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好哥哥(更新恢复正常)
    “好吧,那就是平手了。”奥蕾莉亚也叉着腰。

    “不,我们都输了。”希尔瓦娜斯狡黠一笑,她弯月一般的笑眼让奥蕾莉亚有点不妙的预感:“亲爱的姐姐,你忘记了风行者的家训吗?风行者必须是最优秀的游侠,如果无法猎杀最棒的猎物,那就是失败。”

    失败?哦,那可是太糟糕了!

    比糟糕更糟糕的是,失败岂不是……要叫杜克什么“好哥哥”!?

    见鬼!

    要一个几近永生,几千岁的高等精灵叫一个人类少年做哥哥,奥蕾莉亚真拉不下那个脸。更不要说现在被过万双眼睛时不时扫过来啊!

    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让奥蕾莉亚头皮一阵阵发麻。

    另一面,与其说是风行者的家训,倒不如说是身为强者的骄傲,不容她自己抵赖。

    没有做到最好就是输了。

    没有打到最好的猎物就是失败。

    本应干净利落地认输才对。

    可是杜克……唯有杜克……奥蕾莉亚不想叫他哥哥。在冥冥中,奥蕾莉亚的潜意识觉得,一旦叫了一声哥哥,就会打破某种禁忌,让现在已经有点模糊的关系变得越发危险起来。

    奥蕾莉亚哪怕不想承认也必须承认,她的注意力被杜克吸引了,他的谋划,他的智慧,他那些层出不穷的新奇点子,让最喜欢新鲜事物的她为之疯狂着迷。

    她在害怕。

    害怕身为永生者的自己爱上一个如烟花一样光芒璀璨但生命短暂的人类。

    对于几乎拥有无尽寿命的高等精灵,几十年感觉上一会儿就过了,这时间往往就是人类的一生。人类的寿命实在是太短暂了。

    短得让任何一个高等精灵都受不了。

    数十年的激情与爱恋之后,就是数百年甚至数千年的孤寂。

    而唯一可以让奥蕾莉亚在心灵中筑起一条防线的理由就是年龄。

    一个15岁的人类少年,对于几千岁的精灵来说,应该是一个婴孩才对。偏偏她的注意力始终被杜克吸引着。

    最糟糕的是,她那可恨的妹妹似乎看透了这一点,死抓着不放,以此来调侃她。

    很明显,希尔瓦娜斯现在做的就是那种典型的‘宁可自己辛苦都不肯让自家大姐逃走’的坏事。

    “唷,我的好姐姐,你不是一直告诉我们要注重言行,要遵守诺言吗?愿赌服输也是履行诺言的一个重要部分啊。”希女王吟吟浅笑着。

    奥蕾莉亚大魔王抿着嘴,一言不发。

    失策了,刚才答应是因为大魔王对自己的身手有着绝对的自信。谁想到,自家妹子经常成长到这个地步?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的确好久好久没跟希尔瓦娜斯一同战斗或者狩猎了,而且近十年来极少有机会,特别是这个调皮的二妹当了奎尔萨拉斯的薪水小偷之后……

    算起来,上次南海镇之战,她也是故意留手了吧?

    奥蕾莉亚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妹妹坑了一把惨的。

    咬着鲜艳的红唇,奥蕾莉亚终究抬首,盯着那四面八方投来的视线(实际上这是她的错觉,人类战士基本都忙着扫荡桥上的兽人):“没错,我们的确都输了。但是我……有权迟点……”

    “呵呵,还说什么愿赌服输呢……付账都那么不干脆。那我先付账了哦?”希女王咯咯地开怀笑着。

    看着姐姐发窘,希女王很开心。

    这边,姐妹相争,杜克得利。

    哪怕明知道希女王就是故意调戏自家大姐的,杜克还是觉得自己已经暗爽到脸上了。

    希女王!那可是后世大名鼎鼎、千千万万人为止膜拜,为之敬畏的希女王啊!

    哪怕不是出自于真心,现在希女王的的确确是靠了过来,左手搭着杜克的左肩,右手轻轻抚着杜克僵硬的脖子,两片红唇靠近杜克的耳朵,一边挑衅似的望着奥蕾莉亚大魔王,一边吹气如兰地用一种谁都没见识过的甜腻语气开口了。

    “好哥哥!好哥哥!好哥哥……”

    没有停滞,每一个词都深情款款,每一个词尾都带着为了性感而故意拖长的尾音,听得杜克身体都酥麻了,一种大脑触电似的快感让杜克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

    姑且不论那些四周注意到这一幕的人的反应。

    光看奥蕾莉亚就会发现,大魔王已经是一面懵逼的样子。

    这位巨魔战争就开始出名的女英雄,杀千百个巨魔都不会眨下眼,外人面前从来都是端庄稳重的大魔王,此刻脸上有着流露于表的震惊与羞窘。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希尔瓦娜斯旖旎地靠着杜克,听着她用羞死人的语气喊“好哥哥”,奥蕾莉亚全身一阵发烧。皮肤都滚烫滚烫的。

    凝望着自家妹子那张跟自己有八成相像的精致面容,那种感觉就像是奥蕾莉亚她自己亲身依靠过去,用那种不知羞耻的口吻向杜克撒娇,向杜克献媚。

    仿佛四面八方,天上地下正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奥蕾莉亚心中某根羞耻的心弦终于绷断了。

    “啊!”堂堂游侠将军、风行者家的大姐头、被无数男士所偷偷倾慕的奥蕾莉亚发出一声小女生似的惊叫声,头也不回地跑了。

    “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大姐,让你整天一本正经地教训我们!?咯咯咯!笑死我了。”终于奸计得逞的希女王,捧着不停抽搐的腰,前合后仰,笑得花枝招展,几近失控。

    笑了足足三分钟,希女王才勉强停了下来。她突然望着不知所措的杜克:“呃,我仅仅是为了逗逗我家大姐,如果你觉得我希尔瓦娜斯对你有意思,那真是抱歉了。”

    抱歉?有人这样道歉的吗?

    感受着从腰间软肉传来的剧痛,杜克眼泪水都快飚出来了。希尔瓦娜斯这混球,为了宣告跟他划清界限,居然给他腰软肉来了一下狠的。那块可怜的肉几乎被那两根纤细修长的指头扭成360度。

    “啊!”苦逼的杜克,因为吃痛而发出的惨叫,只叫了半声就被希女王迅捷无比地捂住嘴巴打断了。(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