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给兽人一份大礼
    是杜克的实力已经凌驾于安东尼达斯之上吗?

    当然不,人家安东尼达斯是用闲余的魔力招出水元素,为的就是不要让古尔丹的小弟打扰自己的施法,核心还是魔法本身。空际当中乱飞的火球和冰箭才是真正的杀招。

    杜克反其道而行之。

    他把自己当召唤师了。

    魔法回路全力运行,每一条回路上都迸发着璀璨的奥术之光,其魔力反应之强,那份光芒甚至透过身躯上的肌肉和血脉,连体表都能看到杜克不少的魔法回路纹路。

    明明杜克伸出防线上一座碉堡里,偏生有种光芒要透出碉堡之外的错觉。

    守在杜克附近的加文拉德和伊露希亚都大吃了一惊,杜克这种几乎压榨光自己所有的魔力的施法方式,简直闻所未闻。

    正如一个人不是有500斤的力气就能用出500斤,魔法回路的力量,极少能够催谷到极限。人自己感觉的极限并不是真正意义上所能承受的极限。

    要探索那个极限,需要无数次的练习,揣摩,感知,一点一点地提升自我。

    同样也有不少法师在探寻自我极限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过头,把自己原有的魔法回路都过载烧掉了。

    杜克的催谷,极限是极限了,偏生有种走在高空钢丝上的感觉。

    98%

    99%

    99.99%

    99%

    那种绝妙到巅毫的控制力,让伊露希亚张目结舌。

    明明随时就会过载完蛋,偏生悬崖立马似的徘徊在地狱的大门边缘,死活不踏进去半步。

    效果是显著的,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圆形魔法阵在他们头顶碉堡的顶壁之上的虚空中展开。魔力波动之强,伊露希亚哪怕隔着厚厚的石层都能感应到。

    魔法阵缓缓顺时针旋转着,奥术光能构筑的线条沿着法阵向四周扩张,迅速让整个魔法阵的面积扩大着。

    “汩汩!”

    在奇异的声音中,一个巨大的、半透明的虚幻瀑布出现在半空。那是一个宽度超过五十米的巨大泄水口,沛然的水量从半空中轰然泄下。

    理应发出山崩海啸一般的声响,实际上却是了无声息。

    “啊!”伊露希亚低呼了一声。

    水量都消失了吗?

    错了,水都去了某些元素生物的体内了。在凡人所无法用肉眼目视的世界当中,伊露希亚清晰看到巨大的瀑布一分为二百五十六。

    构筑出256个体型巨大的水元素。

    十秒后,那些水元素跨越了虚幻的元素界与艾泽拉斯物质世界的界限,展现在兽人的面前。

    所以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个水元素从虚空中出现一般。

    狼骑兵们简直吓呆了,一时间甚至不知道是继续进攻,还是狼狈地从狭窄不堪的桥面上撤退。

    事实上,无论哪一个选择都是死路一条,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亡一步步逼近。

    透过碉堡的射击孔,加文拉德看到了水元素们正在大杀特杀。

    元素生物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的核心是元素,如果那个元素团不被破坏,单纯地从物理上破坏其形体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你一刀砍进一团水里,能把水砍成两段,把水给砍死吗?

    你一锤子砸碎了土元素巨人的手臂,架不住人家土元素一个召唤,大地上就会升腾起泥土,自动补全它的躯体。

    对付元素生物,关键还是要破坏其元素核心的能量结构。

    狼骑兵们苦逼了。

    原想冲上来,找到杜克,一刀把杜克给剁了,谁想到会有这么多刀砍不动的水元素跑出来?

    特么还是精英的!

    刀砍不动,狼牙咬不死。

    对上无解的水元素,狼骑兵只能尽力去回避。

    但水元素还会发射寒冰箭啊!

    整个大桥北部阵地陷入了一阵单方面的殴打屠杀当中。

    “我们走。”杜克的声音里透出明晰的虚弱。

    伊露希亚看了看杜克,对加文拉德说道:“我的法力不多了,我扶着师傅就好。你开路掩护。”

    杜克觉得有点不妥,出乎意料的虚弱感让他不得不把半个身子压到了伊露希亚柔软但坚定的肩膀上。

    加文拉德也不废话,直接抽出锤子,大步在前面开路。

    他和伊露希亚的担心有点多余,在水元素大军和希尔瓦娜斯这个杀神的掩护下,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兽人靠近。

    当看到大量水元素在阵地上冒出来的时候,祖鲁希德的龙骑兵同样不敢靠近。

    七转八拐,实际上也没花多少时间,杜克一行已经穿过山岗下的隧道。来到了山岗后面。

    眼前的视界霍然开朗。

    足足一百位全副武装的激流堡高地骑士等候在那里。

    在杜克神不知鬼不觉地送走了八成人之后,这些约定当中的骑士候补生已经来到杜克这里,向杜克宣誓效忠。杜克也按照古礼,用他传承自麦迪文的法杖——残缺的埃提耶什,点了点这些骑士两边的肩膀。

    正版的骑士册封是用长剑点左右肩膀的。

    一来杜克是个法爷,法师领主的规矩都是用法杖代替长剑的。

    二来,杜克现在才发现,自己特么除了一个埃提耶什的杖头之外,连一把称手的法杖都没,为了尊重,只好把埃提耶什绑了根檀木棍子临时当法杖用。

    最让杜克蛋疼的是,明明只是一个埃提耶什的杖头,竟然提供的魔力加成也超越了市面上所有的大路货。

    不管怎样,宣誓仪式是神圣的。

    索拉斯国王甚至偷偷跑来,亲自见证了这一场仪式,然后再连夜赶回去。

    当足足一百把齐齐地举起、落下,当整齐划一的动作在自己面前展现时,心底不禁为这股震彻人心的力量而跃然,有种想立即喝彩的冲动。

    “向吾主杜克*马库斯大公爵致敬。”整齐的吼声穿透了所有人的鼓膜,轰然如雷。

    对!这些优秀的骑士,现在都是他杜克的力量了。

    杜克脸上泛着微笑:“走,我们要给兽人一份大礼。”

    大礼?

    什么样的大礼?

    能比原来数千自愿断后的将士造成更大杀伤的大礼?

    骑士们尽管心中无比坚定,却每一个人都对杜克口中所说的‘大礼’感到好奇与雀跃。(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