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血帆海盗
    埃德温*范克里夫尽管年轻,还没跨越三十岁这条青年与中年的界限,但作为石匠协会的干事,他的心灵已经无数次,无数次,重复着再重复着,遭受过挫折了。

    贵族的傲慢与吝啬,埃德温不是第一次品尝。

    或许花大价钱做好了某件价值连城的石雕饰物,却因为某个管家一句“主上不喜欢”而拒绝付余款,实则余款被某些人中饱私囊,而垫付出大量昂贵材料的石匠则陷入破产的境地。

    当来自贵族的要求再一次来临时,又毫无拒绝的余地。

    干活,或者被迫害到死。

    莱恩国王是英明伟大的,他就像个太阳,给予国民光辉。

    但世上总有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贵族这个金字招牌就是最完美的道具。贵族可以一次又一次地肆意压榨下层人民,而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

    在埃德温那无比灵敏的耳朵中,依然可以听到从身后传来的声音。

    “所有手持有效船票的国民听着,每个人都只允许带不超过10磅的随身物品。不要担心,从开船到南海镇这段时间里,每人每日都会得到足够的面包和清水。此外,国王已经在南海镇为大家准备了足够的粮食……”

    谁没有一些心爱之物?

    限制携带物,这是为了运载更多的国民而做出的无奈举措。

    大家都理解,谅解。

    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势,面对疯狂的兽人,还能有如此优秀的逃生安排,大家已经很感激杜克和莱恩国王了。

    但是,当埃德温看到,海军官兵的随身物被蛮横地从船舱里像垃圾一样丢出来,就是为了安置一只贵族宠爱的猎犬。当他看到,唯有甘心被贵族玩弄的美貌侍女才能上船,而年老女仆则被无情地抛弃,在码头上撕心裂肺地哭喊时……

    埃德温*范克里夫依然还是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连指甲深深掐入手心,都渗出血来都没发觉。

    贵族……几乎就是命运的主宰者。在蛮不讲理的命运玩弄下,埃德温已经被一次又一次地推落到绝望的深渊过了。

    直到他遇到了杜克*马库斯这个平民之星,以惊人的天资、勇气与智慧晋身王国高层的奇迹之子。

    他看到了王国中除了安度因*洛萨之外的又一股清流,不同于洛萨,他在杜克手下能真正的有用武之地,他也不知不觉当中对杜克报以更大的希望。

    杜克最终会掌握暴风王国的权柄,把这股浑浊肮脏的贵族之风清扫一空吗?

    明明不该去幻想,埃德温却不由幻想其,若是杜克身处高位会怎样。

    埃德温还是太年轻了,他的想法几乎都写在了脸上。在杜克麾下当中,马卡罗从来就不是什么高武力人才,但作为佣兵头子,年纪最大的马卡罗有着最为老道的待人接物,察言观色的本领。

    马卡罗几乎瞬间看透了埃德温的想法。

    一边在心中惊异于杜克鬼神般的‘预言’能力,一边马卡罗把嘴巴凑到范克里夫的耳朵旁,用只有范克里夫才听到的声音说道:“主人还说过‘命运会惩罚怯弱无能而又肮脏的家伙的’。”

    埃德温*范克里夫浑身一颤:马库斯主人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他猛然转过头,马卡罗这个老而成精的伯爵对外大管家则一副‘刚才我什么都没说过’的样子。

    埃德温忽然有种越发清晰的预感——杜克恐怕是准备了某种后手了。他要把这些肮脏卑劣的贵族全部清扫一空吗?他要怎么做?难道他要在兽人大举入侵之际,在国王的眼皮底下行事?

    要知道,哪怕莱恩再英明伟大,他都不曾动过这些贵族的利益,更不要说惩罚这些贵族了。

    莱恩所做的一切,仅仅是在贵族的传统利益圈以外,尽可能地提高人民的生活。

    但杜克主人他……

    埃德温脑子里很乱,他很清楚,他身为杜克阵营的骨干,而马卡罗作为杜克的喉舌,马卡罗并没有欺骗他的必要性。

    是杜克看穿了他的想法,想获得他完全的忠诚?

    开什么玩笑?我有什么价值,值得堂堂海王如此看重?

    范克里夫的脑袋都快爆炸了。

    他唯一知道的是,如果这些贵族在此次逃亡之旅当中发生了点什么,那绝对跟杜克撇不开关系。一种共享了惊天秘密后,即将进入杜克身边权力核心的兴奋感,如同灌入血脉当中的烈酒,给予埃德温一种兴奋刺激的感觉。

    杜克*马库斯,或许真是他心中那个可以带领人民走上伟大未来之路的英雄。

    时间过得飞快,在两小时后,总算完成了出航的准备。

    事实上,是范克里夫这条船先出航的。

    民用商船改造的运输船,无论是航速还是转向方面,都没办法跟真正的战舰相媲美。

    出航不到半个小时,范克里夫就看到载满贵族和昂贵财物的军舰轻易超越了他们这批运输船,在短短一小时内就消失在海天交接的海平线上。

    看着那些把暴风王国海军旗帜都卸了下来,只保留王国狮子旗,换上贵族家徽旗帜的军舰,范克里夫冷笑不止。

    夜幕降临了,夜幕退去,就在清晨的时候,危险却在朝着贵族们袭来。

    晨曦的薄雾散去后,远处是遮天蔽日的血帆。

    负责瞭望的贵族私家水手惊诧莫名,他在第一时间居然没反应过来,然后足足愣了几秒,他才敲响了凄厉的警钟。

    “当当当——”

    “不好了!不好了!是血帆海盗!”

    血帆海盗——这是由库尔提拉斯将军法瑞维尔率领的叛军组成的海盗组织,其总部在荆棘谷。作为一支前身是海军的海盗,血帆海盗有着极为不俗的战力。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即便贵族们把海军官兵留下来都不一定能跟血帆海盗对抗,更不要说他们作死地把所有海军都赶下船了……

    惊栗不安,如同凛冽的寒风,在极短时间内席卷了整支舰队。

    无数贵族在睡梦中被警钟惊醒,每一个人的双眼都有着朦胧。但听到血帆海盗之名后,全部人的睡意都被吹跑了。

    “不可能!!”

    这是每个贵族共同的第一反应。

    当他们在侍女的服侍下披上衣服,步出船舱走上甲板后,他们脸上的表情因为恐惧而凝固。(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