大吧!狂妄吧!当我把剑插进你的后背,当你发现麦迪文孱弱的法师身躯就是你的致命弱点时,我真期待燃烧军团头号boss惊骇的面孔。

    杜克自认为,自己已经做得天衣无缝,当他做到了自己的极致,抽出准备教萨格拉斯做人的时候。

    空间似乎发生了奇异的错位,随着一条温润的热线便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上,杜克脑袋一偏,下一瞬,他看到了自己……

    脖子上没有头颅的自己。

    断口正在大口大口地喷血的自己。

    视界一阵天旋地转,尔后,脸部的触感尽是地面的冰冷,麦迪文的靴子进入杜克的视野。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我死了!?

    萨格拉斯的声音赫然传入杜克耳朵里。

    “白痴,你以为我没防备你吗?如果是我那个不会用剑的不成器弟子卡德加,我或许会忽视他,但你……我一直都在防着你啊!哈哈哈哈!可笑!太可笑了!”

    杜克……卒!(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