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击退奥格瑞姆(为盟主终极之魔加更)
    “人类!告诉我,你为什么留手!?”奥格瑞姆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他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

    又是一击魔法重击,将奥格瑞姆*毁灭之锤轰飞到暴风要塞的前门广场,杜克站在大门口冷笑着:“我对不是最强状态,无法放开手脚的你不感兴趣!”

    这时,有不少奥格瑞姆的直属部下,摆脱了那些发疯似涌来勤王的人类战士,向杜克杀过来。

    “不要过去!”奥格瑞姆猛然醒悟,对自己的部下发出了劝阻。

    太晚了!

    奥格瑞姆是个少数的另类,他并没有喝下恶魔之血,所以他是兽人里传统的棕红色皮肤。他的部下不是,恶魔之血让他们变得更为强大,也更为狂暴而缺乏理性。

    他们并没有把奥格瑞姆的吼声听进去,反而脑子一热地杀过去。

    远处,纵马狂奔的莱恩国王带着伯瓦尔,在大街的另一头看到了这个让他们终身难忘的一幕。

    一个又一个圆形的魔法阵在杜克两侧的虚空中展开,魔法阵在有序地顺时针旋转着,满是奥术能量的紫蓝色线条沿着法阵扩张,迅速形成一个个无比玄奥的图样。

    与此同时,更多的繁星点点似的出现在魔法阵的外围。

    在外人看来,杜克是“呼啦”一下把一对长达五十米的巨大魔法翅膀张开了。

    翅膀轻轻扇动了一下,暴风要塞前面那条纵贯暴风城的内河在杜克魔力的灌注下,平静无波的河水立刻倒卷起来,高昂的浪涛形成一个很多人终生都难得一见的水龙卷。

    “簌簌”的刺耳尖啸声响起。恍如暴雨倾盘的水箭,在脱离了龙卷电射出来的瞬间就变成了一根根杀伤力堪比钢铁利器的冰质标枪,朝着狂冲过来的兽人倾泻。

    奥格瑞姆惊呆了,如此大规模的魔法,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恐怖的魔法,即便是奥格瑞姆,都不得不全力挥动大锤,叮叮当当地将射来的冰棱长矛击碎打飞。

    他能扛住,但他的部下呢?

    “啊——”

    无数声惨叫合而为一。

    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至少两百个英勇的兽人被钉死在要塞前的广场上。一如开始他们虐杀人类战士,现在他们反过来成为被虐杀的一方。

    这个人类法师的实力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奥格瑞姆寻思着如何将这个年轻人类法师击杀。然而,他杀了这个法师又有何用?

    远处,如雷的马蹄声急烈地响起,让地面的石砖都微微颤动起来。

    奥格瑞姆扭头,看到南边一支支长枪向天高举,闪耀的枪尖带着难以言喻的凶威。奥格瑞姆认得,那是战场上兽人少有不大愿意正面迎击的敌人——人类的骑兵。

    在巨大的冲力作用下,长枪带来的贯穿威力,再强悍的兽人都不愿随便直面。

    领头那一人,身穿耀眼的金盔金甲,这身耀目的打扮让他成为一面旗帜,每一个跟随在他身边和身后的骑士,都有着同样的着急与愤怒!

    奥格瑞姆认得,这是人类的大酋长,他知道这一仗打不下去了。

    奥格瑞姆并不算太沮丧,他仿佛咀嚼一样让下巴做了一个咬合的动作:这次突袭失败并不重要,人类城市的死穴已经被找到。他能带手下翻山一次,就能翻十次,二十次。这边孱弱的防御,跟正面的硬骨头相比,不值一提。

    奥格瑞姆死死盯了依然矗立于暴风要塞门口,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气势的杜克一眼。

    “人类!告诉我你的名字!”奥格瑞姆提着毁灭之锤大吼道。

    “杜克……杜克*马库斯!”杜克微微一笑,以兽人语回答。

    “我会记住你的!”奥格瑞姆恶狠狠地说道。

    “你当然要记住我,因为我会成为你的梦魇!”杜克的笑容中充满了让奥格瑞姆不解的诡异神秘。

    “哼!”强敌将至,奥格瑞姆没工夫跟杜克打嘴炮。对于兽人,真正的胜利永远是体现在战场上,而不是没营养的隔空对骂。

    “撤——”奥格瑞姆高举战锤,咆哮了一声。剩下的兽人战士放弃了跟人类的纠缠,开始朝着他们突入暴风城的方向撤退。

    杜克本想追击的,在杜克眼里,唯有死掉的兽人才是好兽人。

    一个意外打断了杜克的计划,在他身后不远处,年幼的王子瓦里安居然不要命地跑出来了。

    “用投矛攻击那个人类小孩!”奥格瑞姆不失时机地命令一队断后的敢死队。

    不同于杜克精制的标枪,在战场上为标枪吃尽苦头的兽人,也研发了相对的重型投掷武器——用树干简单地削尖而成的投枪。

    看上去难看,却在兽人惊人的臂力下变得无比危险。

    杜克不得不一把拽着瓦里安,一边召唤出一道冰墙来抵挡****而至的投枪。

    “呼。”杜克叹了口气。

    如果瓦里安呆在里面不出来,他还可以装作看不到。但现在瓦里安出来了,他总不能带着莱恩国王唯一的宝贝儿子跑去追杀兽人吧。

    瓦里安也知道自己坏事了,用带着不安与惶恐的眼神望着杜克。

    杜克在嘴唇前竖起食指:“嘘!等会儿你父王问到,由我来回答。不然你回去会被打屁股哦。”

    小王子一个激灵,连连点头。

    暴风王国旗帜上绘着的金色狮子头越来越近了,看着莱恩,就仿佛看到了一千年前带领王国的先民来到这个山谷的先君。

    杜克就这样静静矗立在暴风要塞大门口,看着莱恩风驰电掣地纵马奔来。几乎马都没挺稳,莱恩就跳了下来。

    “噢——我的天啊!瓦里安,你没事!你的妈妈呢?”年逾四十的莱恩,在国土沦陷的时候没有掉过泪,在敌人兵临城下的时候没有掉过泪,却在此时此刻眼泪纵横,哭得像个孩子,真挚而纯粹。

    “母后没事!”

    可是下一瞬,莱恩却举起了手臂,就要一个巴掌打下去:“见鬼,你差点害死马库斯伯爵了!”

    一只法师之手轻轻地拉住了莱恩。

    “抱歉,里面的守卫全都战死了,我总不能让王国唯一的继承人呆在危险当中吧。”杜克厚颜无耻地说道。(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