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啄木鸟战术
    乍看上去,进攻南海镇的那一幕跟去年南海镇大战有着惊人的相似。

    实际上,当杜克从传讯中收到部落的旗号时,杜克真心瞧不起这些进攻的部落氏族。

    很简单,部落排名前十的都没有。

    原本杜克以为挂上黑手大酋长的大脑袋,起码可以引来黑手的那两个脑残儿子雷德*黑手什么的。

    没有。

    连一个叫得出名号的氏族都没有。

    那些心系着前代大酋长的中小氏族酋长,为他们的不识时务付出了代价。他们全都被奥格瑞姆当成是佯攻用的弃子。

    没有死亡骑士,没有食人魔,没有术士……杜克可以想象这群傻子哪怕数量再多,碰上南海镇这条加固了超过一年的防线,也绝对无法讨好。

    别小看十大氏族和后面氏族的差距,也别以为兽人的战力都差不多。

    为什么越是排名靠前的氏族越能打?

    唯有最强大的氏族才能占据最好的地盘,霸占最肥美的兽群。反过来也因为有着好地盘,所以才养得起更多的战士和族人。

    这种状态就好比滚雪球。

    除非一次损失惨重的远程败光了老本,否则很难衰落下去。

    大体上,排名前十的氏族的正式战士,哪怕雌性也很少身高低于两米。但后面氏族的战士,顶多比兽人苦工强壮个一、两成。

    3月29日早晨,第二次南海镇之战打响了。

    杜克一面铁青。

    不是因为南海镇防线吃紧,相反,南海镇固若金汤。莱恩这个陆军上将还有空跟杜克聊天。

    杜克生气的是,洛萨几乎把所有联盟精锐都抽走了。

    留在南海镇的基本上都是步兵,计有暴风王国八万大军,阿比迪斯将军的洛丹伦步兵3万人,杜克新拉出来的暴风法师团,外加不满编、只有1500骑兵的洛丹伦第三骑兵团。其他包括大领主莫格莱尼在内,所有精锐被抽调一空,全拉去南流和北流海岸了。

    “见鬼,洛萨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不是反复告诉他,不要轻易押注吗?在没有确认奥格瑞姆的旗号之前,绝对不可以压上精锐。”杜克大发脾气。

    莱恩有点愕然:“我很有自信守得住南海镇。那安度因拉走其他精锐,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何况,当泰瑞纳斯和杰恩听到有二十万兽人转道那边,他们都急疯了,一小时来了差不多10次魔法传讯。”

    杜克一拍桌子:“这就是关键所在了,我承认兽人不至于玩假打旗号的事。但奥格瑞姆绝对是一个有脑子的领袖。他并不喜欢用大量的牺牲换取所谓的荣耀。在暴风城,就是他提出要绕路暴风城东面和北面的。”

    杜克也不想提起暴风城之战,那是莱恩国王永远的痛。莱恩英俊的脸上稍稍抽搐了一下,却点点头:“的确,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觉得部落的行动经常矛盾。一时鲁莽轻率,一时慎密小心。”

    “鲁莽的是黑手。慎密的是当时作为副手的奥格瑞姆。”

    “的确,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第一次南海镇大战的事了。”莱恩皱了皱眉:“那你的意思是说,分去海峡那边的才是部落的主力?”

    “不,那些一定是空船。”杜克无比肯定。

    “那……”

    “一旦这些船通过南北大陆之间的海峡,穿过萨多尔大桥下面,它们就会回到湿地东北角某个可以登陆的地方,运载部落从这里杀过来。”杜克在军事地图上面,划了一条从南到北的线,最终的目标赫然是——辛特兰东岸。

    看到这条线,在场的莱恩、汤姆*西莫斯将军、阿比迪斯将军,全都倒抽一口寒气。冰冷的气息侵入肺腑,让每一个人的口鼻中像是吐着冰块。

    能混到将军这个级别的,就没有一根筋的莽夫。大家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迫于洛丹伦即将在正面承受巨大的压力,也迫于泰瑞纳斯*米奈希尔国王的压力,洛萨不得不抽走了大部分联盟的军队应对部落的正面强攻。如果部落的正面大军不理会,兽人就可以长驱直入,一周内就能杀到洛丹伦王城,覆灭这个联盟的核心王国。

    反过来,正面挡住了,背后又被部落在辛特兰登陆,在这个联盟根本没有控制力可言的地区里,若是任由部落乱来,联盟同样会崩掉。

    在辛特兰,部落完全可以发挥其山地战的优势。往西,可以直击现在联盟七大人类王国里兵力最孱弱的奥特兰克。如果顺利的话,还可以绕一圈,绕过辛特兰与阿拉希高地之间连兽人都无法跨越的高山,反过来侵攻阿拉希高地,若是能从后方打掉萨多尔大桥的防御,那么就可以打通南北大陆的陆上封锁,把南边大陆所有的兽人军队拉过来。

    假若搞定了奥特兰克,摆在部落面前的选择就非常多了:他们可以袭击在希尔斯布莱德的暴风王国难民营,再往西进发可以进击达拉然。

    在洛萨抽走大部分主力之际,部落完全可以如入无人之境。

    莱恩几个越看就越心惊胆战。

    阿比迪斯将军提出了疑问:“副统帅阁下,你不是一早让托尔贝恩上将沿着海峡布置了大量投石车和弩炮吗?那么狭窄的海峡,部落哪怕是空船也无法轻易通过吧?”

    杜克抿着嘴,良久才说道:“我了解奥格瑞姆,他一定有办法通过海峡,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为什么,但我已经把我最强的远程部队都安置在那边了。若是事态危急,我会带暴风王家法师团赶过去。”

    这也是穿越者的悲哀。

    杜克不知道那是什么吗?他当然知道。

    问题在于,在麦迪文被附身这件事后,杜克可以用“我能感应邪恶”解释很多事。然而部落接下来的招数,杜克再没有充足证据下,根本无法说服联盟各方。

    联盟不是洛萨和杜克开的。联盟归根结底还是一大票王国的集合体。哪怕杜克打过一个漂亮仗证明了自己,他依然无法用‘直觉’或者‘推测’来指挥整个联盟里每一支军队。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啄木鸟战术。”

    声东击西的同时,把敌人驱赶到自己想要的地方。(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