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鬼谋之杜克(下)
    “这是个进步,证明人类已经开始虚弱了。”雷德哈哈大笑。

    要知道,在一开始全线侵袭的时候,人类还可以利用法师传送带来的高机动力跟两个半精灵强者的狙击,让兽人占不到半分便宜。

    (当然,半个是指莉拉丝*风行者。尽管奥蕾莉亚对自家四妹有着极高的推崇,但广告跟实际总是有区别的,不是么?莉拉丝的箭术也非常不错,她的天赋在游侠里同样是最顶级的。但她缺乏一颗争强好胜的强者之心,这恰好是她真正踏入英雄领域所需的最关键的东西。)

    现在,哪怕兽人依然要付出不菲的代价,兽人仗着资本雄厚,依然能以本伤人地消耗联盟的实力。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维持了这样的拉锯战。

    人类只守大桥,夜晚就是靠远程攻击狙击兽人的填海。而他们趁着夜晚的到来,工匠们疯狂打造和修理着投石车和弩炮。

    白天,在萨多尔大桥防线上巡逻的人类士兵依然多得让兽人的斥候眼花缭乱。

    看上去没什么不对。

    但还留在萨多尔大桥的斯托姆加德人已经感动得热泪盈眶。

    为什么?

    主力已经全撤走了啊!

    除了留守大桥那五千精兵和三千多名工匠之外,其余人已经在过去那一周里,以每晚大概五千人左右的速度有序撤走了。

    没有打火把,仅仅是靠着彼此肩膀上缠着的白布,在最优秀的斥候带领下顺着大路走回去。

    龙喉兽人的索敌范围是有限的,只要离开萨多尔大桥北部阵地超过20公里,那就是鬼都不知道了。

    在撤退的这段日子里,希尔瓦娜斯做得最多的不是临悬崖杀敌,而是狙杀对方过于深入防线、骑着飞龙的斥候。

    仅剩的那一小队精灵游侠,每一个都带着几名人类斥候和一个杜克手下的法师。一旦发现有部落飞龙侵入,杜克立马带着希女王传送过去预先设好的传送阵,直接对部落的斥候予以击杀。靠近悬崖防线的斥候则根本不予理会。

    而每天晚上,负责狙击部落的,实际上也只有一个人——杜克。

    在晋升晨星法师之后,实际上,杜克能同时操纵的法师之手数量已经高达512只。

    能够做到,不等于可以长期做到。

    就好比一个成年男子可以举起一百斤重的东西一会儿,但要举一个小时,那真是呵呵了。能做到的人,万中无一。

    这三天来,一直跟随在杜克身边的希尔瓦娜斯,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杜克为了保住五万激流堡人的性命做出各种不可思议的努力。

    杜克明明就是一个凡人,他却以超人的身份要求着自己。

    作为一个前途无限的高贵法师,他不光亲自奋战在第一线,他还不惜放下身段、干出那种用法师之手操纵弩炮的低贱活儿。

    从西到东,一共12个弩炮阵地,每个阵地超过三十门弩炮;十二台投石车;五百架基本固定好、上好弦、朝着海岸的弩箭。

    而操纵者只有一个杜克*马库斯。

    他在系统精灵的辅助下,每一波都打出完美的射杀,没放跑任何一个苦工。几乎是刚打完一个阵地,杜克就立刻传送到下一个阵地里。

    直到他走后,仅有不超过三十人的后勤队飞快地摸出来,给每一架弩车、投石车还有弩箭上弹。

    毫不夸张地说,视部落的进攻情况,杜克最多的一晚上要来回在十二个阵地上传送三、四十次。

    对于现在的杜克来说,姑且不论法师,光是体力和精神力的巨大消耗就足以把十个普通的晨星法师榨成人干。

    杜克还在坚持。

    激流堡人一方慨叹于杜克的强大,另一方面也为杜克的伟大感动得泪流满面。

    有时候在指挥所里,杜克累得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没有一个人责怪杜克,杜克已经做得够好了。如果不是杜克,或许大半人都无法有命活着回到激流堡。

    第八天,最关键的时候来了。

    按照计划,今天会晚上会撤走所有的部队,只留下杜克和希尔瓦娜斯在断后。

    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如果不是杜克连日来种种的神奇,谁都会彻底反对杜克。

    “阁下!你做得够多够好了!如果要以阁下的牺牲换取激流堡人的苟活,那么请恕我们无法服从你的命令!”最后留守的奥特莱斯准将激动地大叫着,音调拔高了几阶:“接下来是激流堡人流血的时间了。”

    不光是奥特莱斯,在场十数位斯托姆加德将官都站前一步,以意志和血肉之躯组成一堵墙,拦在杜克面前:“传索拉斯*托尔贝恩陛下御令‘哪怕用绑架,都要把杜克*马库斯阁下提前带回去激流堡。好像杜克这样的伟大英雄,不应该死在这种无谓的断后上。比起激流堡,联盟更需要杜克*马库斯’!”

    “你们在干什么!?我知道你们出于好意,但是你们要造反吗?”不分先后,直接拔出双刀的希尔瓦娜斯和祭出战锤的加文拉德一左一右挡在了杜克身前。

    尽管他俩也知道大多打不起来,但凡事都必须有个态度。

    奥特莱斯准将似乎也没料到杜克手下的反应这么激烈,他的气势也一时为之一窒。

    杜克用平静的眼神注视着奥特莱斯——这位如果没有例外、会在后世成为元帅的未来牛人,杜克叹了口气,然后眼神渐渐变得威势十足起来。

    “够了!托尔贝恩国王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请你们记住,我是杜克!杜克*马库斯!那个哪怕战败撤走都要从敌人身上咬下来一块肉的恶狼一样的法师!我上次撤离,烧死十万兽人。这次又特么要我撤离,不坑个十万八万部落,我怎么甘心?”

    杜克说到这里的时候,奥特莱斯居然反问了一句:“那我们去哪里搬火油?”

    杜克一愣,真是哭笑不得:“混蛋,谁说我又要放火的?”

    “呃,火神杜克不放火?”

    尼玛,我什么时候成了火神了?

    杜克真被奥特莱斯这家伙气得笑出眼泪:“滚!谁说我只会放火的。告诉你,今天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鬼谋之杜克!”(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