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暴风城之危(下)
    在大地隆隆轰鸣之中绿色的狂潮一分为三,锋利的战斧在阳光下闪耀着凶狠的光芒,从上空俯瞰下去,犹如艾尔文森林长出了一把巨大的三叉戟。

    洛萨轻轻举起了左手,快速而有力地落下。

    “突突突!”一阵奇异的绞盘松动声过后,洛萨身后那十座高于最高的外城墙的投石机塔上,足足十个箩筐的碎石被投射了出来。

    被装在一个窝兜里的不规则碎石在半空中就散开了,发出令人心寒的尖啸呜鸣声。几秒后,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这些碎石犹如一片暴风骤雨瞬间笼罩了一大片狂涌的绿潮。

    兽人不是没用过投石车,却从未见过如此用作散弹的打法。这些人类拳头大小的碎石平日兽人根本看都不看。可是现在,高速作用下,碎石也成了致命的武器。

    一个被打中的倒霉鬼首先是脸部变形,然后连带着伸出来的獠牙一起,整个脸颊和下巴的骨头在巨大的冲力作用下被碾碎。冲力带着头颅扯着魁梧的身躯一起止住了高速前进的身体,并在瞬间开始反冲。颅骨在这个过程中一瞬间化为被血肉粘连着的无数碎块,同时脑浆迸发,而颈骨也在同时折断。

    这个兽人被轰得倒飞之后,落下来的就是渐冷的尸体。

    大多数中招者不是直接死亡,就是内脏被重击撞成粉碎,呕吐出来的血液当中伴随着大量的内脏碎片,死亡也仅仅是时间的问题。

    人类的远程火力之猛,让黑手大酋长和奥格瑞姆都眯了眯眼睛。

    这仅仅是开始,随着洛萨抽出长剑,簌地落下。

    三层的城墙以及城墙之间的空隙里,同时响起“嗖”的一声。

    一般来说,很难把嗡鸣声与昏暗的天空联系在一块。但这一声嗡鸣过后,整片天空都为之一暗。

    奥格瑞姆下意识地抬起头,只见人类的巨城上面升起了一大片铺天盖地的黑雨。他马上认得,这是卑鄙人类的投枪。

    这是对英勇的部落战士最大的亵渎。

    好多的战士不是死在战场的厮杀上,而是死在这种奇异而恶心的投枪上。一旦被射中,一不小心用大力点就会把枪头或者脆弱的部分枪杆留在体内。在炎热的天气下,哪怕用匕首把枪头挖出来,也很容易伤口腐烂。

    奥格瑞姆就亲眼看过好几个战士就是这样被硬生生拖死的。

    “该死!如果有萨满……”奥格瑞姆只敢在心里嘀咕。

    部落传统的萨满,业已被更为邪恶阴险的术士所取代。现在整个部落远征军里连一个会治疗术的萨满都找不到。更让奥格瑞姆怒不可抑的是,他收到了一个消息。

    他的挚友——霜狼氏族的酋长杜隆坦前两天带着他的妻子德拉卡拜访了他。

    数个月前,因为怀疑古尔丹和恶魔有背信的交易。古尔丹先下手为强利用大酋长黑手将杜隆坦和霜狼氏族放逐出部落,那是遥远的冰雪之地奥特兰克山谷。

    可是在两天前,杜隆坦告诉了他古尔丹的背叛。

    奥格瑞姆发誓古尔丹的行为将会受到惩罚,并派了他的一名护卫为杜隆坦和他的家人送行。

    最近这段时间,古尔丹失踪了,印象中超过两个月没见到古尔丹公开露面了。奥格瑞姆要求黑手惩治古尔丹和暗影议会却遭到了黑手的无情拒绝。

    这让奥格瑞姆的不满越发高涨。他所缺的,只是一个爆发的理由……

    看着黑手拙劣的指挥,奥格瑞姆有点想吐的感觉。

    黑压压的标枪豪雨扑面而至,前面冲锋的兽人大队好像迎面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一样,顷刻间如同被收割的麦子一样,大片大片地倒下去。

    草地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被钉在地上的兽人士兵的遗体。

    明明开战之前,奥格瑞姆已经强烈谏言要给士兵们配上足够厚实的盾牌,毕竟攻城不同于野战。但黑手说什么来着?

    “无敌的兽人勇士无惧于卑劣的投枪。”

    这简直是用兽人士兵去填一个永远都填不满的死亡陷坑!

    黑暗之门已经莫名其妙地关闭了,古尔丹又失踪,兽人远征军已经没有后援了。部落的勇士死一个少一个,黑手居然还这样浪费勇士们的生命!?

    奥格瑞姆把獠牙咬得咯咯响。

    “城破了!?”前方突然传来惊喜的呼喊声。

    奥格瑞姆本能觉得不对,太简单了,人类布置了这么久的防线如此轻易被攻破?在暴风城的前一个镇子里的惨重损失,还让奥格瑞姆记忆尤新。

    黑手得意洋洋地挥舞着他那只岩石化的拳头,大吼着:“看吧!部落的勇士是无敌的。”

    近千名兽人从被撞开的木制城门里冲了进去,马上奥格瑞姆就发现不对了。当大量兽人冲进去后,城门上霍然落下一个足足有兽人大腿那么粗的钢铁栅栏。

    下一刻,火光冲天而起。

    整个战场上陡然响起了上千兽人同时惨叫的绝望哀嚎。

    对!那就是诱敌用的瓮城,里面堆满了鲸鱼的油脂,等待大量兽人涌入时,人类士兵放下了加强版的‘千斤闸’,然后点火……

    兽人的确是勇猛的战士,但是在足足十米高的陡峭城墙面前,在数千严阵以待的标枪手和长枪兵面前,什么攀爬都注定是徒劳的。数不清的火把丢下去,轻易把整个瓮城变成了火焰的地狱。

    中伏兽人的惨叫,甚至让在外面企图用拙劣木梯攀附城墙的兽人也为之一滞。

    “哈哈哈!烧得好!”尽管那股烤肉的焦臭隔着事先准备好的面巾依然能清晰传入鼻孔,莱恩国王依然显得兴奋非常,大声称颂着杜克留下来的妙计。

    惨烈的损失,让大酋长的脸黑得像锅底。

    “撤!”罕有地,黑手下令撤军。

    接着,一连七天,部落向暴风城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猛攻,每一天部落最少都丢下至少三千具尸体,然而部落最好的成绩也不过刚刚攻上第二道城墙。

    事态,在第八天有了转机。

    “找到攻陷暴风城的办法了!”(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