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断后的怎办?
    从单筒望远镜里,看着血腥淋漓的战场,看着那些在痛苦呻吟中步向死亡的兽人苦工,安度因和伯瓦尔张目结舌。

    “见鬼,地精的这玩意儿让我觉得我练武几十年都白练了。”安度因嘴巴吧嗒着,似乎因为不安而干渴。

    “杜克!你到底订了多少?我要更多这种什么。”伯瓦尔更直接,一上来就是狮子大开口。

    杜克笑而不语地递上一份价目表,上面列明了的单价,以及需要地精加班加点生产后直线飙升的单价。更重要的是,杜克特别标注了——那个本来就已经惨不忍睹的哑火率和提前爆炸几率,会因为赶工而飙升到天际。

    没错,在这个没有机械化大生产,一切靠人手手工完成的年代,能指望成品率有多高?

    只要是人就会犯错,就会累,就会每个产品的精度不一。

    而地精不够严谨的办事方式,就注定了这些该死而又异想天开的家伙造出来的所有产品都有着极高的危险。

    伯瓦尔的良心不容许他让自己的士兵和民兵去冒如此大风险。如果没炸死敌人,反而先炸死了自己,那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安度因反而阔达:“我们应该这样安慰自己才对。哟,一箱子的手雷已经够我们武装一个民兵团了。”

    杜克笑笑:“民兵团要经过很长时间训练,而这玩意只需要训练半天。”

    这样说也没错。普通步兵训练,需要经过长期的格斗训练才会有点儿成功。即便如此,新兵上战场的存活率依然低得让任何指挥官都觉得头痛。

    更不要说原本就处于体格劣势的人类,人类新兵的力量、速度和敏捷,大概就跟兽人拿来当炮灰的苦工差不多。跟正式的兽人战士有着相当的距离。而且,对面还不是普通的兽人士兵,打了这么久,有点脑子的人类指挥官都知道对面是兽人当中的强横氏族——黑石氏族的精锐了。

    说是这么说,但始终有点牙疼。

    伯瓦尔倒吸一口凉气:“我感觉你砸出去的,都是陛下的金币啊!”

    杜克耸耸肩:“战争本身打的就是金钱。”

    安度因撇撇嘴:“我发现很久了,你跟我们的思维方式完全不一样。我有时候真怀疑你是不是艾泽拉斯人。”

    杜克不置可否。

    这让杜克怎么说?说自己是穿越者?那真是呵呵呵了。

    对付兽人苦工的填河,本来早已被认定为对兽人无用的弓箭手被重新拉了出来。弓箭手也有着致命的弱点,一旦到了晚上,弓箭手的威力哪怕是用覆盖式射击,依然会大打折扣。

    铁皮手雷的出现,则极大地丰富了人类方面的战略战术。毕竟弓箭手要瞄准,手雷一炸就是一片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兽人也发现铁皮手雷的弊端了。这些发出巨大响声的铁疙瘩对兽人苦工的威胁很大。但对真正的兽人战士,特别是那些着甲比较多的兽人勇士来说,并不是致命伤。

    爆炸的破片很难穿透这些身材高大的兽人战士的肌肉,只要不是要害被击中,那大多只是皮外伤。

    在奥格瑞姆的提议下,大酋长黑手同意更好地武装攻击城墙的兽人战士。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洛萨看到了将大量牛皮、铁片,甚至是将死去的人类战士铠甲剥下来,硬生生打成一块临时护甲绑在身上的兽人战士。

    兽人有了防护,原本还算比较有杀伤力的铁皮手雷足足废了一半。变成不那么致命的武器了。

    洛萨问杜克:“那群该死的绿皮矮子还有更强力的玩意儿吗?”

    杜克默默地递上需要用大量瑟银才能制造,被奸商夏洛克隆重推荐的的单价。

    洛萨愣了足足十几秒,终于说了句:“今天天气真好。”

    嗯,这是一个有着高温和雷暴的中午,拜那场雷雨所赐,所有的弓弦都差点因为潮湿失去弹性。

    这是一场拉锯战。

    然而,胜利的天平依然向兽人那边倒去。当奥格瑞姆让兽人苦工都穿上厚皮甲或者大量厚实衣物,重新启动填河方案时。洛萨就知道不妙了。

    在杜克搞定血帆海盗分舰队后的第七天,整个暴风城东面和北面的护城河都被填平。

    兽人一方甚至在好多个地方,用兽人苦工硬生生堆石头垒出一条条笔直通往城墙前面瓮城的斜坡。

    好端端的瓮城,几乎变成了陷坑。而奥格瑞姆对堆土似乎堆上瘾了,他依然让大量兽人苦工冲过去。

    “把石头丢到人类的那些大坑里,如果回不来,那你把自己也丢进去。”这就是奥格瑞姆对于这些‘孱弱’而不值一提的兽人苦工的死命令。

    直接结果就是兽人一方的兽人苦工死亡数字直线上升。

    一开始人类这边还企图每晚趁夜清理一些兽人的公事,或者挖断某些斜坡。但暴风城严重缺乏重型机械。地精的挖掘机租用费用不光死贵,而且夏洛克说什么也不愿意让自己的手下冒险开着‘昂贵’的机器人,跑进这个必定陷落的城市里挖土。

    除非……

    夏洛克又再次搓动了他的拇指、食指和中指,那个死要钱的姿势,你懂的。

    杜克被拖住了。一如他想象那样,部落很快发现了暴风城的死穴。那就是暴风城北面靠近暴风港口的地方。

    不同于南部陡峭到丧心病狂的山谷峭壁。暴风城北面的山路对于人类来说是绝地,但对于善于攀山越岭的兽人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路。

    在最初那两次,兽人还成功降下几个斥候,让暴风城的军民一阵骚动。旋即,莱恩国王果断让身为暴风城最强战力的杜克坐镇那个山顶。总算是遏制了兽人从那边强攻的可能。

    大海,则是库尔提拉斯军舰和杜克的领域了。

    即便每日平均能运走的人超过一万人,局势还是笔直往下走。在暴风城军民苦撑了二十多天后,摆在莱恩和断后军民的最大问题还是来了。

    除去撤离和战死的人,现在还剩下10万人没走,而最后断后的5万,按照洛萨的估计这批人一个都跑不掉。早已打红了眼睛的兽人,不可能放任人类以每天万人的速度,全部安然撤走。

    偏生作为生命线的暴风港口附近,并没有一个好像暴风要塞这样的支点。

    怎么办?(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