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壮行酒
    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任何对战争的描述都是苍白空洞的。

    曾经杜克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拯救所有人,但洛萨轻轻修改了杜克的计划。

    那是一份近乎视频的魔法影像了。

    焦黑的大地上,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到处是直达天际的浓黑烟柱。曾经富饶的田地已经被丢弃,视界的尽头全是残门败瓦。大街上,横七竖八地摊满了尸体。

    有健壮的农夫,有干瘦的老人,有大着肚子的孕妇,也有不足10岁的小孩子,他们大多身首异处,已经开始干枯发黑的血色,证明了当时那一幕是何等的凄凉,场面是何等的惨烈。

    杜克仿佛听到了那一刻萦绕在那里的惊叫声、惨嚎声、哭泣声。

    不论年龄,不论性别,不论是否有战力,每一个人都显然是被拉到村子里的广场进行了统一的屠杀。

    那是为了灭绝整个人类的种族屠杀。

    游戏永远只是游戏,不管出于哪个角度的描绘,都不足以形容这份刻骨铭心的心灵冲击。

    洛萨走过来,轻轻拍了拍杜克的肩膀:“你的计划很棒,但你还是太年轻了。”

    杜克的嘴巴半开半合,似乎想争辩什么,但最终,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至少让我跟你去,为出征将士送行吧!”

    洛萨稍微一愣,然后凝望杜克的眼睛,只说了一个字:“好!”

    夕阳业已西下,天空月色朦胧,似乎在为这个矗立千年却即将陷落的暴风城而悲哀。

    大批部队汇集在暴风要塞外面的空地,一万名士兵肃立暴风要塞的阴影中,列成一个寂静无声的巨大方阵。

    暴风城的城区与城区之间连绵的城墙上,火把业已亮起。城头上遍每一个城垛的火把,拉出摇曳的颀长火红色光辉,照在方阵上,泛出一片片铠甲的铿锵之光。

    那是铁与血的汇集。

    那是仇恨与愤怒的倒影。

    那是即将爆发的愤怒火山。

    敢死队已集合完毕,默默地等待出击命令。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些敢死队员多半带伤。

    或轻,或重。

    严重的甚至断了胳膊,更甚的连一截肠子都露出体外,仅仅是用手兜着。

    连绵的大战,让城里所有牧师的精神力业已透支,医疗药品什么的,早在10天前就用光了。

    这些人,就这么放着不管,以这个时代落后的医疗水平,大多也是一个死。

    但是死,也要死得有价值!

    突然,一声清亮的号令声传来:“乌瑞恩陛下到!敬礼——”

    只听到一阵哗啦啦的连响,一万人同时立正,伤势很显然影响了他们,若是在正常状态下,在洛萨调教下的精兵绝对会步调一致,整齐得如一个人

    跟在莱恩、安度因和伯瓦尔身后的杜克忽然鼻子有点酸。

    金盔金甲的莱恩,站在暴风要塞的正门口,他的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

    安度因*洛萨站在国王身边,他如同狮子咆哮的洪亮嗓音传遍全军:“王国的战士们!乌瑞恩陛下亲自过来给诸位勇士壮行,全体肃静!”

    近万人再次齐齐用力立正并脚。

    走下斜坡,莱恩和杜克等人缓步走过队列前面。

    那是怎样的一张张脸啊!

    没有朝气,没有活力,每一张脸上都充满了步向死亡的苍白。

    然而……

    每一双眼睛里都流露着炽烈如火的惊人战意,夹杂着憎恨与愤怒的杀气!

    每一对瞳子里,都闪烁着慷慨赴死的斗志。

    对!每一个战士都自知必死。

    只是在燃尽生命之前,他们要以最凌厉的方式给予入侵者致命一击。

    杜克的鼻子有点儿酸。

    莱恩巡视着那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脸,不由动容,他几乎是拍着第一排每一个士兵的肩膀走过去。他最后还是很好地控制住自己,走到了事先搭好的高台上。

    莱恩高高举起了装满酒的大碗,士兵们跟着举起那些盛满酒水的大腕。

    莱恩国王清朗的声音传遍四方:

    “艾泽拉斯被入侵了,人类像猪狗一样被肆意屠杀。但是很幸运!还有诸位陪我一同向这些天杀的绿皮举起手中的长剑。我也好,你们也好,或许是今晚,或许是明天,都会死在这一场该死的战争当中。但不要紧,因为我们是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而死。”

    “只恨今晚我莱恩*乌瑞恩没法陪同诸位并肩厮杀!但不要紧,请诸位先走一步,当我和诸位再见之时,要么我会骄傲地告诉诸位,我已经把暴风城拿了回来;要么我会告诉大家,我跟大家一样,死在了冲锋的路上!”

    “现在,以此酒预祝大家斩下更多的兽人头颅!”

    说罢,莱恩毅然昂起头,将满碗烈酒一口喝下。

    看着莱恩蠕动的喉结,杜克、安度因、伯瓦尔等人齐齐抬首喝酒。

    不得不说,这种源自矮人的金酒有着异样的火辣辣的感觉。炽热的湍流冲入喉头,顺着食道流入胃中,杜克顿时感到一种浑身炽烈的火烫感。

    不怎么爱喝酒的杜克一个踉跄,但后撑了一步,杜克马上站稳了。

    “马库斯阁下!听说这次作战是您提议的,那么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一个头缠着绷带,左臂位置空空荡荡的老兵出列,高高举起海碗中的酒,向杜克致意。

    士兵当中响起嗡嗡的低声议论。

    杜克昂然踏前一步,嘴巴里还喷着炽烈的酒气,但他的神智非常清醒:“你问,我答!”

    老兵咧了咧嘴,那是一张有着一口牙齿都沾着土的嘴巴:“我是一个粗人!魔法什么的我不懂,什么计划我也不懂。我只知道我的老伴和孩子们都死在这次战争中,我没什么牵挂了。我只想问阁下……今晚,我的死,可以换多少条兽人的狗命!?”

    这,不光是老兵的心声,这也是即将赴死的一万壮士的心声。

    死,他们不怕!

    关键是值不值!?

    杜克浑身一颤,大吼道:“一个换十个!而且我会用兽人大酋长的脑袋奠基兄弟们的英魂!”

    老兵傲然大笑:“哈哈哈!原本我还想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没想到,竟然还可以一边看着部落大酋长的脑袋一边下地狱!哈哈哈哈!我哪怕是死也愿了!”他毅然将手里海碗的酒一饮而尽,清脆地劈啪一声,将酒碗摔个粉碎。

    在他身后,一万将士做着同样的动作,噼里啪啦的摔碗声响成一片。

    莱恩双目含泪,一扬手:“出发!”(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