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明镜湖畔的杜克(浴血心狂万赏)
    追随者的话,跟国籍、信仰、甚至民族、种族都没什么关系。他们效忠的对象只是身为法师的杜克。

    家臣则不然,说到底家臣只是某个贵族的直属部下。哪怕这个时代的贵族有着部下的部下不是自己的部下这种绕口令似的说法,也就是说国王管不到贵族的家臣。但有国王这个大义在,家臣万一对贵族反水了,还可以自称是保持着对国王的忠诚。

    从关系上,追随者更为亲密,也更符合两位年轻法师的利益。

    尽管明知道两人的资质有限,杜克还是收下了他们当自己的追随者。定下这个主从的名份,也算是为当初一起从北郡修道院出来的缘分画个完满的句号。

    “好了,现在马上要交给你们一个任务……”

    在安排好暴风城的事之后,杜克当天晚上并没有出动,他美美地睡了一觉。

    当洛萨问他为什么如此确定今晚兽人不会来的时候,杜克回答:“因为现在部落的大酋长是黑手。”

    对此,洛萨是百思不得其解的。

    杜克摇了摇食指,一副成数满满的样子。

    这就是穿越者的福利了。唯有穿越者才会清楚知道,黑手和下任大酋长奥格瑞姆*毁灭之锤的用兵风格相差有多大。

    黑手的确是个非常出色的兽人首领。他的出色体现在他的刚猛和个人勇武上。

    喝了恶魔之血的黑手,有着大多数绿皮兽人共通的弱点——暴躁且不怎么理智。除了刚正面就再也没有第二个想法。

    但奥格瑞姆则不然,没有喝下恶魔之血,这让他的脑袋相当清醒。这让奥格瑞姆在用兵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他更为睿智和理性。历史上的奥格瑞姆也是如此,作为兽人里最有脑子的那几位,奥格瑞姆一度把整个联盟都打得不要不要的,如果不是碰上坑队友的某人,或许在第一次黑暗之门事件当中,部落就不会战败了。

    杜克如此断定部落今晚无法出兵,正是基于对黑手的了解。

    此时此刻,部落营地中。

    黑手那只因为自然界混沌力量而变得有点碳化,且无比坚硬的巨手,一拳头砸到奥格瑞姆的脸上。

    饶是奥格瑞姆早已绷紧了自己的肌肉做好承受重击的准备,奥格瑞姆一张坚毅的脸依然被打得短时重度变形。

    奥格瑞姆数百斤重的庞大身躯被黑手一拳砸出营帐外面。

    “你这个懦夫!!部落不需要你这样的懦夫!”黑手咆哮着。

    “对方有很强大的施法者!在我们最需要施法者支援的时候,古尔丹在哪里!?暗影议会的术士在哪里?”奥格瑞姆不甘地反哮着。

    兽人尽管勇猛且不怎么理智,但规矩还是有的。

    神秘的归神秘,战士的归战士。

    对方的施法者,从远古时期就是由部族里的萨满来对付。在萨满这个职业凋零之后,取而代之的就是术士。

    大酋长一时语塞,旋即道:“古尔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比如修复黑暗之门!”

    这是强辩,也是一个不错的理由。

    如果修复了黑暗之门,那么部落将重新拥有源源不绝的援军。尽管留在那个毁灭世界里的部落战士都不是最精锐的,但架不住数量多啊。

    奥格瑞姆甩了甩头,倔强地站起来:“黑手!明天!再给我两万黑石氏族的精锐!如果还打不下,你会看到我的头颅。”

    “好!”黑手这是准备蛮干了。

    明镜湖位于暴风城的正南方。如果从暴风城东南的闪金镇去暴风城,会很容易看到这个位于大路左边的巨大湖泊。

    现在,明镜湖也成了兽人大军的生命线之一。

    时正炎夏,高温酷热炙烤着大地,给予攻守双方同样的难受。在没有战斗任务的时候,兽人大多乐于在树荫下乘凉。为了防止那些听人类命令的该死鱼人和娜迦顺着河流跑到明镜湖里,兽人不得不动用数千苦工,构筑了一个临时的堤坝。以便让这里成为兽人大军最理想的取水处。

    明镜湖位于一座不高的山峰的山脚,为了防止人类投毒,只需要在山上的泉眼附近布置足够的巡逻部队就好。

    而且在山上看过去,可以清晰看到位于山谷隘口的人类城市暴风城的外墙上面一切动静。

    可是,在这一天一大早,这座不大的山峰上多了一个几乎环绕全山的大气环流。

    不停旋转的环流形成了一股风暴,在小山的最高峰之上形成近百米高的空气墙壁,巡逻的兽人企图穿越这道无形的大气之墙进入里面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然而,所有企图这样做的兽人都瞬间被狂暴的风所撕裂。

    下一刻,应和着晨曦,一团团的火焰随着太阳初至的光辉,开始堂皇地从山顶上面向下撒落在广阔的大地上。

    最初,每一个兽人都以为这是幻觉。但是很快地,当那些炽热的火焰一团一团地轰落在部落那些粗糙而杂乱的营房顶部时,大火轻易地蔓延开了。

    “着火啦!着火啦!”

    睡眼朦胧的兽人刚从睡梦中惊醒,就发现几乎整个营地都陷入一片火海当中。

    兽人并不是没有防备人类火攻。

    不少兽人军官指挥着蠢笨的兽人用沙子灭火。还有让兽人赶去明镜湖提水灭火。然而,天上的火焰越来越密,不停增加的火头让兽人的灭火努力都成了无用功。

    他们大多茫然地拿着自己的武器,跑到空地上,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看山上!”终于有兽人发现山上的不对了。

    一个伟岸的身影屹立于山峰最高处,在他身后,随风猎猎作响的披风恍若一面飘扬的战旗,吸引了所有兽人的目光。

    沐浴着晨光的身影无比耀眼,仿佛他就是辉光四射的太阳,仿佛他就是驱散大地上一切黑暗的光明之子。在晨曦之光的映衬下,悬挂于他身侧虚空当中的银色法阵上,每一道细纹,每一个玄奥字符,都染上了一层灿烂的金色。

    数不清的火球从这些法阵上轰然射出,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道象征着死亡与毁灭的红色弧线,无比震撼地坠落到大地上。

    无尽的烈焰在短短十数个呼吸当中,将整片大地化作火海!

    奥格瑞姆冲出营帐,看着那个神秘而恐怖的身影,在牙缝里硬生生挤出几个字:

    “杜克*马库斯!”(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