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希女王的爆料(1400月票)
    杜克一听,顿时整个人都懵了。

    坐牢?坐牢?为什么奥蕾莉亚会坐牢?

    ‘历史’上从来都不曾有过记载,奥蕾莉亚坐过牢。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杜克面沉如水:“凡妮莎,加文拉德,麻烦你们先离开一下。”

    “阁下,我们……”加文拉德还想劝杜克,毕竟在他看来,高等精灵也不见得特别靠谱。

    “我坚持!”杜克斩钉截铁。

    从未见过杜克反应如此激烈,凡妮莎突然意识到,这位叫奥蕾莉亚的高等精灵,在杜克心中有着超乎寻常的地位。

    凡妮莎和加文拉德离开了,并没有太远,他们就在屋子前不到二十米的地方,静静盯着窗口。

    希尔瓦娜斯一个轻盈的空翻,翻进了杜克的房间里。看着近乎满屋子正在不停沙沙沙地批示着公文的法师之手,希尔瓦娜斯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讶。

    不过她很快把注意力回复到正主身上,她看到了一双充满自责和悔恨的眼睛。那不该是一双只有15岁、无忧无虑的少年的眼睛,那更像是经历过沧桑,经历过伤痛的人的眼睛。

    希尔瓦娜斯忽然有种自己来对了的感觉。

    “说吧,我听着。”并不是命令,更像是恳求,杜克坐在桌子后面,十指交叉握拳,手指背紧紧地抵住自己的嘴唇。

    “那是因为一本。”

    杜克心里咯噔一下,一张脸霎时间发黑,互相紧扣的十个指头是如此用力,连指关节都发白了,牙齿不知何时咬伤了唇,猩红的鲜血流到嘴巴里,咸咸的。

    杜克不禁回想起,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一切都是从跟奥蕾莉亚相识开始的。如果说奥蕾莉亚帮他赶跑了野猪,只是他拖尸体逃跑都能办到的事。那么这本有着太阳王传授给凯尔萨斯的奥火回路秘笈的手札,就是杜克真真正正崛起的关键。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这本手札,杜克或许还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法师。但仅仅是优秀而已,离现在的超凡,轻易吊打同级乃至更高一阶法师的水平,实在相差了太多太多。

    杜克偷偷比较过其他法师,哪怕是那些传说中的牛人,比如克拉苏斯、克尔苏加德之类的家伙,自己的也毫不逊色。

    靠的是什么?不就是奥蕾莉亚这个貌似无心的赠品?

    杜克很难说自己对奥蕾莉亚是抱着什么样的态度,什么样的感情去交往。但杜克绝对知道有一点是无法抹消的——奥蕾莉亚绝对是他的贵人。

    现在奥蕾莉亚因为他而坐牢……杜克没差气疯了。

    希尔瓦娜斯仿佛没看到杜克的反应一般,继续自顾自地一口气说下去,后世傲然利于世人面前的希女王,此刻用一种邻家小妹似的口吻诉说出一个略带伤感的故事:

    “本来这本手札落到大姐手上纯粹是个意外。但大姐并不知道,三妹温雷莎她签订了一个协议,那就是禁止将这本手札流传到风行者家族以外的人手上,违者将受到严惩。”

    “温雷莎忘记跟大姐说这事,只是嘱咐大姐路过达拉然的时候顺手把这本手札还给凯尔萨斯王子。事实上王子也不会用这本手札。只不过出于坚守对魔法的保密条例,迟迟没收到手札的王子向国内报告了这件事。后来这事惊动了太阳王阿纳斯特里安陛下。”

    “原本区区一本学徒手札哪怕丢失了都不会有什么问题。即便有问题,以风行者的家族力量也可以轻易将其摆平。坏就坏在,这本手札里原来还藏着一个逐日者王家的奥术回路的秘密。”

    “如果这个秘密没有被破解,也没有被利用。大姐依然不会有事。问题在于,有一个人类少年得到了这本手札,也发现了这个秘密,甚至用这个手札里的奥术回路修炼教程,一步登天地完成了对奥火魔法回路的基础打造。”

    “如果这个少年是普通人,只要奎尔萨拉斯王家派出破法者部队将其魔法回路破坏,制止了魔法的外泄,那就没事了。可惜,当发现这件事的时候,那个少年已经成为了一个人类王国举足轻重的重臣。”

    “毕竟这事是高等精灵自己的失误在先。而且太阳王私藏魔法回路构筑秘法引起了银月议会的强烈不满。所以最终大姐只被判罚了三个月的黑牢监禁。”

    “或许你会觉得三个月也不长,但对于喜好自由和生性散漫的风行者来说,这比死刑更让她来得痛苦。大姐死活不让我们任何一个姐妹跟你说。但我还是忍不住,因为大姐出来没多久,又在打听关于你的消息了,当听到你的事迹,以及你成为联盟副统帅之后,原本只打算只身前来的大姐用尽人脉,发动了整个风行者家族的精锐过来帮忙。”

    “我不知道大姐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我只知道,你欠了大姐很多很多的人情。我一度怀疑你是大姐在人类世界里的情人,所以才有了下船时的试探。”

    说到这里,希尔瓦娜斯有点丧气似的耸耸肩:“好吧,我至今都搞不清楚你们是什么关系,不过你再害惨大姐的话,这次就轮到我们其余三姐妹不放过你了。”

    杜克长叹一声后开口了。出乎希女王意料,杜克并没有承诺什么补偿,又或者发什么誓言,他只是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时间终将会证明,我认识奥蕾莉亚,是我的幸运。奥蕾莉亚认识我,是风行者的幸运。”

    希尔瓦娜斯好奇地侧了侧头,然后身影一个忽闪,消失在渐渐变暗的天空之中。

    房间里,再次陷入了寂静。

    良久,杜克突然说道:“奥蕾莉亚姐,我们要出去走走么?”

    木屋后面三十米外的树林里,同样是一片死寂,足足过了十秒钟,才传出一声幽幽的应答。

    “好!”

    夜幕低垂,杜克和奥蕾莉亚并肩走在远离难民营和军营的一处树林里。(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