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我只是杀了一只恶魔
    恶魔……很强大。

    强大到即使是贵族圈里公认强大的战士也无法撼动,哪怕是连正式攻击都算不上的一个巴掌都能将人的头颅砸成烂西瓜。

    一条四足着地的犬型恶魔,张开巨口就将整个人连同身上的铠甲与手持的兵刃囫囵吞下,仿佛磨盘的骇人牙齿碾碎身体与金属时的声音,以及卫士的临终哀嚎始终在耳边挥之不去。

    在看到这样的画面,在听到这样的声音之后,光是想象与那样的东西面对面,手脚就颤抖得停不下来。

    偏生那样的东西,居然是自己最亲的亲人变成的。

    体型巨大的恶魔不光把杀戮朝着那些该死的血帆海盗散布,同样也把死亡的利爪伸向了那些原本是‘自己人’的存在。

    无分敌我,杀戮全凭喜好。

    这简直是一场噩梦。

    偏生这样的噩梦似乎永无止境。

    反抗是无意义的,一切的反抗者已经被碾压至渣。

    逃跑也没有意义,因为两条船就这么大,根本无处可逃。

    每一个幸存者都是在绝望中等待最终审判何时来临的可怜虫。

    就在这时候,一个闪闪发光的神圣存在从天而降。

    茫然抬头,认出那是法师特有的奥术力量的光辉。

    强大的法师?会是谁?

    在近乎强行征调了所有贵族的私人法师之后,暴风王国在法术层面上的战争依然一败涂地。暴风王国的王家法师团已经名存实亡了。

    依然活跃在战场第一线的高阶法师就那么几位。

    很显然,来的是贵族们最不想见到的那一位——海王杜克*马库斯。

    贵族阵营里公认永世不会和好的死敌,却成了拯救自己最大的救星,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当然,这只是对还活着的那些贵族来说。

    此刻还活着的贵族,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很简单,从卡拉赞出来的恶魔很轻易地在这些心灵被腐坏的家伙里发展信徒,甚至直接转化成恶魔了。

    纯洁的心灵才是最有力的防线,如同圣徒一般的麦迪文,哪怕是燃烧军团老大萨格拉斯,都用了足足几十年才完成了对麦迪文心灵的腐蚀。还是不完全版本的,因为在最后的最后,老麦还是跳出来给了萨总一记落井下石的大爆炸。

    但论到纯洁心灵的贵族嘛,杜克就呵呵了。

    不是每个贵族都有资格当圣骑士,不是每个贵族的名字都叫做伯瓦尔*弗塔根。

    当海盗杀到贵族面前时候,大多数贵族都绝望地被侍卫保护着,聚拢在一起。当海盗的屠刀看到这些其实已经变成恶魔的贵族脖子上时,自然是恶魔跳出来展露真身。

    那么人挤人的情况下,恶魔直接在人群中来个中央开花,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反正杜克降落在这条船上时,就没看到还有哪个贵族活下来……哦,以人类的形态活下来。

    “杜克——马库斯——”

    那是如同狂风巨浪般扑面而至的咆哮气浪。

    嗯,杜克有点听不清楚,所以他用小指头掏了一下耳朵。

    “刚才有人叫我?”

    “混蛋——你是!都是你的错!”

    面对这头身高超过三米,有着典型的蓝色的恶魔卫士身躯,却有着不伦不类人类脑袋的恶魔奇行种,杜克不屑一顾。

    杜克一声冷哼,顿时脚下隆起一块巨大的冰块,如同高台一样把杜克的身子升高。转眼间,杜克已经站在一个两米高的高台上。

    这样他就可以俯视这个恶魔了。

    “啊,抱歉,你长得太矮,我没看到。”

    “你放肆——”恶魔猛然扑上。

    “放肆的是你!”杜克身前蓦然出现一个玄妙的蔚蓝色魔法阵,一记强有力的化作巨大的拳头,将扑来的恶魔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打了回去。

    “乒乒乓乓!”撞入船舱的恶魔,打翻了打断了不少东西,然而那只恶魔又迅速爬了出来。

    “喔,是你啊,法姆*白兰度爵士,我们有大半年没见了吧。怎么一阵子不见,你长丑了?”在两条船甲板上几十名幸存者注视下,杜克毫不留情地讥讽着已经恶魔化的法姆*白兰度。

    “我要扒下你的皮做地毯——”法姆咆哮着,再次冲了过来,不过这一次他不是蛮干似的冲锋,可以看到他两只爪子上还泛着乌黑的光芒。

    可惜,差距太大了。

    被杜克变相赶出了暴风王家法术学院的法姆*白兰度,又错过了去年的达拉然招生,结果就是,在变成恶魔之前的白兰度爵士,依然只是一个魔法学徒的水准。

    恶魔也分三六九等。越强的存在变成恶魔后,实力也越强。

    好像法姆这种资质一般的家伙,又荒废了足足大半年,能强到哪里去?

    别说杜克现在已经是天空法师,哪怕杜克才是大地法师,都能轻易将其吊打。

    十二只法师之手立现,射出的奥术飞弹,对法姆来说,已然是暴雨级别的。

    “噗噗噗噗——”

    周遭众人目瞪口呆。那个在他们眼里不可一世,未逢敌手的可怕恶魔,在杜克手上仅仅是一个靶子。

    每一颗奥术飞弹都能轻易把白兰度手臂或者大腿上某块肌肉直接炸为齑粉。多少颗飞弹射过去,就有多少个空洞或者缺口出现在白兰度的身体上。

    “啊啊啊啊哇啊——”在白兰度的惨叫声回响当中,其余一切垂死呻吟什么的,都被掩盖住了。

    十秒钟不到,白兰度已经成为一根人棍,哦,不,是恶魔棍。

    手脚尽断,身躯上出现一个个人类拳头大小的可怖血洞,每一个血洞里都在汩汩地喷出蓝紫色的恶魔之血。

    即便如此,白兰度居然还没死。

    在地上痛苦地打着滚,如同一条虫子一样蠕动着伤痕累累的身躯,法姆*白兰度狂笑不止。

    “哈哈哈!杜克!说到底,你不过是跟我一样肮脏的人而已。说什么拯救世人的圣徒?说什么抗击兽人的英雄?你还不是像我一样心中充满了复仇与憎恨!?哈哈哈哈!我最看不起你这种虚伪的家伙了。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那我在地狱等着你好了!哈哈哈哈哈!”

    突兀地,一个巨大的冰棺包裹了白兰度,将这只恶魔的生命终结掉。

    看着远方一艘艘冒火的军舰,杜克自言自语:“我只是杀了一只恶魔罢了,只不过,这只恶魔恰好就叫做法姆*白兰度。”(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