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咸鱼的反噬(为盟主穹空之灼晓加更)
    洛萨心中有太多的疑惑。

    为什么本应被砍下脑袋死去的杜克会死而复生?

    为什么看上去是杜克策划了这一切?

    为什么杜克可以瞒过萨格拉斯的感知,恰到好处,妙到极点地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举击杀萨格拉斯?

    一连串的疑惑几乎挤破了洛萨的脑袋。

    另一面,洛萨心中同样感慨万分。

    胜利了!

    竟然胜利了!

    本以为这是一次绝望的反噬,尽管洛萨一直在为战士们打气,可是在心中洛萨一直做好了哪怕不成功,都要向这些杀千刀的恶魔展现人类的骨气,没想过却成了人类与恶魔的战争史上又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不管附身在麦迪文身上的萨格拉斯到底有多少成的力量。

    不管有多少强大存在出手帮忙牵制了萨格拉斯的力量。

    击杀就是击杀。

    替整个艾泽拉斯亿亿万万生灵干掉燃烧军团之主、恶魔之王、堕落泰坦萨格拉斯的,就是杜克*马库斯!

    这是值得铭刻在史书上的最最浓重一笔。

    洛萨支着身体,看着那把自己无比熟悉、绽放着神圣金色光辉的宝剑,洛萨蓦然回想起那句话:

    “为人类而战者,必将得到我的庇佑!”

    先祖索拉丁的耳语犹自在耳边回响。

    洛萨忽然有了明悟。

    杜克为什么能拿起那把拥有意志的王者之剑?

    很简单,从一开始,它就不是什么王者之剑。索拉丁本身也不是天选之王。纯粹因为一个帝王能够更好地统合各个零散的人类氏族,所以才有了索拉丁大帝,才有了这把王者之剑。

    这把本应无名的宝剑上只会流淌人类之敌的鲜血。它只为人类而战,所以任何人持有它,就注定了鲜血只为人类而流。

    若是有朝一日,持剑者背弃了传承自远古诸王的理想,那么持剑者的生命必将枯萎凋零。但先贤诸王的星辰依然会冉冉升起,继续照耀着艾泽拉斯,保佑人族传承千古。

    洛萨或许有很多疑问,他蓦然发现,这些疑问都已经不再重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牌,自己的秘密。

    杜克拿起了王者之剑,这就证明杜克他是一位被所有远古列王承认的英雄。

    凝望着剑上的金光,洛萨的眼神迷离了,他仿佛听到了一曲来自于一千多年前的先古战歌,雄壮然而又慷慨激昂。

    这是先帝索拉丁流传给所有人类后裔的信念。

    这是穿越了千年岁月的寄托。

    这是人类在这片满是残酷竞争的大地上自强不息的意志传承。

    看着杜克那张年轻得过分的脸庞,四十多岁的洛萨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老了。

    啊!年轻真好!

    等等!年轻!?

    本来是一个打倒邪派超级boss,喜大普奔的欢欣大结局,洛萨却惊骇欲绝地看到,杜克那张脸正在急速成长,不,那是急速衰老!

    几乎是眨眼间,杜克的脸就从稚气的14岁,一口气长到了16岁!17岁!18岁!

    不!这不是生长!这应该是萨格拉斯临死前某种极为恶毒的诅咒,他正在用自己最后的力量反噬杜克!

    就在杜克双手持剑,用力地搅动撕裂着麦迪文的心脏时候,萨格拉斯举起了左手,反手一记黑色的诡秘能量图案打在了杜克身上。

    萨格拉斯临死前的怒吼,也证明了这一点:“杜克*马库斯,你这只蝼蚁,你以为这就是结束?不!我是不死的!我永恒不灭!但是你,你要为伤害我付出代价——”

    萨格拉斯愤怒至极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卡拉赞,乃至于整个逆风小径地区。

    此时此刻,每一个参与攻击卡拉赞的人、精灵、巨龙,都听到了那位击杀了萨格拉斯的英雄的名字。

    为杜克高兴!

    也为杜克担忧!

    那可是恶魔之王的反噬啊!

    谁敢说能扛得住?

    恶魔的恐怖不光是他们无比强横的战斗力,还有那千奇百怪,防不胜防的可怕诅咒!一不小心,哪怕是身体无比强横的龙族都会悲惨地死去,而其他龙只能束手无策地凝视着自己同伴在痛苦与绝望中死亡。

    更不要说身体孱弱的人类了。

    事实上,别说其他人的感受,杜克自己都在后悔。

    尼玛,为什么是我补上最后一剑!见鬼了,难道卡德加的悲剧要在我身上上演。

    这一瞬,杜克心中流淌的全是泪啊!

    没弄死萨格拉斯附身的麦迪文时,杜克一心一意地想着要如何弄死老麦。现在弄死了,杜克才霍然醒悟起另外一件相当重要的事——在历史上,卡德加背后偷袭杀了麦迪文,同样受到了萨格拉斯临死前的衰老诅咒。

    卡德加被吸走了相当多的生命力。

    这才有了明明年纪不大,却面容衰老满头白发的卡德加!

    在时间恍若凝固的此时,杜克心中亿万匹草泥马在狂奔:

    “没想到,卡德加莫名其妙地死了,代替卡德加成为杀掉萨格拉斯之英雄的我却也要跟着中这个恶心的诅咒!?”

    想起明明穿越前,穿越后都是年轻小生的自己,居然要变成一个小老头。

    虽说某人说过“真正的男子汉无论变成什么都会有人爱”,但是……

    但是……

    但是……

    谁特么爱变老头谁自己变个够!别找哥!

    好吧,哪怕在心中杜克已经愤怒地掀桌子掀了不下一百万次。

    在现实中,依然只是过了一眨眼的功夫。

    杜克完全不敢松手,继续保持着将精神力注入王者之剑当中。萨格拉斯一刻未曾死透,杜克就一刻不能放松。否则让这位恶魔之王缓过气来,到时候死的就是全人类了。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股代表衰老的黑色射线照到自己脸上。只能无奈地任由萨格拉斯的诅咒抽走他的生命力。

    这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糟透了!

    突然,一个绝对意外的身影,用手挡在了射向杜克的黑色射线的轨迹上。

    聂拉斯*埃兰——麦迪文父亲的灵魂赫然以他的灵魂之躯,为杜克挡枪!

    “你……”杜克的脸部肌肉僵住了。(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