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敢跟我决斗吗?
    他们不知道谁是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报仇什么的,以后再说,当务之急,首先要跟这份不名誉撇清干系。

    只要恢复名誉,死了人又如何?大不了就是一场利益的再分配而已。保住了名誉,哪怕这条名为莱恩*乌瑞恩的船沉了,他们也可以有借口去投靠北方其余的人类王国。

    短暂的商议过后,达马南侯爵硬着头皮上前,对着莱恩躬身说道:“如果陛下允许,我们希望是这样发布的‘为了掩护国民的撤退,以费伦斯公爵为首的贵族军英勇抗击血帆海盗的攻击,在取得上风的时候,被血帆海盗暗中变成恶魔的贵族突然反戈一击,造成了舰队的溃败。就在这时候,英勇无畏的洛萨爵士和马库斯伯爵驾驭狮鹫赶到,配合贵族军的残部一举歼灭了血帆海盗的赞克分舰队。’。”

    卑鄙!

    无耻!

    在这么一瞬,洛萨几乎肺都气炸了。明明就是你们这群贵族下作地抢夺了暴风王国海军的军舰,为了运走那些满是人民血汗的肮脏财富,却意外受到来自海盗和恶魔的双重打击。居然在这种时候还不忘朝自己脸上贴金!?

    如果不是莱恩死死按住他,他早就在收到军舰被夺的消息后就发作了。

    洛萨发须怒张,他在下一秒就要拔剑将这个无耻之徒斩于剑下了。

    这时候,达马南伯爵突然被一巴掌扇飞了。

    卡顿伯爵略显肥胖的身子在空中足足打了两个转,才重重地摔在地上。

    “无耻——”一声雷霆怒吼在议事厅里震响。

    不多的贵族们愕然将视线投向打人者,他赫然就是新生代贵族,最近风头最盛的人物杜克*马库斯公爵!

    这位年轻的公爵,有着比洛萨更为刚硬的气势。

    杜克猛然一挥手,指着脸都肿起来的达马南伯爵怒骂:“当普通民众为了一张船票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去挖护城河的时候,你们这些贵族可以为了装载一箱黄金,把暴风王国的海军军官从船舱丢到码头上。”

    洛萨听到,眉毛一跳。

    “当十万军民准备拼死断后的时候,你们好意思为了带走美貌的侍女,连军舰怎么开回来都不管,轰走军舰上最后一个海军士兵!”

    伯瓦尔*弗塔根公爵脸上直发烧。

    “明明是你们这些贵族肮脏的财富引来了海盗的窥觑,明明是你们自己腐化心灵变成恶魔之后带来的低贱的堕落,你们却好意思宣称自己也是抗击海盗的英雄?号称自己是索拉丁大帝的子孙!?我呸!小爷我才不屑与你们为伍。”

    说罢,杜克一口口水吐在达马南侯爵的脸上。

    明明杜克侮辱的是达马南侯爵,在场的每一个贵族都觉得那口口水就是吐在自己的脸上。莱恩国王更是浑身上下都颤抖个不停。

    莱恩此刻在心中疯狂地自问着:我错了吗?我真的错了吗?

    从小到大,都是先王一直在教导,贵族是王国的基石,动什么都不能动贵族。莱恩也一直将其奉为圣律。可随着年岁的长大,他对贵族的所作所为越发接受不了,却一直谨记着先王的祝福,没有对贵族们下狠手。

    此时此刻的此情此景,却在不停地刺激着莱恩的良心与正义感。让他浑身发抖,不能自已。

    然而,作为王国希望的杜克跟旧有的贵族势力发生直接冲突,又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一时间,莱恩有点懵。

    那边,贵族们炸锅了。

    杜克这个愣头青,什么时候犯楞不好?非要在这种时候发作?贵族不该是在背后商讨完一切条件,唯有真的谈不妥,才不得不站在各自立场上拉开架势对战吗?

    一言不合就发飙?所以才讨厌那些不知所谓的贱民成为贵族啊!

    贵族是聪明的,他们当然不会在这种已经判了死刑的事件上跟杜克纠缠。

    “道歉!你的行为完全就是有损全体贵族威名的低贱所为!”

    “对!道歉!立即向达马南侯爵道歉!”

    “否则我们不会承认你的贵族地位!”

    一群贵族纷纷起哄,死咬着杜克有失贵族礼仪这点不放。

    “哼!”杜克带含寒冰魔力的一声冷哼,让整个大厅里的温度陡然下降了五度不止:“张嘴闭嘴贵族礼仪,贵族规范……那好,我就按贵族礼仪办事好了。”

    杜克刚说完的时候,贵族们心中还松了一口气,以为杜克这个愣头青终于屈服了,谁知道下一秒,杜克甩出了白手套,一把甩到了侯爵的脸上。

    嗯,为了礼仪,贵族都会带着白手套。而把白手套丢到对方脸上只意味着一件事——决斗!

    当两个贵族的矛盾大到再也无法解决的时候,他可以在有合适公证人的情况下,以决斗的方式一决生死,解决彼此的矛盾。而拒绝决斗者,将会被全体贵族视为贵族里的最大耻辱,终生不会再被其他贵族接纳。

    “决斗吧!你不是认为我刚才侮辱了你么?那就跟我决斗来洗刷耻辱啊!”杜克冷傲的双目死死盯着达马南侯爵,那双漠视生死的眸子,看得侯爵心里直发毛。

    下一刻,杜克拔出了剑。

    杜克自己并没有剑,那是一把他用火焰元素,凭空仿制暴风城制式长剑做出来的火焰剑。本应无比炽热狂暴的火元素,在杜克的手上,竟如小狗一样温顺。如果不是上面炽热的气息隔开十数米都能清晰感应到,谁都不会将他当成一团真正的火焰。

    “不……不……我没有……我没觉得你侮辱了我……”达马南侯爵居然缩卵了。

    也是,杀人多了,自然有种杀气。

    杜克出道,杀豺狼人,杀鱼人,杀娜迦,杀兽人,最近更是把成千上万的兽人烤成焦炭,一身杀气绝对是霸气侧漏那个级别的。

    再加上他杀掉萨格拉斯,传说中在部落大营里杀个七进七出的恐怖事迹,哪怕杜克号称用剑,真有哪个贵族那么脑残敢跟杜克决斗?

    “你不敢?没卵蛋的废物!”杜克毫不留情地吐着毒舌。

    当所有人以为这就是结束的时候,空中蓦然飞来了超过三打的白手套,甩在那些刚才起哄逼宫的贵族油头粉脸的恶心脸庞上,一个都没放过。(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